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雀巢征文】山东抗日战场的最后一战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7:07:24
无破坏:无 阅读:1924发表时间:2015-07-15 15:21:40 摘要:本文系吴瑞林遗著,经吴继云整理,授权北京武汉癫痫病的药物八路军山东抗日根据地研究会发表。吴瑞林(1915-1995),原名吴尚德。四川省巴中市人。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文革"中任海军常务副司令员。参与了李作鹏在海军的夺权活动。1955年被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编者 1945年8月,日本政府乞降前夕,长期占据鲁南重镇临沂城的日军向津浦路南段和徐州撤退。这是日军大本营做出的关于收缩兵力,确保华北、华中重要占领区,以对抗中、苏、美军进攻的战略部署的一部分。临沂城周围一些据点的伪军大部分随日军也向徐州集结,但留下的伪军仍有五六千人固守临沂城。   白沙埠战役胜利结束之后,我率军分区警卫营投入解放临沂城的战役,而对临沂大沙河以北的王洪久部则暂取守势,由我县区武装和基干民兵实行围困,钳制其兵力,阻击其对临沂城伪军的增援。8月15目。从白沙埠战场调出的二军分区十一团在团长陈宏,政委董超同志的率领下,带着攻城的炸药和器材,对临沂城北门发起迅猛攻击。在强大火力掩护下,经过5个小时的激战,采用爆破手段,城北门楼的三道古城门已炸开了两道。正当爆破第三道城门时,滨海军区二军分区攻城指挥所赶到现场,令我十一团全部撤出战斗,攻克临沂城的任务由他们来执行。我十一团来不及请示,只能不无遗憾地撤出战斗。我在攻克白沙埠后,向临沂城进发到达十一团团部时,才得知这一情况。两支兄弟部队在各自执行任务的具体作战行动中出现的这一小小的插曲,虽是由于战事变化急剧和山东军区新部署来不及下达所致,但终于丢失了一次不应丢的破城战机;否则,如两支兄弟部队协同破城,则结局就很可能是另一个样子了。事武汉癫痫病最新的治疗方法?隔两日,滨海二军分区改从临沂城南关发动进攻,利用与城墙一样高的美国教会医院三层楼房作为制高点,组织轻重机枪掩护突击部队登梯子强攻。战士们前赴后继武汉癫痫去哪个医院好,英勇奋战,两次攻上城墙,但因守敌火力严密,两次被击退下来,攻城战斗又一次受挫。   罗荣桓同志获悉后,急令山东军区参谋处长李作鹏带着军区特务团和教导团来临沂战斗前线指挥。他到滨海二军分区指挥所听取了汇报,传达了罗荣桓同志的指示,确定由山东军区特务团、原教导二旅四团(老红军团,当时归滨海二军分区指挥)和鲁中二军分区十一团协同攻城,如何攻城,待看了地形后再作决定。大家用了两天时间看地形,李作鹏召集担任攻城任务的三个团的团、营干部会议进行研究。大家认为攻城时间以夜间为好,十一团夜攻炸开两道古城门仅伤亡70余人,四团日攻未成反伤亡300余人,这两次战例就证明了夜攻对我有利。爆破时间最好从黄昏以后开始,并提出由十一团三营担任爆破任务,特务团和四团三营担任突破任务。最后,李作鹏决定8月20日夜间3时从东、西两面发起攻击,东面先攻,西面后攻,两面由十一团三营先实施连续爆破,特务团、四团三营和十一团三营于5时实行突击,其余部队为第二梯队。这次虽实行了连续四次爆破,但由于城墙太厚,炸药包爆炸的威力有限,仅将城墙上的两个炮楼摧毁,城墙外壳被剥下了100余米宽的一层皮,未能炸开城墙,执行突击任务的特务团、四团三营和十一团三营两次架梯登城突击,均被城墙上明碉暗堡里守敌击退到城墙外的护城河内,突击受阻,攻城再次受挫。攻城各部共2000余指战员被敌人火力压在护城河内,一时难于撤出,伤亡很大。在这种情况下,李作鹏回军区报告请示。罗荣桓同志打电话问我攻城进展情况,我如实作了汇报。他又电话询问了特务团团长程宗美、副团长黄国忠和四团三营营长姚克等同志。听了我们的汇报后,他指示我们:   (1)要坚决围攻敌人,你们谁都不能离开战场半步,要掩护护城河里的二千余指战员安全撤出;   (2)部队士气受挫,要加以整顿,指挥要改变,各部要在鲁中二军分区的指挥下统一思想,加强团结,协同作战;   (3)要组织干部仔细察看地形和工事,发动广大指战员献计献策,研究作战方案,正反两方面的各种意见都要向他报告;   (4)要我尽快拿出方案向他报告,并问我:“要多久才能打下来?”