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柳岸•恋】爱的永恒(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07:46

这是2016年夏日的一天。我与往常一样去江边公园散步,一处处花儿在盛开,迁移的南国树木点缀在这里煞是好看,它们的靓丽犹如花儿引人赞叹。再往前走下台阶就到了江边,江边被装扮得清爽洁净而又美丽,台阶上面植满花草树木,下面被花儿镶嵌着。这条散步的江堤很长,所占面积也很大。这宽宽长长的江围绕这座城市而行,不见头尾,听儿子说起它的上游是通向大海。我非常喜欢水,每每来到这里就一定要到江边走走看看,趴在江堤护栏上看着江水流淌,我真的得到了他所说的收获,看见了海永不停息地拍岸,听到了千年不变的节奏。江边公园,藏纳美景,簇拥还潮,这里的景观不但美丽更是夏日避暑的好地方。

一阵惬意的夏风飘过,它轻轻拂弄着我的秀发,还肆意多情地温存着我。不放过我每一处裸露在外的肌肤,有时扮作楚楚模样,偷偷翻弄我的裙角和飘带,调皮的它再一个转身是热辣辣的吻,深深印在我的眉心,待我盛怒之际,它胜利的哼唱着勾我魂魄的歌儿飞向远方。抓不住的美丽,让我恼更让我喜欢。

我的情被它的撩拨着在燃烧,心中诗赋溢满在我的嘴角眉梢,随即我点开了手机,把这美好的夏之韵写出,突然一团燃烧我胸膛的烈焰染红了这里的风景。

就这我的正前方出现了一幅好温馨的图卷。一个轮椅车上坐着一位六十多岁的妇女,她的身后是白发苍苍比她年龄还大一些的男人,看他亲昵的举动,定是她的丈夫。我感到,我的热血在泛着热浪在汩汩流淌,嘴角眉梢都溢满对他、她们的爱的赞叹和无限敬意。他们恩爱就像一幅自然的水墨丹青,谁人得见都会停下前进的脚步再深深看上几眼,在心中留下这幅精美的图画。我疾步上前,忙打开照相机留下这珍贵的一瞥,心中想着这对可敬的人儿,待我回家一定写出一篇散文来赞美他们的恩恩爱爱。我拿好手机就要拍照,拍下这心仪的图片,突然,我停下了唐突的动作,公共场合未经人家允许是不能乱拍,我怀着对他们的无限敬意忙忙迎上前。

他、她们是从我的迎面一座拱桥而下,这拱桥的右侧是一条狭小的河流,河水直接流入江里。桥的右侧是一排垂柳,左面就是江了,他们已从桥上走下,慢慢走近我的跟前,这里没有了树荫再为我们遮尽荫凉,那个推车的男人早已是汗流满面,他手里高举着太阳伞,伞的整部都罩在了他妻子的头上,只见他的妻子扭转快要接近一百八十度的身躯在给他擦着汗水,一个憨憨厚厚的声音传出:“你坐好,不要把腰扭了,我不热,像我们这个年岁多晒晒太阳好,坐好坐好。”语调充满了责备,可又是暖暖的语流直钻进人的心底,漫溢开来。

“还不热?看看这汗津啊?都够你洗回澡了,真不热吗?”她边说边擦着,那种疼爱丝丝缕缕都融进了适才的慰语和她手儿的慢动中,幸福的笑容在她丈夫脸上荡漾着,那擎伞的手儿,颤颤的,伞举得更高更准了。但他的腰已经超过了九度的角了,动也不动就那么擎着,等待妻子的爱抚。妻子的唠叨并没有在他的劝阻声中停歇,她深情地望着丈夫似有千言万语却难以表达的样子,嘴角翕动了几下,再翕动了几下,她再不言语,缓缓低下了头,突然她扬起头满眼放着光芒,轻轻柔柔的声音传出:“看看你,就是不听说,这江边公园有许多凉快的地方,我们站在哪一处不行?看看风景纳纳凉也就是了,你偏偏要走在这大大的太阳底下暴晒。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年岁?你这个死老头子,回到家里又不知要浪费我多少杯好茶!”

