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心灵】捧着照片想父亲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4:45:33
无破坏:无 阅读:1694发表时间:2014-03-30 15:36:26 摘要: 一张一寸的,是穿着黑色制服的正面像,我猜应该是登记结婚用的或者是父亲在临江煤矿上班时工作证上用后剩下的。而穿着三开领的白衬衫儿的是我从另一张父亲与两个表兄的合影上剪下来的。 为了永远珍藏,前一段时间把从我懂事起就见到的仅有的几张父亲年轻时候的照片,都从弟弟处收集过来.   当我对父亲有印象的时候,父亲被生活和岁月的刻划和蒙尘,已经与年轻时差别太大了。如果不是这些老照片的真实记录,我真的难以知道年轻的父亲的模样了。   对照照片看,发现最后的父亲,只能从成熟或苍老的皱纹里找到年轻时的影子。   两张黑白照片和一张上了色的照片,都是二十三岁的父亲。   一张一寸的,是穿着黑色制服的正面像,我猜应该是登记结婚用的或者是父亲在临江煤矿上班时工作证上用后剩下的。而穿着三开领的白衬衫儿的是我从另一张父亲与两个表兄的合影上剪下来的。   那时,父亲留着黑黑的分头,鼻直口方,眉清目秀,真是一个十足的帅哥。   据母亲讲,父亲十几岁时,我奶奶就因为我大姑的早夭而想出来大病,她都不能自理,根本不可能打扮她帅气的儿子了。   一看就知道,父亲是一个不但相貌长得好也是特勤快爱干净的小伙子。   是的,那时,父亲不但照顾奶奶还得管弟弟妹妹和做饭洗衣,等等。   就是父亲的孝敬和勤恳,才赢得了母亲的芳心的。   从我出现在父母中间到懂事以来,耳闻目睹的一切,都证明父亲没有让母亲失望和后悔。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母亲身体不好,父亲不但到生产队里劳动,回家还洗被和收拾屋子里的卫生,勤劳做家务的习惯一直持续到我们姐妹来接班为止。   第三张老照片是一张合影,是在模糊的假景前照的,景中的景似花非花似树非树的,不过跟人像搭配得却很不错的。照片上父亲在前,后面湖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最好是两个也很年轻却没有父亲英俊的人,长瓜脸儿的那个是父亲的叔伯大哥,另一个个头矮些脸宽的是父湖北哪家治癫痫亲的表哥,父亲看上去比他们都矮一头多,尽管是半身相片儿,但可以断定父亲应该是坐着拍照的。   照片上三个人的表情都一律地凝重,不像重逢喜悦时照的,应该是分别留念。照片上方是一行清晰的题字:兄弟纪念60.8.19。一推算,果然是父亲离开家乡被招工到那个叫临江煤矿的地方当煤炭工人时的,应该是父亲回乡探亲时照的。   在贫困的年代,照相于农村人来说,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在那样的情况下,不是亲兄弟的哥三个,却能够到公社去拍一张合影,绝对不仅仅是他们恰巧都喜欢照相,或者是不会过日子,而是,他们兄弟情深,为了别后能够在想念彼此的时候,拿出来照片看看。   在当时,农村除了大队部能有一部手摇的电话,普通人家想有电话就是神话。分别的亲人和朋友,保持联系的方式,就是用笔写信,即使会写的,如果交通不便或者邮递员不负责的,一封信在路上走好几个月甚至石沉大海都是常事儿,哪能及时表情达意?哪像现在,无论相隔多远,每时每刻都可以通过电话和网络听到你想念的人的声音和看到其人的样子。   在那样的囧况里,照片就成了最好的寄托。   我想,在父亲和他的两位兄长分别期间,他不知道端详过多少次这张照片呢。   而且,这张照片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当时,它还成了我缅怀父亲的最好载体,正是它,让我永远能够做到让父亲的样子,生动真实地呈现在眼前,而不是虚幻地浮现在脑海中那样不可触及。   第四张照片是那种上色的三人全身合影照,那个年代根本没有彩照,上色的也比黑白的贵,就是很时髦的了。这张上的题字是“亮衣门留念59.4.19”,这张应该也是父亲去临江煤矿工作后回乡照的。   照片上,父亲站在最右边,他穿着显得有些宽松的黑色衣裤,脚上穿着圆口圆头青布鞋,头戴一顶有帽遮儿的单帽,中山装的领口和胸前露出倒三角形状的白色的细细的口罩带儿,口罩板正地掖在衣服里,父亲微微侧着身儿,左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内在的派头再配上英俊的容貌,父亲可真有范儿。即使在今天,他那打扮也是既利落又时尚的。中哈尔滨癫痫病十大医院间比父亲略矮的是他唯一的弟弟我的叔叔,戴着浅色单帽子,长着一张圆鼓脸的一个小伙子,浑身农黄冈到哪家看羊癫疯好民的打扮,尽管他显得比父亲年轻一点儿,却没有父亲的气质,叔叔长得像他的父亲,我父亲跟叔叔看着不像哥俩儿,因此,我知道父亲是像我没见过面的奶奶的。从父亲的脸上,看到奶奶的影子,虽然还会有太远的差别,但总比什么也找不到的好,毕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我未与奶奶谋面的遗憾。另一个灰帽子白上衣黑裤子的小伙子,我说不上来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父亲的朋友就是叔叔的哥们儿,再就是他们哥俩儿的什么亲戚。   这是我见过的父亲和叔叔唯一的一张合影。   据说父亲在煤矿干得好好的,如果父亲文化程度要是够的话,都当了小领导了,正是因为奶奶有病的拖累,父亲一年级都没念完就辍学了,才让他失去了提升的机会,可父亲依然无悔地尽孝着。当时,父亲跟母亲结婚而且有了我哥哥,可是,煤矿离爷爷远,为了照顾老人和家方便及时,父亲毅然离开了待遇极高的煤矿而回到家乡附近的一个国营种马场当工人。   是时运不济吧,父亲回去不久,马场就黄了,父亲再回不去煤矿了,因为听说北大荒养人,他就和母亲满怀希望地带着哥哥和我来黑龙江农村投亲落户了。   结果我们一直在第二故乡生活,直到父亲仙逝,他也就回过老家几回,机缘不巧,再没有跟远方亲人合影留念。   如今,叔叔和父亲都先后随爷爷去了另一个世界,我想,在那边他们兄弟跟他们的父母亲以及我那早夭的精灵古怪的大姑都团聚了吧?但愿他们不再有在人间里的那些诸多的苦了。   现在,我能捧着老照片,想念父亲和其他亲人,是一种痛着的幸福,我要对故去却不会忘记的以父亲大人为代表的亲人们,寄予我永远不老的思念和祝福。 共 213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6)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