我回答说:“按现在的情况看,最快也要十五天。”他说:“好,你要先拿出作战方案,同时要从思想上、战术上和物资上作好攻城的一切准备,愈快愈好!”   三次战斗实践证明,包括我们鲁中二军分区的指挥员在内,我们对临沂城和城内守敌的庞大而又严密坚固的工事结构是了解得不深不全的。从我在白沙埠战役正在展开之际,即抽派十一团(虽带有足够的黄色炸药)直取临沂城的指挥行动看,显然低估了临沂城的坚固性和城内守敌的防御能力,犯了轻敌的错误。究其主要原因就是只知己而不知彼,后两次战斗失利的原因即在于此。我因为直接指挥或参与了这三次攻城作战,至今回想起来,仍深感有愧于党,有愧于人民,有愧于当年英勇牺牲的干部和战士。当时听了罗荣桓同志的指示,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不轻。我们指挥员的决策正确与否,关系到广大指战员的生命和战局的成败,一定要接受前几次的教训,把敌情彻底弄清楚,真正做到知己知彼。特别是皇协军王洪久部趁我们第三次攻城失利,撤出战斗,重新调整部署之机,有1000余人窜进了临沂城,使城内伪军的兵力增至7000余人,加上临沂伪政权机关的汉奸特务,和周围10余县区的伪政权机关的汉奸特务各1000余人,城内的伪军、伪行政人员接近1万。他们虽是孤军,但妄图负隅顽抗,我们决不可小看。遵照罗荣桓同志的指示,我一面带领四个团的团营干部察看地形工事,一面通过内线情报人员核实城内敌情。我用了两天时间。带着攻城的几个团的团营干部绕着城墙察看地形和敌人工事,边看边研究。最后又同临沂城我内线工作人员提供的新情报作了对照研究。原来临沂城的城墙厚12米,高15米,是用三合土筑成的,一般性的外部爆破不可能将其炸开。敌人在城墙上又加修了明碉暗堡。驻守这些碉堡的是经过挑选的1000余人组成的敢死队,防御严密。因而用从外部爆破城墙或架梯上墙的办法很难取胜,甚至是不可能的,而付出的代价却很大。面对鲁南这样一座有名的古城,在没有大炮的情况下如何攻打,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在为此犯难。有同志还异常气愤地说:“恨不得从地下钻进去消灭掉这帮坏蛋!”第二天,当查看到城西北角时,我向大家提出:“我们可以从地下钻进去打……”没等我说完,大家顿时活跃起来,都问怎么样才能从地下钻进去打呢?我说:“我们可以从这里挖条坑道,一直挖到城墙底下,搞内部爆破。这里的城墙上又建有全城最大的炮楼,内部爆破不但可以炸开城墙,还可以将这个炮楼炸他个底朝天,这不就是从地下钻进去打吗?”大家听了这个想法,都觉得有理,要我再具体讲讲怎么保证挖坑道,怎么个打法。我说,以前曾两次见过挖地道,但都没有成功,一是因为地下大量渗水,二是因为敌人援军赶到。现在这里的条件我看不错,土质适合于挖坑道,采取内部爆破手段可能成功。但我们要先利用这里一个小高地修个地堡,架起两挺重机枪和两挺轻机枪,掩护部队在护城河上架起一桥,到对岸再修几个小地堡,也架起机枪。然后在护城河边挖一通道,在炮楼下仔细测量距离,查看土质,再决定从何处挖坑道。大家都同意这些意见,就由十一团去执行,并要岱崮英雄连即该团八连作好挖坑道的准备。从阵地回到指挥所,又和各团营干部就坑道长度和宽度、土方的处理,遇到石头怎么办、怎样利用高地观察敌情、敌人出击怎么打等问题一一作了研究,并确定对策。一夜之间,十一团即在城外西北角一高地上筑起地堡,架起4挺机枪,护城河上的桥也架成了,河边的地堡和通道也构筑完毕。鲁中二军分区的几位领导干部研究后,由我带鲁中二军分区作战科长马连辉,十一团团长陈宏、十一团三营营长张栋和教导员展明以及八连连长冯万德等同志到了河边地堡进一步查明了土质,确认适合挖坑道,并就地研究了挖坑道的位置,测算了长度和坑道作业所需时间。我立即将坑道爆破攻坚歼敌的方案报告给罗荣桓同志,他表示同意,要我们写成书面报告,经批准后实施,并指示所需炸药和子弹由鲁中、滨海两军区调运。根据这一指示,我提出请山东军区和鲁中、滨海两军区拨运1500公斤黑色炸药、2万枚手榴弹、2万发机枪子弹。由马连辉同志拟就“万万火急”的电报,派骑兵送请罗荣桓同志批示,罗荣桓同志批准了这一请求。