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丁香收获】纸飞机(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38:44

佑佑和江江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直到六年级即将毕业为止,都是同班同学。江江喜欢玩纸飞机,而佑佑折出来的纸飞机又是全班同学里最漂亮的,因而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也是最亲密的伙伴。他们住在同一个村里,每天上学、放学形影不离,如同亲兄妹似的。

学校的操场周围有一圈高大的枫树,每到深秋时节,那里便是学校里最美的地方。满树火红火红的枫叶如同红宝石一般点缀在粗大的枝丫上,秋风拂来,发出一阵阵风铃般清脆的响声,好听极了。一架又一架纸飞机在枫树下展翅飞翔,飞的最高的那一架便是佑佑给江江折的,天空中的纸飞机如同伸直翅膀的大雁翱翔在天际,火红的枫叶和洁白的纸飞机构成了一道最靓丽的风景。在纸飞机从江江手里飞出的一刹那,那架纸飞机如同翱翔在红云之间。佑佑心灵手巧,折出来的纸飞机很灵活,深得班里的同学喜爱,但是佑佑只给江江折。

“佑佑哥,快来和我一起玩纸飞机。”江江对坐在枫树下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玩的佑佑说道,“妹妹玩,哥哥不玩。”佑佑微笑着回答道。其实倒不是佑佑真的不想玩,只是每每佑佑和江江一起玩纸飞机的时候,同学们总会盯着他们。一时间,惹得他们脸红不已。

那一年,佑佑十二岁,江江十一岁。

“喜欢”这样的词眼已经渐渐进入他们童真的脑海里,每每哪个男同学和女同学多说几句话或者相互借用下铅笔、橡皮,同学们便会悄悄地议论谁喜欢上了谁。其中被议论次数最多的便是佑佑和江江,他们俩整日里一起学习、玩耍、上学、放学,处处形影不离。佑佑是男孩子,倒也觉得没什么,只是脸稍稍红了红,便不觉得有什么。而江江却不一样了,得知同学们在背后议论她,一时心里难过极了,在没人的时候,不断在悄悄抽泣。

江江开始躲避佑佑,并且拒绝他的纸飞机。连续好多次,佑佑将折好的纸飞机悄悄递给江江时,她都是一副看也不看一眼直接拒绝的样子。一开始,佑佑还以为是自己折的飞机不好呢。眼瞅着妹妹整日里不高兴的样子,佑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佑佑的性格绵绵的,给人以很贴心的感觉,班里的女同学都喜欢和佑佑玩耍,但是佑佑却只和江江一人玩。江江是班里不算最漂亮的女孩,但是她的声音很甜,每每课堂读书的时候,都是江江带领大家朗读。朗读开始了,她甜蜜的嗓音如同夜莺在歌唱,就连教室外天空正在飞翔的鸟儿也不时落在窗台边仔细倾听。江江读书的时候,佑佑心里最甜,他幻想着自己在吃蜜糖。

江江不怎么搭理佑佑了,佑佑连续折了好多架纸飞机被接连拒绝之后,好像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但是佑佑依然不肯放弃。一架又一架精致的纸飞机不断出现在江江的桌兜里,江江对佑佑的态度依然没有变化。面对接踵而来的纸飞机,江江见佑佑如此执著,便想着该让佑佑在同学们面前出次丑。那个年龄段的孩子很要面子,在小伙伴们眼前出丑是威胁到生命般的存在。

佑佑有天生的缺陷,但是这个缺陷只有江江一人知道。

盛夏的午后是每天最热的时候,头顶的太阳发射出滚滚热浪,世间万物好像即将被一瞬间晒化一般,学校里操场周围的枫树叶子早已被晒得奄奄一息。佑佑走在前往学校的路上,脑门上汩汩流淌的汗水不断打湿衣襟,他抬头眯起眼睛望了望头顶的太阳,心里想着:太阳啊,太阳,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你不知道我要去上学吗?佑佑一边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一边想着江江,在火红的太阳下缓缓地走着。

江江最近请假去了城里,据说是办转学的事,只是佑佑还不知道罢了,江江不想让他知道真相,说自己是去城里走亲戚的。天真的佑佑相信了,他不断在期盼江江的快速归来,甚至在梦里都在想,上课的时候也不断走神。整日里,闷闷不乐,茶不思,饭不想。走在学校的路上,他不断在胡思乱想,不小心被路上的砖头绊倒好几次。即便如此,他依然在想她此刻在忙些什么?

