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红叶】匆匆那年(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56:21

午夜醒来,被一个短暂的梦牵引,让我没有一点睡意。轻轻起身开了灯,爱人睡得正熟,屋里很静,能清晰听见自己沉沉的呼吸声。回想梦中的情景,加上过往的片段在脑海里不断闪现,一个人的轮廓就愈显清晰起来。

好久都没有仔细看看爱人睡着的样子了!她额头有些细小的汗珠,一些长发掩在她的面孔上。我用手慢慢拨开,让她清晰的脸庞显现在柔和的灯光下。此时,爱人在我的眼中如此美丽,让我忍不住亲了亲她的额头。想想这么多年,她一直温暖地陪在我身边。

我是一个幸福的人,内心肯定了这个事实后,再次回到梦的本身,心有些沉重,十二年了,十二年前我很幸福,到现在也一直很幸福,而李姐呢?

想起了去年夏天时,爱人在家整理出一件旧衬衫,这件衣服被压在箱底,不是因为怕打扰爱人安睡的原因,我甚至想拉出箱子,翻出来端详一番。

突然想出去走走,想把自己的身体丢在夜色里,于是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鞋袜,就熄了灯,悄声地走出屋子。

走在暗黑的巷子里,天空没有一点星光,路上也看不到一个人影。抬头仰望天空,不知道为何,我竟然想象在这个寂静的时分,能有些雨丝吻在我的面孔上。踱步前行,身体融在夜色里,觉得此情此景太合适一个人去回忆了。

如果能有一场小雨,那就更合适不过了,我不禁会想。

时光回到12年前的春天,那时我刚来北京,一切都是那么陌生,突然觉得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正当我踏进一个还算不错的单位时,内心却产生了强烈的自卑感。我总觉得不如别人,怀疑自己的工作能力,怕处理不好手头上的事情,一直活在提心吊胆的谨慎中,以致有些患得患失。

我的单位是部队的一个工程公司,是以外聘人员身份进入的,总觉得自己是划分在体系之外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我只是默默地工作,不太爱和别人交流。

一直活在自己制造的压抑中,不喜欢外出,不喜欢参加什么活动,除了买些生活的必须品,在工作之外,我喜欢把自己关在宿舍里。

庆幸的是,没有多久我的女友,也就是我现在的爱人也来到单位和我共事。一次领导面前,只是对女友的情况那么一提,领导说来试试吧。女友的适应能力很强,很快在公司站稳了脚跟。更重要的是,她能实实在在地帮助我。工作中,她给了我很多鼓励,给我一些相关的指导和提醒,渐渐地我就像变了一个人,脸上的阳光多了,跟别人交流也渐渐多了。

我对领导撒了个弥天大谎,在介绍女友时,我说我俩已经结婚了。之所以我要这么说,我想公司是否可以行个方便,能否单独安排一个房间给我俩。其实我倒没多大希望,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很严谨的总指挥竟然相信了我说的话,而且果真让我们住在一起。

女友来公司不久,监理单位也来了一个新的文职人员,一开始我就对她特别注意,她取的名字好特别,李连杰,看她文文弱弱的人,竟然与当红的武打明星同名。

她大我二十岁左右,习惯叫她李姐。工作对接上,她应是和我接触最频繁的一位,每次往监理公司送些文件资料的时候,都是她签收。

从李姐的相貌,我可以断定,李姐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瓜子脸,秀气的鼻子,双眼皮下两颗大眼睛很是好看,眉毛不浓不淡,恰如远山含烟,好像就是为了配合一双杏目而生。李姐穿衣并不讲究,经济实惠类型,但又总能穿出自己的型来。李姐的手保养得很好,精致的小手,很容易联想到,是打电脑坐办公室的主。

时间是无情的,岁月如一把无形的刀,总会雕琢着生活中的人们,李姐当然也不例外,额头上明显的皱纹,脸上细微的斑点,就是最好的证明。

李姐来项目部的当晚,就来找了我,她敲开了我宿舍的门。那时,我和女友正好刚吃完饭。我礼貌地招呼李姐坐,李姐满面和善的笑容,让我们初见的陌生感减去了不少。

进屋后,她有些发愣,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女友,总觉得想开口说些什么。

“李姐,有什么事?”

