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荷塘“浪漫夏日”征文】明月和夏天的爱情故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2:42:05

   夏日骄阳就像一个初涉爱情的楞头青,只顾着表达自己热烈的感情,完全忽略了带给人们的不适感。
   “真是令人讨厌的季节啊!”明月躲在千喜街最为枝繁叶茂的一棵梧桐树下,光洁的额头上渗出汗珠,没有擦防晒霜的手臂皮肤微微泛着红,若不是遇见货郎林叔送了她一把折扇的话,她怕是会中暑的。
   明月靠在梧桐树上,等过了很久才起身走向街尾那家小店。路上遇到几个熟识的长辈,明月微笑着打了招呼,次次都引起对方的惊呼:“阿月变得这么漂亮啦,我都快认不出来了!”明月只是微微颔首:“哪有啦!”而后继续向前走去。
   小店的装潢一如五年前温暖,只是大大的玻璃窗被串串小小的玻璃瓶取代,轻风拂过,便响起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叮叮声。“芊姨”几乎要脱口而出时,明月的手心微微冒汗,她平复了一下心情,指尖轻轻碰了碰那个装着一朵玫瑰的瓶子,霎时,所有的玻璃瓶子互相亲吻着,叮叮脆响,像安静的少女在吟唱。
   “请问您需要什……阿月?”应声而来的中年女子面带得体的微笑,在看到面前的明月时愣在原地。
   “芊姨,你还好吗?”明月笑得灿烂,挽住苏芊的胳膊,“我可是分外想念芊姨,当然,还有‘糖王朝’的糖果哦!”
   苏芊逼回眼里打转的泪,不轻不重地拍了拍明月的头,“我看你满脑子都是甜点,哪有芊姨的一席之地呢!”
   “在阿月心里,芊姨可比甜点重要多了!”明月嘟着嘴把头埋进苏芊怀里撒娇,狠狠眨了几下眼睛,才没落泪,任由熟悉的百合香气把自己包裹起来。
   “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还跟小时候一样撒娇,羞不羞?”苏芊嘴上说着嫌弃的话,却把明月抱得更紧,“阿月,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还行。”明月给出了一个模模糊糊的答案,微眯着眼睛吃什么对癫痫病人有好处呢?陷入回忆中。五年前她十八岁生日那天,父母专程从俄罗斯赶来为她庆生,在快到千喜街时,他们的车被迎面而来的一辆汽车撞到,父母当场身亡,肇事司机——醉驾的夏玹被送进急救室,最终抢救无效死亡。夏玹是芊姨的丈夫,芊姨是她母亲最好的姐妹,明夏两家是世交,但出了这事她不知该如何面对芊姨。她没有参加夏玹的葬礼,也没有同意夏家母子参加她父母的葬礼,头七过后她就匆匆赶往俄罗斯打理父母留下的产业,五年没回过国。
   她出国的前天晚上苏芊找过她,给了她一张银行卡,还有一碟她最爱的玫瑰糕。两人相对无言良久,最终苏芊留下一句“‘糖王朝’永远是你的家”就离开了。不多时,和她青梅竹马的夏家儿子也来了,强行拥抱了她,只说了三个字——我等你。等她?等她原谅?等她放下?还是等她回来?明月不知道。
   “对不起,阿月!”苏芊心里五味杂陈,即便明月不说,她也知道一个刚成年的女孩子独自在国外打拼会受多少委屈吃多少苦。这些年,是她们夏家对不起阿月。
   “都过去了。”明月伸手抚平苏芊的额头,“芊姨,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的日子还长着呢。我出售了俄罗斯的公司今后准备定居在千喜街,不过我家的房子已经卖了,找新房也需要时间,就暂时赖在‘糖王朝’了哦。”
   “找什么新房子?以后芊姨家就是阿月的家,你就安安生生地住着就行了!”
   明月笑吟吟地一口咬住苏芊指尖上的玫瑰糕,点了点头。
   “阿月你先住在小天的房间,芊姨去给你做新学的点心。”
   明月的心有一丝悸动,她拉着行李箱,慢慢走上和记忆中分毫不差的旋转木梯,感受着脚下坚实的触感武汉哪儿治羊角风效果好,躁动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房门没有锁,明月轻轻推开门,淡淡的薄荷香扑面而来。房中很是简洁,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衣柜。正对房门的那面墙上挂满了照片,是一个胖嘟嘟的小丫头的成长历程,从蹒跚学步到玉立亭亭。小丫头的身边有一个皮肤白得不像话的小男孩,他的脸上始终挂着宠溺的温暖的笑容。
   明月的手指轻轻抚过每一张照片,喃喃低语:“夏娘娘……”
  
