【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流年】寻梦江南(散文三题)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11:49

一、雨中兰亭

一别绍兴已二十余载,今岁重游,已成坐四望五之人。故地触景,依稀心境,立显我这一去一来之间,光阴之无情、人生之匆忙了。况且来时尚晴好的天气,到得绍兴却是淫雨霏霏、绵绵不绝。尤其在我拜谒多位历史文化名人的故居、墓地时,纠纠缠缠的雨,更添心中之怅然。直到第二天清晨去了兰亭,一派空濛的雨境,宛若水墨构筑而成。水流山峙,万般清润,不由深深呼吸。再思这雨,已成别样的新雨了。

在兰亭逗留了一上午,所感知的,唯以“清幽”“虚灵”和“风雅”来形容。

清幽者,当属兰亭之竹。绝非山地旷野之竹、市井园林之竹,而是疏宕简远、自矜自盈的雅舍之竹、文士之竹。千株万杆,在雨中摇曳生姿,篷然生烟。疾风过处,则好似一袭袭青衫飘拂,于鹅池之畔、碑亭之周,闲庭信步,俯仰自如。更见一株紫竹,斑痕鲜亮,气韵超迈,当为竹中珍品。若把青竹比作文士,紫竹便是文魁。它跚跚独行于丛竹之间,以斑斓之姿,引领一派风致。兰亭遍栽修篁,处处夹道,摇翠吐绿,使清气流转,文气盎然。

一眼瞥见鹅池中五只憨态可掬的白鹅顺流而来,额如红色的肉球,急忙上前逗引,招致一片“嘎嘎”之声,竟蹼划而去。羲之爱鹅,以鹅启悟书道,与担夫争道、大娘舞剑的典故一样,成为书坛千古佳话。五只白鹅,与池南“鹅池”碑亭相呼应,恍然间超越了实景,消弥了古今。

而我所谓“虚灵”者,尽在“乐池”的湖光及周遭的山色中。荡荡的湖波上,一座木桥横亘两岸,桥中设一四方形的草亭,名曰“俯仰亭”,如其楹联所示:“俯察乐池游鱼,仰观青山苍松”。在亭中凭栏眺望,亭台楼榭,烟雨朦胧,更兼清碧如镜,锦鳞游泳。若是驾一蚱蜢舟,去往湖心垂钓,则必有遗世独立、人间天上之感。到了桥的另一端,可上围堤,脚下便是汩汩而流的兰亭江。谓之江,其实河道并不宽阔,水也极浅,但却清澈明净,人迹罕至。抬头便见层叠的冈峦,缥缈之境宛若神笔晕染,山头泼彩,石壁淌绿,秀树袅如云,而“白云回望合”(王维),使人恨不能结庐此境,乘“山气日夕佳”,引“飞鸟相与还”(陶渊明)。

兰亭有文气之幽,空灵之美,所“风雅”者,则非曲水流觞莫属。这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次文人雅集,召集人即为右军将军、会稽内史王羲之。此次雅集得以流芳百世,全赖王羲之为当日盛会得诗37首即兴所作的“兰亭集序”,既是难得的散文作品,更属千古第一行书,惜乎原作随唐太宗墓葬,而“仅供死魂御览”了。今世所见的印刷本,大多由唐朝摹本而来,以冯承素版最为后世称道。想当年“少长咸集”之42人(包括谢安、王献之),修禊事后,列坐于涓涓流淌的曲水两边,眼盯一只载酒的杯子自上游而来,若停靠谁跟前,谁就得歌诗一曲,作不出诗,便罚酒三杯。凭空便可想象当时的笑语喧哗,唱和悠悠,虽才有高低,却无碍彼此的融洽,故而“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虽然当年的“曲水流觞”定非今地,但王羲之在“序”中所描绘的昔日美丽的自然景象,与今大致吻合,而后人所珍存的,唯有这绵延不绝的文脉,洒染千秋的古风。在目下这浮躁的时代,“风雅”为何物?几人得“悠然”?多少古趣不复,精神无存?就像城市并非寄居者的故乡,历史只能从文化中去寻找灵魂,而思古正是一种可贵的情怀——唤明月于故乡,慕古贤于今世,向一切古典的精致与优美、灿烂与高贵致敬。

执着伞,在一座座碑亭、一片片荷池间蹀躞而行,兰亭虽不大,却十分留人。近中午时,一队队旅行者在导游小姐的高音喇叭指引下涌入了景区。

我便悄悄离开了兰亭。

二、阳明故里

崇拜王阳明者,实在太多,且国外的比国内的多。曾国藩、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蒋介石、陶行知算是了不得的人物吧?但一提到王阳明,则无不敬畏、无不仰慕。台湾阳明山,即为纪念王阳明而改名。我亦痴迷王阳明日久,考察了他的两处故居和墓地,研读了几十万字他的研究文集、两部传记;亦拜读他的《传习录》、书法和诗文。完全认同一些学者对王阳明的评价:即中国历史上立德、立言、立功皆居绝顶者,唯有王阳明一人。今明将贴两篇有关王阳明的拙文。