“佑佑哥,你还好吗?”江江回来的路上不断在默默地想,刚到村里,她便向学校奔去。虽然是周末,但是他们依然会准时去学校。炎炎夏日里,枫树下是最凉爽的地方,况且只有学校里有枫树,因而他们周末去那里玩纸飞机已经成了既定的规律。

佑佑拿着折好的纸飞机,坐在枫树下的阴凉处。风呼呼地吹着,枫叶哗啦啦地响着,佑佑抬头望着头顶高大的枫树。茂密的叶子将火红的太阳遮挡起来,只有一丝丝昏暗的阳光透过枫叶之间的空隙,斜射在地面上,形成了一道无形的黄网。佑佑坐在树下,一动不动,如同沉思者在冥想一般。

江江一路小跑来到了学校里,炙热的阳光将她满头的秀发晒得软软的,齐眉的刘海被汗水粘在额头上。她刚到学校后面,便看到了一道亮闪闪的“光”。这是什么呢?她很好奇,其实,那就是佑佑的头。

佑佑家族的男人是天生的光头,年纪小小的,便没了头发,连续好几代都是如此。他的光头在火红的枫叶下,显得很光、很亮。他的光头仿佛发出一道道亮闪闪的光芒,在黑暗的夜间,应该会很亮很亮的。佑佑来上学的时候,通常会戴头套。今天没戴,其一是周末,这里除了他和江江之外,不会有其他同学来;其二,江江也去了城里,因而他来的时候便没戴头套。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天太热,盛夏时节,即使光身子也是满身的汗,戴着头套一整天,满头都是湿漉漉的。选择在最热的时候出门,那是因为路上绝对不会有人的,他不会尴尬。

江江看了好久,惊奇地发现,那不是佑佑吗?怎么会这样呢?江江揉了揉眼睛,仔细瞧了瞧,没错,这就是她的佑佑哥。在十多岁孩子的眼里,对于任何稀奇的事物,他们都充满了好奇。江江对于眼前的光头仅仅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她还以为是佑佑刚刚理了光头。天气热了,男孩子理光头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佑佑哥,你还好吗?”佑佑听到了熟悉的甜甜的嗓音,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站立在眼前,“江江?”“嗯,佑佑哥,我回来了。”江江微笑着说道。佑佑看到了朝思暮想的江江,直接站起身来,一个飞跃来到江江的面前,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将江江抱了起来。江江面对突如其来的熊抱,脸红红的,心砰砰砰地跳个不停;佑佑也是一愣,立刻松开,两手捏着衣角,语无伦次地说着一些不着调的话。“佑佑哥,你也理了光头啊。”江江率先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光头?”一个激灵瞬间打在佑佑的心头,他心里慌乱不已,紧张极了。光头上瞬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汗水汩汩流淌,佑佑叹了口气,向江江央求道:“好妹妹,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江江听了佑佑可怜兮兮的哀求,天真地说道:“夏天理光头有什么不好啊?不是经常有男孩子理光头吗?”“我这光头是天生的。”佑佑带着哭腔说,江江不说话了,沉默了许久,看着佑佑满眶的泪水,使劲点了点头。佑佑流泪了,这是他第一次在江江面前因为自卑而落泪,也是唯一的一次。

一转眼,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国庆节。每年的国庆,学校都会举行歌咏比赛。江江已经蝉联冠军好多次,这是她歌唱的实力验证,也是佑佑的功劳,更是班集体的荣誉。江江是和佑佑以双人唱的组合参赛的,他们已经配合得很默契,如同一个人唱歌似的。

今年的歌咏比赛,班级里依然由江江和佑佑作为代表参赛,同样是二重唱。佑佑面对即将到来的歌咏比赛,很开心,江江终于肯搭理他了。他们又恢复了之前形影不离的样子,每天在一起对唱。佑佑很高兴,每天乐呵呵的。纸飞机还是按时给妹妹折,难得她开心,佑佑折了好多架纸飞机,江江也微笑着接受,并且同意和他一起玩。

班级彩排的日子如期到来,那一日,所有的同学都认真地坐在座位上,睁大了眼睛、竖起耳朵盯着讲台上的佑佑和江江。佑佑很紧张,他不知道前一段时间江江为何突然不搭理自己?如今终于和好了,他始终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一旁的江江满脸的严肃,站在佑佑的旁边。细心的同学发现,他们俩之间站的距离比往年长了许多,只是这并不影响唱歌的效果。

“预备,开始。”老师一声令下,佑佑和江江一齐给大家鞠躬致谢,教室里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只是江江并没有唱歌,而是对佑佑说:“哥哥,对不起。”一句话令佑佑不知所措,突然,江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佑佑的头套摘了下来,一切发生在电闪雷鸣之间,教室里安静极了。只见讲台上佑佑的光头,在玻璃窗折射进来的阳光下,显得很亮。片刻的宁静之后,一阵阵的大笑声响起。在同学们的眼里,佑佑的光头无疑是最稀奇的存在,他的光头与同学们乌黑的头发相比,显得很另类。在那些童真烂漫的孩子眼里,总是对不一样的事物充满了太多的新奇。连绵起伏的笑声将歌咏比赛的彩排搅乱了,江江在笑声中走下讲台,她不敢看讲台上的佑佑,坐在教室里,将头低低地垂下来。面对同学们天真的笑声,佑佑如同一尊雕塑般麻木地站在讲台上,他能感觉到失去头套那一瞬间的凉爽和笑声袭来的讽刺。