李姐犹豫了片刻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停顿了下,她继续说:“小顾,以后工作能不能多帮助帮助我!”

“尽管我们属不同单位,但总有来往,互相帮助吗,应该的”我说些客气的话。

“我不是学建筑的,有时开会,他们说得快,会议纪要一下子我不是很明白,你以后能不能帮我点?还有,关于办公软件方面我也不太在行,你以后能多教教我吗?”

李姐说到此时,有些不好意思。

李姐一脸诚恳的态度,让我觉得没有拒绝的理由,但我心中还是也有些疑惑,这些不是她进入这个职业最基本具备的素质吗?尽管有些疑惑,我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她,她看我答应,她说哪天不忙,让我两口子到她家作客。

我跟她说没有必要这么客气,此时我女友也说:“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就尽管找海洋(我的小名)!”李姐看着我俩乐呵呵的样子,夸赞我俩真好。

自从这次向我开口后,李姐找我帮忙的时候就很多了,每次开会我尽量认真记录些,她打印会议记录前,我会给她些提示。还有工作中,她不明白的,只要我清楚的,我都会提醒她。关于制作表格,文件排版等一些基础的东西,有时我会利用下班后空余的时间,教教她些。后来我知道些大概,李姐以前并不是干这个的,她文化水平不高,至于怎么来这儿的,因为我没有去特别关心,自然也不清楚。

工作上帮帮忙,没觉得什么不好的,但还是有人因为此事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也有个别人跟我说:“自己干好自己的,别管那么多闲事。”我就不明白了,我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帮她就怎么了呢?

李姐是个爱笑充满阳光的人,但后来的那个夜晚,我却看到了李姐的另一面,李姐其实也有女人柔弱的一面。那晚,李姐在我面前竟然眼含泪花,刚开始还好好的,等谈起最近的工作情况,触动了她的情绪,渐渐有些伤感。

看到她面容凝固,眉头紧锁,眼睛里全是忧伤的色彩,我心里一揪。

她的语气后来有些急促。“我恨自己,恨自己缺乏工作能力,但我确实很努力了!我记性不好,总有些事不小心就疏忽了,但我真的不是有意这样的!他们越说我,我心理压力越大!我不能没有工作,我还要一个人养活自己的孩子。”

我知道他们单位有些人跟她不对付,对她有些苛刻,或许在宽松的环境下,她会能表现得出色些。这些我不能左右,我只能安慰安慰她。

“李姐,不要管别人怎么看你,要相信你自己,以后我尽我最大能力帮你!”

“小顾,你是个好人,还有你爱人,你们两都很好,不是你们,我早就干不下去了。”李姐有些从伤感的氛围中走出来,柔和的笑脸,又回到往常。

想到刚才她话里提到她一个人要养活孩子,我试探着轻声问她:“你男人干什么的?”

谈到男人,李姐叹了长长一口气,又做了一个深呼吸。“好久了,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带着小孩,习惯了!”对她的男人她没有再作进一步说明,既然她不想说,我也没好再问。

这时李姐从包里掏出来些吃的,塞进我的抽屉里,说留给我们吃,李姐来我宿舍总是放点吃的在她包里,以便带给我们。

“李姐下次不要带了!”

“你们帮我这么多忙,应该的啊,我也不完全是因为这,小顾,我的儿子和你差不多高,小三岁,比你稍胖些,有时看到你,不自觉地就想到我的儿子,他现在上大二了!我挺喜欢你这性格的,和我儿子差不多!”