深秋时节,稍得空闲,遂与诸同道合议出游,言及所往何处,我当即道出“余姚”二字。此二字,萦绕心底久矣。揭开斑斑史册,当能闻得从余姚发出的黄钟大吕之声;追思悠悠人物,依稀可辨余姚所截留的条条伟大的足迹。作为文献名邦、硕儒辈出的余姚,常令我为之惊叹,为之浩叹,却未曾游历,诸同道亦然。于是,顺理成章,促成了此番余姚之游。

我所惊叹者,余姚虽为浙东区区一隅,却诞生过诸如严子陵、王阳明、黄宗羲、朱舜水这等高山仰止的人物。他们或以名士风范涤荡浊世;或以圣贤智慧泽被后人。到余姚当日的傍晚,我们拜谒龙泉山上的“四先贤碑亭”,正当山风拂掠,夜籁四起,婆娑树影下,四座端肃的立碑,宛若四座江上青峰,巍峨入云。余姚自古出名士,史载自宋以降,余姚共出过634位进士,5人得中状元,其中就有王阳明的父亲王华。而我所浩叹的余姚,于四明山麓、姚江下游,1973年发掘出了震惊世界的良渚河姆渡遗址,说明作为农耕文明标志的“稻作文化”已然在当时兴起。河姆渡的发掘,导致了对中国史前文化的重大修正,使得余姚无可争议地成为中华文明的摇篮之一。在河姆渡博物馆,我们一行人细细观赏各种出土器物,包括四个文化层及先民的遗骸,那种穿越漫漫时空、从历史的纵深传来的远古的气息,使我们一时怔怔无语,心底也渐渐地苍茫起来。

平素读史,颇感明史耐读,可充兴亡教材,却也有无数英才,令我击节赞叹,或悲伤扼腕。但最令我崇敬的,仍然是王阳明。他堪称明朝一等一的人物,即便放眼中华文明史,其文韬武略、内圣外王、真三不朽(清学者王士慎赞其:“立德、立言、立功皆居绝顶”),能与之比肩者几不知何人?近代诸多政治家、军事家、教育家、学者比如曾国藩、孙中山、康有为、梁启超、蒋介石、陶行知皆对其敬重而仰慕。首先,他是可以和屈指可数的那几位古代圣贤并列的大思想家。其创立的“心学”既承接了儒家正脉(熊十力语),又大开大合、独造新境,超越了程朱理学的僵化教条,更具人性关怀、生命力行和经世致用的普世价值。他所倡导的“致良知”“心即理”“万物同体”“知行合一”等重要学说,深刻地影响了明中晚期的思想解放运动,使之成为近500年来思想领域的变革大师。在国际上,王阳明被公认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

坐落在余姚“阳明东路”上的王阳明故居,简洁素雅,粉壁、黛瓦、马头墙凸显了浙东民居风格。门前广场上矗立着“新建伯”(王阳明50岁时受封)的牌坊及雕像。在稍嫌局促的周遭民居环境中,它依然呈现出一派庄严浩大的气象。王阳明在此度过了童年时光,以后多次返乡讲学。所以,他又是杰出的教育家,无论军事倥偬、遭际变故,他一生都热衷于授徒解惑,传播心学,一些著名的书院比如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等都曾留下他的足迹。他的《传习录》被国学大师钱穆列为七本“中国人必读的书目”之一。

王阳明是余姚的骄傲,以“阳明”命名的学校、医院、社区、街道比比皆是。在我逗留余姚期间所接触到的每位当地人,在谈到这位同乡先哲时无不流露出悦然而敬畏的神情。他们往往只用四个字就高度概括了王阳明:“能文能武”。他又堪称杰出的书法家、文学家,有大量诗文传世。他的书法,风神超逸,森严有度,是其人格的活画。

王阳明的文化体量庞大而厚重;生命境界深邃而高妙;精神人格丰盈而强健。而他的不朽学说,在这一切讲求效率、增速并趋于物化的时代,必能启迪识者:抱持良知,廓然正心,服膺真我,知行合一。我想,这就是王阳明之于当代的重要价值。