佑佑不再和江江在一块玩耍、上学了,他们的身影从此也分开了。只是,歌咏比赛的日程依然照旧。佑佑不愿上台表演,江江也开始厌烦佑佑,最着急的便是班主任老师。佑佑为了逃避和江江同台表演,故意将声音拉得很难听,逼迫老师不得不换人。

江江的身边没了佑佑的身影,虽然在同学们大笑的那个瞬间,她觉得自己很有魄力,如同带领千军万马打了胜仗凯旋归来一般。只是,日子久了,她突然开始想念和佑佑在一起的时光。虽然,她的身旁从来不缺玩伴,但是不论和谁在一起学习或者玩耍,她都有一种默默将其和佑佑对比的感觉。她不断给新玩伴说,原来佑佑是怎么怎么的,佑佑的好充满了她的心头。江江很孤独,虽然身处一堆同学之间,但是总觉得生活中缺了点什么。

一提起后续和新同学的练歌,江江更是火冒三丈,不是太快,就是太慢;要么调子高了,要么调子低了。总之,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很不凑巧。歌咏比赛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班级里能唱歌的都依次搭配过了,可就是没有任何的美感。同学们都很着急,反倒是坐在教室角落里的佑佑对此很是淡定。对于班集体的合唱节目,他毫不在乎,每天按时上课,按时下课,如同他的光头一般显得很另类。他依然折纸飞机,只是折完后,直接扔向窗外,任由其在风中肆意飞翔。

或许从佑佑的光头被暴露的那个瞬间开始,他似乎看淡了这一切吧。过去的他对于班集体的荣誉是很在乎的,但是此刻,他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虚无缥缈。窗外的纸飞机在风中飞了一圈又一圈,渐渐打着旋儿落在了地上,一阵风吹来,纸飞机被吹走了,只留下风吹过后扬起的一滩灰尘。

歌咏比赛的前两天,班主任老师满怀忧愁来到教室里,对大家说,班级的节目被评委组取消了。同学们立刻炸开了锅,江江哭了,老师摇了摇头,转身走了。下课了,同学们纷纷走了,只有坐在角落里的佑佑没走。佑佑拿着刚刚折好的纸飞机来到学校后面的枫树下,一道熟悉的身影也在那里,她就是江江。

江江在哭,而且哭得很伤心,她的后背随着哭泣一耸一耸的,夜风吹拂枫叶的声音将她的哭声牢牢遮盖起来。无声的哭泣拉扯着佑佑的心,“别哭了,江江,请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佑佑亲切地对江江说,江江抬起头瞄了瞄眼前的佑佑,再次痛哭起来。这是她对佑佑大度的哭泣,也是对她自己任性的哭泣。佑佑对江江的关怀和爱护,在江江孤独的日子里,时刻想起他们一起放纸飞机的那一幕幕。

到了歌咏比赛的日子,江江很稳当,没有丝毫慌乱,因为佑佑在身旁,只要有佑佑,她的心里便是稳稳的。他们所表演的舞台设计很特别,全部都是纸飞机,各色各样的纸飞机布满了舞台的各个角落。站在旗杆的高台上,远远望去,如同一架架飞机在练兵场上表演一般。

节目一开始,便迎来了雷鸣般的掌声;接下来,掌声不断。节目在有序进行,佑佑和江江歌唱得很投入,响亮的欢呼声不时响起,到了节目结束之前,校长已经高兴得站了起来。不用说,他们的节目再次夺得冠军。同学们开心得欢呼雀跃,只有佑佑一个人悄悄走了,当同学们安静下来的时候,才发现佑佑早不见了。

江江带领同学们四处寻找,在最高大的那颗枫树下面,找到了佑佑,只见他正在忙着将纸飞机绑在枫树上。一串串的纸飞机以及火红火红的枫叶迎着秋风肆意飘扬,构成了那个季节里最美的一道风景。在枫叶飘扬的纸飞机丛中,佑佑和江江相拥而泣。佑佑本不想哭,但是哭声还是挣脱了喉咙的束缚,他的哭声几乎是嚎啕大哭。

江江转学走了,她带走了佑佑送给自己的所有纸飞机。

蓝天、白云之下,一个英俊的少年,在枫叶飘飘的季节,做了一个最美的梦。一架又一架亮闪闪的纸飞机翱翔在蔚蓝的天空中,两道靓丽的身影在尽情地欢呼、歌唱。

哈尔滨哪里治癫痫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正规舟山有哪些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黑龙江那家医院看癫痫病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