这样,在护城河两岸高低地堡火力的掩护下,紧张的坑道作业开始了。按照计算,坑道长300米左右,高2米,宽1.5米。十一团三营八连第一天挖进了15米,如照此速度日夜轮班挖,10天内即可挖到城墙底部。加上1天装炸药、堵地洞的时间,整个坑道作业需费时十一二天,9月10日前可展开进攻。一切落实后,又向罗荣桓同志作了报告请示,获得批准。他还指示我们要好好发挥参与攻城的几个团各自的特长.加以统一部署,务必夺取战役的胜利。在罗荣桓同志的直接领导下,我们除了使用四个主力团和一个警卫营以外,还调动了临沂城周边三个军区的四五个独立团和县区武装,总共将近2万兵力,把临沂城团团围住,以严密火力控制,使城内守敌不敢轻举妄动。对于临沂城西北20余公里李家坨子王洪九部也加强防备,从而保证了坑道作业的成功。与此同时,由鲁中二军分区参谋主任王全珍同志负责,一面组织铁匠打“两挂钉”,组织木工准备木料,以作挖坑道用的支撑架,一面组织起5000余民兵和民夫,从本军分区筹运了250公斤黄色炸药、500公斤黑色炸药、1万枚手榴弹和5000米导火索,从山东军区和鲁中军区筹运了1000公斤黑色炸药、2万发机枪子弹和1万米导火索,从民间筹措了200条麻袋和600个草包,以作爆破攻击之用。经过10个日日夜夜的苦战,挖成坑道长310米,直达西北角城墙底部,又以1天时间通过坑道运进了1500公斤黑色炸药,内加150公斤黄色炸药,安上了电力导火索,在炸药堆的外层又填堵上35米厚的装满沙土的麻袋和草包,再打下几十根木桩,以加强阻力,防止炸药爆炸后从坑道口爆出。   一切准备就绪后,经罗荣桓同志批准,我们定于9月10目实施坑道爆破,发起总攻。按照罗荣桓同志的指示,我以原教导二旅四团担任第一突击部队,一部置于城西北角,主力置于城南面待机;鲁中二军分区十一团和警卫营担任第二突击部队,主攻西北角,特务团置于东面待机,其余为预备队。另由王全珍同志直接组织两个步兵连和两个民兵连负责向突击部队运送弹药(先由民兵连将弹药箱送到城西北角突破口,再由步兵连随突击部队跟进运送),由鲁中二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孔繁彬同志负责救护运送伤员。突击部队的团指挥所设于距爆炸洞口300米的地堡内;我的指挥所,设于距突破口350米处的地堡内,当突击部队向突破口两翼发展以后,即要转移到突破口的西城墙上。10日夜,按预定时间点燃了导火索,连续轰隆之声震天撼地,火光照亮了临沂城的西北角,坑道爆破成功了,西北角的城墙炸开了一个120米的大缺口,大炮楼也炸飞了。教导二旅四团一个营立即由爆破口发起两次突击,遭到突破口两侧城墙上暗堡里的守敌拼命抵抗,进攻受阻。这时,我立即命令第二突击部队的第一、二两个梯队迅速出击。十一团一营营长彭玉龙同志率该营(第一梯队)冲上西北角城墙,站稳脚跟,由突破口向城墙东侧攻击前进;警卫营营长董至相同志率该营一连(第二梯队)紧跟一营冲上西北角城墙,亦站稳脚跟,由突破口沿城墙西侧向南攻击前进。眼看两翼进攻渐渐得手,我又命令第三梯队即十一团三营巩固突破口阵地;第四梯队即十一团二营和经过休整的教导二旅四团的一个营为预备队,做好向城内纵深攻击的准备。为了掌握城墙上和城内纵深战斗进展,当一、二梯队向两侧推进到约300米以外时,三梯队在突破口西城墙上用麻袋沙包临时给我搭了个小地堡作掩体,我的指所挥就移到这里。当两翼攻击作战推进到离北门楼和西门楼仅有200米左右时,我命令三、四梯队和教导二旅四团一个营,除留下守卫突破口和保护指挥所的一个连的兵力外,其余全部向城内纵深攻击前进。随着东面和南面守敌的兵力减弱,又命令特务团和教导二旅四团两个营分别从东、南面架梯攻城,配合一、二梯队对城墙上的守敌形成夹击之势,得手后亦向城内纵深攻击前进,从而对城内各据点守敌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同时,严令各围城部队在护城河的岸堤上要严阵以待,严密监视城门楼和城墙各处,严防城墙上和城内守敌突围逃跑。城墙上的战斗异常激烈,真是惊心动魄。战前,l000余人的皇协军敢死队抓来了一大批年轻妇女,已任意蹂躏了三天,伪军头目宣布只要他们能守住城,他们每个人都可以挑选十七八岁的姑娘作老婆。为了鼓气,又给他们每个人配备了一把匣子枪和一口关公式大刀,妄图凭借暗堡顽抗。