   二
   夜色渐浓,明月跪坐在焕然一新的床上凝望着远方的繁星。芊姨为她烘焙了一盘精致的点心做宵夜,她的鼻中充斥着薄荷香,忽然就对美味的点心没了食欲。
   “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在静谧的夜里分外响亮,明月一惊,从回忆中走出来,赤足踏在柔软的地毯上,走向房门:“芊姨?”
   门外沉默了一会儿,略显沙哑的声音忽然响起:“月牙儿——”
   明月猛地拉开房门,正对上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心脏一阵抽痛:“夏娘娘……”
   “月牙儿,你看现在的我,还适合‘夏娘娘’这个称呼吗?”
   明月这才细细打量他,五年前高高瘦瘦像白斩鸡的夏天早已不见踪影,如今的夏天依旧高瘦,只是多了一身结实的肌肉,皮肤微黑,尽显阳刚之气,“夏娘娘”倒真是不再适合他了。明月深吸一口气,微笑着伸出手,“好久不见,夏天!”
   夏天紧紧握住那只满是茧子的小手,低沉的声音像珍藏多年的老酒,“好久不见,月牙儿!”
   夏天有些不舍地松开明月的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傍晚时接到妈的电话,只是公司太忙我抽不开身,才没有立即赶回来。你先凑合一晚,明日再把这房间和书房改建一下,很晚了,早些睡吧!”
   明月嗯了一声关了房门,躺在床上感受着手里的余温,渐渐陷入了梦乡。
   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倒在书房的沙发上,伸脚勾来一张薄毯随意地盖住身子。书房癫痫病好治疗吗和他原来住的房间仅一墙之隔,沉溺在夜的寂静中,夏天的心中却是波涛汹涌。她回来了,还答应常住他家,她真的放下了那些苦痛的往事吗?
   天刚蒙蒙亮,明月就醒了,拿起昨晚放在床头的单薄短裙正准备换上,忽然想起夏天还在,他和她都已经长大了,不能像小时候那样肆无忌惮,便扔了手里的衣服,在行李箱里翻出一套中规中矩的短袖短裤穿上,才轻手轻脚地走到洗手间洗漱。
   “月牙儿,醒这么早?”
   正叼着一支牙刷的明月听到夏天的声音,有些尴尬地回头冲他笑了笑,“习惯了嘛,过几日就是高考了,多些时间准备就多几分胜算。”
   “月牙儿,你都丢开课本五年了,只有七八天的复习时间,够吗?”
   “我每天不管多忙都会抽出来三个小时复习高考要考的内容。”
   “嗯,相信月牙儿会考出好成绩的!”
   明月把拧干的毛巾搭在晾衣绳上,道了句谢就回房看了会书,见天色大亮了房外还是没动静,便穿着拖鞋悄悄走向楼下的厨房。
   “夏天?”明月刚到厨房就看到夏天在切面包,桌上还放了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不禁皱眉,这就是他的早餐?
   夏天麻利地把面包码在盘子里笑了笑,“我上班早,早餐也吃得早,等妈起来再给你做。”
   “我知道,芊姨告诉我了。”明月一把夺过夏天的盘子,强行把他摁在椅子上,“你这早餐吃得太不像话了,坐这儿,等着!”
   明月把那杯牛奶放在夏天面前,示意他先喝着,然后开始在厨房忙碌着,不多时,一盘煎蛋和几碟点心就摆在桌上。
   夏天深深吸了一口气,热气和香气张牙舞爪地窜进他的鼻子里,令他的心情分外愉悦,“辛苦了,月牙儿!”
   “你赶紧啊,当心迟到!”明月向夏天挥了挥手便回房了。
   “月牙儿……”看着明月窈窕的背影,夏天不自主地呢喃着。
  
   三
   夏天一连出差月余,苏芊到邻市向一位颇有名气的糕点师学习,“糖王朝”只剩下了明月,她一面照看着店里的生意,一面准备考试,日子倒也过得自在。
   苏芊在明月考试之前赶回了千喜街,变着花样为她做营养餐。
   夏天回来时看到的是明月揉着肚子一脸痛苦地看着餐桌上的碟子的场景,不禁失笑。他迈开长腿走进餐厅,伸手捏住那块荔枝糕送进嘴里,顿时满口生香,“妈,月牙儿吃不了我替她吃了啊!”
   “阿月吃不了,也不能便宜了你这小子!”苏芊瞪了夏天一眼把碟子端走了。
   夏天毫不在意苏芊的“偏心”,抬头正准备说话,看到她白嫩嫩的小脸忍不住捏了捏:“圆嘟嘟哦!”
   明月一巴掌拍掉夏天的咸猪手,得意地挑了挑眉,“我考上Z大了。”
   “恭喜!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作为奖励哦!”
   夏天说着从旅行包里找出一个扁扁的纸盒,扯掉上面的缎带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条妃红色的绸裙安静地躺在素白锦缎上。
   “试试吧。”夏天含笑把纸盒递给明月。
   明月拿着衣服回房换上后又化了淡妆才笑盈盈地回到客厅,在客厅里优雅地转了几个圈。
   “阿月好漂亮呀!”苏芊握住明月的手让她坐在自己旁边。
   明月抿唇一笑,身子一歪躺在苏芊怀里,“芊姨,再过一个多月我就要去Z大报到了,Z大和苍梧镇隔了一座城市,所以我想在Z大附近租间房。”
   苏芊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长叹一声还是妥协了:“租房可以,但小天得陪着你。”
   “他不是工作很忙吗,哪有时间陪我呢?”
   “我做着好几份兼职,辞掉必须在本市的,到A市重新找就行了。至于公司那边我是总经理不用常去上班,有问题的话,一般都是发邮件解决。”夏天本就不放心明月自己在陌生的城市租房。
   知道苏芊的固执,明月也没坚决推辞她俩的好意,顺势应下了。
   夏天为此特地请了几天假,在Z大附近四处打听出租的房子,折腾了许久,最终敲定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付了一年的租金后,夏天又雇人把阳台栏杆拆了,换成大大的落地窗,挂上印度浓花窗纱,原本毫不起眼的阳台顿时添了几分浪漫气息。
  