三、泊秦淮

夫子庙的驰名,是与秦淮河历史上的几番兴废联系在一起的。早在六朝时期,该地区已是商贾云集,豪门林立;至隋唐而衰落,引来无数后世文人来此凭吊。刘禹锡的《泊秦淮》即是借东晋两位丞相王导和谢安曾居于此的一时之盛,道出美梦难再、换了人间的沧桑之感;到宋朝逐渐恢复为江南文枢,而明清两代则达致鼎盛的巅峰。也是今人流连此地、“话说当年”的情感由来。

我曾几度赴宁,若有余暇便不忘来此地作悠然之游。

明远楼是江南贡院之所在。这栋三层四方型的建筑,当年是用以监视应试士子的,故居于贡院中心。飞檐出甍,四面皆窗,居高临下的监考官们足以把考场一览无余。或有人金榜题名,得意春风;或有人名落孙山,失意潦倒,演绎了多少出人间的悲喜剧!若干位彪炳千秋的艺术巨匠和文学家,恰是在当年的考场屡战屡败,无缘仕途,终而发奋自强,取得了卓越的艺术成就,也实现了自我价值的回归。明清两代诸多名人,比如吴承恩、唐寅、郑板桥、吴敬梓、翁同龢、张謇等人均曾于此应试,但并非都是榜上有名。比如吴敬梓,屡试不第,终而放弃求取功名,所著煌煌《儒林外史》之五十五回,专写科场之煎熬苦相,可谓极尽刻画,痛贬其弊!

当夜幕降临,我踱步至魁星阁小码头,在游河的画舫上坐定,不由得想起朱自清先生在《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中提及的“七板子”,却分明成了一种久远的风致了。现在的游船都属“动力机械”型的,故也遗失了那份细密悠长的桨声、风清月白的诗情。至于传说中的“船头听戏,船尾做船菜,船娘摇橹”般的陈年旧韵更仿似一种浔阳的遗梦了。略略瞥了一眼舱内:篷廊上悬着彩灯,经篷廊至前舱珠帘轻垂,桌椅也颇精致。我抬眼向外张望,一排排用灯光勾勒出的飞檐翘角、河房河厅闪烁流过,串串红灯笼散发出彤彤而灼灼的光晕,仿佛正忘怀于对当年的金粉楼台、侑酒酬唱、画船箫鼓的脉脉的追忆。而河水更像是滑动的丝绸,既非烟波,亦非涟漪,仿佛有厚实的底子似的。船舱里的一对情侣如胶似漆地耳语着,忽见那男子向外指指戳戳,向那女子说:“那就是原来古代妓女住的地方,是‘红灯区’嗳”,全然是一付惘然的神色。

正所谓“金陵帝王州,江南佳丽地”,看来秦淮河确是大有“艳名”的,这就不得不提及“秦淮八艳”了。“八艳”者,乃马湘兰、卞玉京、李香君、柳如是、董小宛、顾横波、寇白门、陈圆圆八位青楼女子也!她们皆能歌善舞,兼擅填词作画,可谓色艺双全,但她们绝非一般的青楼女子。“八艳”中的若干位,堪称节烈傲骨的女中丈夫:李香君的血染桃花扇、柳如是的投池殉国,陈圆圆则是在吴三桂降清之后,在家中长斋念佛,遁离红尘。传说柳如是的棺木是悬在墓穴中的,还有一说是悬在山崖间的,以示不履清朝的土地……这些都是为后世所称诵的气节大义之举!想当年才子佳人的诗酒风流,情投意合,最终褪去的是侯朝宗等赧颜苟生的求降朝士黯然的背影,崛起的却是这些薄命女子的铮铮硬骨!船过李香君的故居“媚香楼”(后向南京秦淮史专家、作家陆拂明先生求证,得知并非原址),也只够匆匆瞥上一眼。据考证,李香君的个头只有1.46米,属于袖珍美女,但她洁身自好、爱恨分明、不畏强权的豪侠之气,却是连大师级的林语堂也佩服得五体投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李香君是其一生的“偶像”,何以见得?有他的文字为证:“香君是个娘子,血染桃花扇子。气义照耀千古,羞煞须眉汉子;香君一个娘子,性格是个蛮子。悬在斋中壁上,叫我知所观止”。其对李香君的钦慕,毫不掩饰,可谓极力推崇。据说其曾购得香君画像一幅,“悬于斋中壁上”,每日焚香礼拜,即便人生辗转,亦不离左右。

难怪秦淮河被称为万古多情之水,它的璀璨耀灼、桨声灯影;它的柔靡媚惑、朝雾霄露,俱已化作过往的烟云,而今人所探赜索隐、渲染营构的,无非是传递一种思古之幽情。月照荒沙,思接千载,有多少眷恋的怀想、苦涩的回眸,就有多少岁月的沧桑,历史的重量。在秦淮河的游船上,我如此这般想。

癫痫病发作前兆都有哪些松原如何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西安专治癫痫病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