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冰心】巷子的声音,巷中的女人(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5:14:44

一排排的旧巷里,藏着鳞次栉比的屋角,鳞次栉比铺排着的瓦片,鳞次栉比在那年时光里的声音。声音抑扬顿挫,整齐有序穿梭在准时在无声流淌的时间里。在鸡鸣三声后相间打开门户的咿呀声,互相问早中夹杂着扫帚摩擦着地面西索声,日上中天互问煮饭没的声音,乌云飘过呼喊着收衣服的声音,半夜里总有那么几家破小孩苦喊着然后在母亲哼着歌谣的怀里慢慢安静的声音。

巷子里的生活在鳞次栉比的声音里保持着一种井然有序,这要归功于在清晨把丈夫送出家门,在黄昏将他们迎回,或打或骂或劝慰之于家里那些不服帖的孩子或阿猫阿狗,有着一把用上好银质打造的好嗓子懂得如何摆布生活的女主人。

大概一样花色的衣服,一样款式的发型,一样步伐而轻晃着不敢张扬的腰肢,她们身上的一切都是沉淀着的,不张扬的。然而声音不是,银铃质感的,像春雾刚睁开时在枝桠上互嚷的雀儿般,一声高过一声。

年龄的差异体现不了在的穿她们衣风格上,岁月也没有她们的气质上留下多大的区别,一样地看似娴静。所以比起眼角的细纹更容易辨认的她们的声音,脆点的是年轻的,顿点的稍老些的,听力的神经末梢必须时刻警醒,让它替你盯梢着身边是不是有比你年长的人出现,是不是有年轻的向你打招呼,你必须最快地用你的声音做出回应,迟一点显得笨拙,缓一点显得瞧不起人。你别的不行可以原谅,问好搭讪这却体现着你一家的教养。反正虽然是一样地粗布妇人,在这方面每人却都是训练有素的大家小姐。当然这巷子里的女人并不是天生的好讲话,只是在这里你过于沉默寡言出现在别人身边的定是心怀鬼胎的,所以你必须学会人未出现声先出现的,然而过于聒噪总是抢白别人也是最为人不喜的,急躁无礼之余毕竟声音在这巷子里有那么高地位,谁又会轻易容许自己被打压呢,所以你要懂得在什么时候婉转使画面归于安静。

也别只嫌弃嘴碎是女人的天性,女人的语言可以撑起半个天下,万一那个承受生意劳作压力的暴躁的丈夫同哪个邻人起了争抢或口角,还是那个调皮的小孩推搡欺负了哪家小孩,这些公关外交可全凭女人的一张嘴去解决。要显得你家在这一带不是欺压邻里的恶主,主妇的巧嘴不能只应验在这些特殊的时候,饭点到了要关心邻居家吃什么菜式,换季了要夸邻居给孩子添置的衣服,过节前要互相提醒着准备礼品,得闲之余还要三三两两地躲在屋后旮旯里说着别人的闲事这才是拉近关系最好的武器,所以邻里间的关系在这巷子的女人里自有她们的晨昏定省的规矩。所以别看黄灯下女人是恭顺地等着丈夫做出决定的摸样,但送丈夫出门后的近十个小时里,她们才是小巷里号令天下的主人。女人们一旦干出点什么事,必定要发出声音。打骂孩子是一定要,那是希望有个谁过来劝打,打骂猫狗,清理无意闯入的小水蛇时,大概也是要人壮胆,害怕畜生狗急跳墙将自己祸害吧,但清扫蛛丝,落得一身烟尘,也要叫唤一声唤个闲忙人进来帮忙,就大概真是女人们害怕无聊了吧。总之女人是绝对的群居生物。在她们的八股式恒定的声音中,住所,生活进程,生命的节凑规矩得一沓糊涂。有了女人们声音,谁都没有听过巷子周围有过什么不吉利的鸦叫声,她们用她们的聒噪守护着一方安宁,一方太平。

当执掌帅印,习惯变幻为规矩后,她们是最传统的统治者,女人们会用声音排斥异类的声音,守护着她们的规矩。比如巷口的哪家不安分的寡妇,女人的尖牙利嘴是最好的武器,它演化出最肮脏的以至于文字不可描述的语言,将原本她们的同类打至抑郁萧条,直至变成一个没嘴葫芦,然后宣告她们的胜利。这里用声音统治,所以声音也必须井然有序,容不得半点异类。就好比如,原本只属于鼻息进出的酣眠声,或只三两的打牌声的安静的午后,巷尾那个无所事事的成年男子突然的引吭高歌,大抒胸臆,反正听不出山调,美声还是戏腔,实在辣耳。这时哪管他是个男的,或者是更加期待他是男的。无声耳语,闲言碎语,到破口大骂,好一个酣畅淋漓。总之这存不得异类,不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无为不行太有为也不行。前街那户全然女权主义几代靠女婿入赘的人家,他们家女人也是不行的,不同于她们讲话的小心翼翼和无声吞咽的委屈,人家是大咧咧的硬气,说话的声音都要比她们高出那么几尺。所以在心里不停地劝慰自己那是绝户的命格,三寸心房抵不过一次次的一念之间,心里堆满的东西总有一天要漫出来。那么好了,当声音一出,必要勾扯出许多旧的声音,什么你往我们门口扫水的声音,你踩了我家猫尾巴它叫嚷的声音,摘了我家门口桃枝的声音。这种程度了声音是无力的,必要东拉一下衣襟,西扯一下发丝。这时候的丈夫是尴尬的,帮不帮不是情理上的了,而是面子的事了,而女人们也是为难的,她们里面总有谁和谁疏远,谁和谁亲近的缘分。所以男人和女人不同,女人的矛盾才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小的是不过近几天巷子里的人打招呼都是讪讪的,大的可以是东家与西家的老死不相往来。

也许她们会在需要团结的喜乐与丧乐中,被居中人拉着和好。岂不是嘛,巷口那家新生儿的啼哭,街尾哪位阿婆长眠后亲属的哀嚎,邻里无声的呜咽,鳞次栉比的声音,悄无声息循环着还不以让她们看破嘛。谁又知道自己在声音里变了什么摸样。不过都是在这个过程中将自己青春消磨了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好西安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哈尔滨治癫痫病效果好沈阳市到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