   四
   夏天在她每晚自习后就骑单车接明月,天天如此雷打不动。在明月准备大二下学期的期末考试时,夏天就每天下午熬各种补气血的粥,接她时用保温桶一并带去。
   考试的前天晚上,明月和往常一样提前几分钟收拾东西,拿着一杯珍珠奶茶在校门等着夏天。原本有些黑的校门处忽地亮起柔润的光,一捧红玫瑰出现在明月面前。
   捧着玫瑰的蓝衣男生单膝跪下,温柔地凝视着呆愣的明月,“明月,我一年前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我栽了。但我知道你有你的梦想,所以这一年来我不敢吐露心声,可我现在快毕业了,如果我再不说出来我的心意,我就会永远失去你,我会终生有憾!”
   明月看了看每人举着一盏玫瑰花灯助阵的同学,又看了看一脸坚定的文学社社长沈珺,有些无奈,“珺社长,我并不……”
   “你先别急着拒绝,明月!如果你能给我个机会,我毕业后就留在本市,等你我相处时间长了之后你再告诉我你是否能接受我,好吗?”沈珺有些着急地打断明月的话,清亮的眼眸中满是希冀。
   明月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清新的薄荷香把她包裹住......
   “这位同学,你没看出来明月并不情愿吗?”夏天黑着脸冷冷地注视着沈珺。
   沈珺站起来慢条斯理地掸去衣服上的灰尘,“您就是明月的哥哥吧,我是沈珺,大四毕业生。明月现在或许不接受我,那是因为我和她接触不多,如果她给我个机会,不管是花费一年、两年,还是三年、四年,我都会坚持用我的真爱打动她的心!”
   夏天紧抿着薄唇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双手捧着明月的脸在她水润的菱唇上轻啄一下,“沈同学,我是月牙儿的正牌男友,不是什么哥哥,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纠缠她!”
   夏天不给沈珺说话的机会就抱起明月大踏步地离开了。
   等到了路边长椅,夏天才小心地把明月放下来,俊颜微红垂眸站在她面前。
   “月牙儿,我曾说过我等你,等你放下,等你回来,等你心里有我的一点位置,但是我高估我自己了,亲眼见到别的男生对你表露心迹,我真的很怕你答应了。我等不了了,月牙儿......”夏天握紧明月的手,温柔而坚定地凝视着她的眼睛。
   明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待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甚至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时,忽地笑了起来,“我回千喜街时曾发誓,如果你两年内不告白,我就只当你是哥哥了。”
   “月牙儿……”夏天愣了一会儿,狠狠地把明月拥进怀里,“若不是今日冲动之下冒犯了你,我也不敢表白。我们之间隔着你的父母,我怕你……”
   “宋青柠告诉我,你本打算在我十八岁生日时表白的。我听了青柠的话后很纠结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向爸爸的挚友卫伯伯倾诉过,他只说了一句话—你的爸爸妈妈会希望你幸福的。”
   “月牙儿,我会让你幸福的!”夏天双手抚过明月的长发,吻了吻她的额头,“等你考试完,我去祭拜云姨和姨夫吧。”
   “好。”
  
   五
   明月在二十五岁生日时,跪在了父母墓碑前。连绵阴雨落在她的白衣上,晕染开小小的花儿。
   “爸妈,阿月不孝,五年不曾亲自为你们上一柱香、磕一个头,但毕业后阿月留在苍梧镇,就能常来看你们了。阿月离家五年,也没能放得下夏天,就让阿月自私一回吧,余生由夏天相伴。”
   “云姨,姨夫,夏天会珍重月牙儿,您二老请放心!”夏天和明月并排跪着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明月毕业后,和夏天在千喜街举行了婚礼,只邀请了帮衬过她的几位叔伯和关系极好的亲友。典礼称不上盛大,但华美得令人羡慕。
   苏芊这时悄然离开婚礼现场,九年来她第一次踏足明家的墓园。她把明月和夏天的婚纱照摆在墓前,靠在墓碑上,指尖抚过冰冷的石头,抚过两人的黑白相片......
   “云姐,姐夫,阿月很快乐也很幸福,你们在天国也会开心吧?”
   ......

共 487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