看她提起儿子,眉头舒展,两眼放光,腰也坐直了些,而且声音明显响亮了些。谈起儿子时,能感觉到一位母亲内心的自豪,母性的光辉照着她,觉得她的样子好美。

后来她又跟我聊了好多她儿子的情况,她很乐意讲,我也认真听。她好像特别享受聊起她的儿子,不知不觉,就聊了好久。临走时她跟我说,一直有些话憋在心里很难受,和我一聊心情好多了。

只要你细心留意,就会发现李姐是个勤快和善的人,总能看到很早就来自己的办公室,经常是第一个。在上班之前,就把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她平常对人说话很有礼貌,语气平缓,不急不躁。在办公室里,她还经常给身边的人倒茶添水。但正如她所说,这些都是面子工程,还是要看硬件,领导最终还是失去了对她的耐心,没给她过多的解释机会,把她辞退了。

在我看来,李姐的工作已经改善了不少,或许再给她点机会她一定能干好的!

离别的那天,正值七月中旬,天气极其闷热,我一直在想,怎么还不下一场痛快淋漓的雨,一扫内心的烦闷。

那天傍晚,李姐来看我,她不再像以前那样给我带东西要偷偷塞在自己包里,怕人看见,而是手提着不少吃的,我清楚地记得,她给我带了一个预先冰镇好的西瓜,还有些苹果和香蕉。

她进我屋前,我还在想见了她该怎么安慰她,但进屋后才发现这种担心有些多余,她带着笑意,一脸的平静。看她带来这些吃的,我连连道谢,告诉她无须这么客气,这么长时间,处得就像家人朋友一样。

她说人还是要感恩的,帮助了她这么多,这点不算什么。

她告诉我在我单位领导面前,夸了我俩好多好,其实也不能算夸,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我一直在探寻,李姐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难道一点都不伤心吗?!

走之前,她送给我了一件衬衫,她跟我说,本来买给她儿子的,但有些小,我穿应该合适。

我明白李姐的意思,尽管她没有要求试穿,我还是迫不及待地赶紧换上,站在了他的面前,衣服不大不小,看着镜子的我,显得特有精神,李姐真是有眼光啊!

李姐的视线一直停在我身上,她连连说了几声好看,在那个刹那,我想到了离我千里之外远方母亲的目光,我眼里有些发酸。

我意识到李姐要走了,我承认我是一个内心坚强,但就是爱哭的人,看电视剧也能哭得稀里哗啦的人,我不想在李姐面前流泪,但我还是没有忍住。

总有到离别的时候,李姐走出门外,坚决把我们挡在屋内,没有让我们送她。转身离开时,我能觉察到她眼里的神伤,扭过头,她肩膀有些轻颤,我一直看着她从宿舍的走廊里越走越远,她的手时而抬起,在脸上完成一个匆匆的动作。

我想到了她刚才聊天时她说的,她以后一定会好好地活着,为她的儿子好好地活着。李姐祝你的未来一切都好。

后来我还跟李姐保持着联系,但没过多久她的电话打不通了,再后来就再也没有联系上。我一直在想,她一定又找了一份新的工作,稳定惬意,她的儿子成绩很好……

走在暗黑的小路上,我想到去年夏天时,媳妇收拾到这件衣服,领口已经磨损了,她说我那时总爱穿这件衣服,但说实话也确实好看。她谨慎地试探着问我要不要把这件衣服遗弃了,我说留着吧。爱人整齐地折叠好,放进了箱底。

我又想起了刚才的梦境,当时我梦到了自己写成一篇散文,李姐又恰好在江山文学网看到了,电话里又出现了她熟悉的声音,可是电话里她没有讲后来的这十二年,究竟过得怎样。

不知不觉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发现这十二年中,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心中都把李姐搁置在一个我忽略的角落,当我有一天再次找到这些记忆,并把记忆擦亮时,那些温暖的光亮会照耀着我,那么的亲切、柔和。

不知不觉离家已经走了很远很远,我觉得应该快点回到家中,回到那个温暖的地方。还有,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把回忆这段的这篇散文赶紧写出来,或许她真能看到。

我奔跑着,离家越来越近,而我的笑容却在夜色里渐渐明亮开来!

写于2016年4月21日晚

治疗癫痫的医院怎么选花多少钱才能治好的癫痫病陕西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