我两翼突击部队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为了减轻伤亡,我突击部队按照预先确定的对策,准备了装满土的麻袋和草包,攻击中就用以筑成临时的防御“土墙”,当敌反击时,就以这种“土墙”作掩体,使用爆炸手雷、爆破筒和手榴弹,一打一大片。摧毁一个地堡后,用机枪掩护把“土墙”向前推进,再打下一个地堡。打久了,“土墙”散袋了,没法移动,战士们就凭着敌人的尸体为掩护打击敌人,最后向敌人展开了肉博战。这时,我和团指挥所的同志在城墙旧掩体里商定,要立即将特别预备队投入战斗。这个预备队由30个大汉组成,每人配备一把匣子枪,100发子弹,持一杆七尺带钩的长矛,专门对付敌四五尺长的关公式大刀,杀死了顽抗的敌人还可以拖过来。这样一个地堡、一个地堡的攻坚战和长矛对大刀的肉搏战,进行了10余个小时,消耗了2万余发机枪子弹和1万余枚手榴弹,终于歼灭了皇协军主力敢死队,包围了北门城楼和西门城楼。两个城楼的守敌见大势已去,遂打死其小头目和一些特务,举起白旗,向我突击部队投降。我一、二梯队各留一个班控制这两个城门楼,其余亦分路向城内的敌各据点展开攻击。当我十一团三营攻占城内天主教堂要地,我又将指挥所移至该教堂的钟楼,以便指挥巷战。转移时,我用电话向罗荣桓同志报告了战斗进展情况。他高兴地说:“祝贺全体攻城指战员同志们取得的胜利,祝他们继续奋勇前进,彻底消灭一切顽抗的敌人!同时,所有攻城部队都不得伤害城内人民,不允许对城内商店和资本家有任何侵犯行为,违者要按纪律论处!”我立时向各战斗部队传达了这一命令。各部都是严格地执行了这一命令的。向城内纵深推进的五路攻击部队经过10余小时激战,逐巷郑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口碑好逐屋争歼灭了城内全部守敌,于l0月11日胜利攻克了临沂城。   战后,我们举行了入城仪式,鸣礼炮10响,召开了祝捷和誓师大会。两个军分区的首长、地方行政主任和县长、战斗英雄、劳动模范、支前模范、各界人民群众参加了大会。在大会上,我们对英雄模范人物进行了表彰,工、农、青、妇等群众组织代表讲了话,公审枪决了从数千俘虏中清查出的10名罪大恶极的特务汉奸以平民愤,并作了消灭皇协军王洪久余部的战斗动员。对我们从8月15日开始的历次攻城作战中伤亡的近3000名干部和战士,妥善地进行善后工作,所有伤员均送往后方医院治疗,阵亡烈士由攻城部队的政治部门负责安葬,立了烈士墓碑,并通知家属,对家属进行了慰问,发了抚恤金。对因爆破攻击而难免遭受损失的群众,我们从缴获的物资中,拨出一部分,都一一给予补偿;借用了群众的麻袋、草包、木料、箱子、绳子等等物件的,也都一律予以相应的偿还;对被抓受害的群众(包括大批青年妇女),有病的帮助治病,有伤的帮助疗伤。凡俘获的皇协军和带枪的汉奸由军分区负责处理,特务、叛徒和伪秘密组织人员由我公安部门负责处理,伪专员、县长、区长和维持会长交我山东省政府和行署处理。对伪军俘虏,一律实行优待政策,愿意回家的,都发给路费遣还。对击毙的伪军,则挖坑予以深埋,以免尸体腐烂,传染疾病。各部缴获的枪支和弹药,一律清点上报;敌伪库存物资,统交山东军区后勤部接管。临沂城的解放,我们虽付出了重大的代价,但取得了丰富的经验。正如罗荣桓同志当时总结的,我军在战略进攻中,要实行夺取中小城市、孤立大城市的方针,才是正确的方针。临沂城解放不久,山东分局、山东省政府和山东军区即移驻此城。后来华中局和新四军也移驻到这里。一时,临沂城成了我党我军在山东乃至华中作战的指挥中心。我鲁中二军分区部队乘解放临沂城的浩然声威,又奉命投入了消灭王洪久余部的战斗,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1945年9月,遵循中共中央的指示和山东分局、山东军区的决定,为执行我党我军“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我即跟随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肖华同志由胶东渡海向东北进了。   共 643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