闻言,他丈夫在傻笑,看我走过他们的身边,妻子的嗔言令他脸儿略有不好意思,羞赧在眉头一闪而过,他扭头看向了我,然后礼貌地向我轻点着头,我含笑,头儿微点着做礼答他,但在我的心中陡生敬佩与赞美,赞美这一对老年夫妇,他们彼此在呵责里享受着爱意,所谓“天长地久”,不就是这样的状态么!当我再次送目去看那位姐姐时,姐姐笑着看向了我,她的脸上布满幸福与快乐。她也礼貌地向我点头问好,我礼貌地向她微微一笑,我们就这样擦肩而过,但对他们那种恩爱中的温馨还没有过去,一个声音传来,我再次被他们感动。“快,你来喝口茶解解暑,让你把凉帽戴上你就是不肯听我说,看你……看看你这汗流啊?我们不要再往前走了,就从这里拐上去,那里的树荫多,这些景物我天天在看,看都看烦了。”还是带着爱的埋怨与责备,可温度是暖暖的。

“瞎说,虽然你天天都来过,可每天的风景在不断的变化中,它是不一样的。你怎么说他们是一样?再说,你的心情也是不一样感觉,视野开阔,你的心儿就有更多的朝气,那样我们干什么都会愉快,你说不是吗?我不累,也不热,出汗它是新陈代谢,好着哪。”

“死老头子,我说不过了,谁让我读书没有你多。”

“嘿嘿……”

这种羡慕式地斗嘴弄脾气,我还真的不得见,这就是夫妻的真情调,我这样想,心中都充满了妒忌。

又一个星期日的上午,我又同往常一样来到了江边公园散步。公园的名字叫“江丰公园”,公园里散步路线很多,纵横了四条道路,游人们悠闲地散步,骑车漫行锻炼,还有舞场、排球场,早就挤满了人。供幼儿们玩耍的沙滩场地,闪着晶莹的光。公园长长的,一路伸向向前方,我计算过时间,在江边公园走到头需要一个小时时间。一处农家个人的菜园,截断了游人们的脚步。公园与田园,真是诗意的对接,风景总是给人意想不到的美感。

我漫步在林荫小路上,赏着这南方树留下的特有美丽,精美的环境如此养眼,美得如蜜儿直直流进心田。已经是夏季了,这里不见了散发香氲的杜鹃花,芙蓉花也随春走了。只有兰花还在那里与群芳们倔强地争着艳,一种好似玫瑰的花儿正夺彩自放,还有那些似野菊花的花朵零零碎碎一处一点地散乱地开放着,但不是我们北方的野菊花,它不散发香气。花香,给了公园典雅的派头,就像一位出嫁的新娘,整个公园都变得温馨起来。突然一声长笛鸣响,把我的目光牵到远方,一艘艘挖沙船在江面来回行驶,江面上的风景即刻灵动起来。我兴奋地趴到了江堤护栏杆上,赏着这些过往船只,心畅无比。就这样赏了久久,也呆呆地看了久久,待我转过目向着后面看去,啊!是他们?那个刻进我记忆里的画卷又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坐着轮椅的那对老年夫妇,缓缓走来。我的文章还没有写出,要更好的收集这第一手资料,我即刻转身迎了过去,情愫血液中奔放,感动的目光都给了这对夫妇。我一定把她们的执子之手的暖意写作纸上,题目叫什么……啊!有了,就叫:《爱的永恒》。

那由远而近的轮椅车慢慢推向前,那位姐姐正在看东望西,时不时用手指指点点,再回头不知和他的丈夫说些什么,丈夫的疼爱让她焕发了所有的兴奋情绪,手在舞动,似乎还哼着曲儿,听不甚清楚,有时丈夫俯下身儿听她说话讲解,嗯嗯啊啊在做着答,还时不时指着别一处景色在跟她说些什么,好个温馨的图卷。我们很快就擦肩而过,这时的我由于对他们心生好感,眼睛久久盯着看,那位姐姐与他的丈夫礼貌地看着我,微笑地点着头,我们就这样各赏各的风景又向了前方……

一幅温馨的画面反复出现,我相信,这是他们这对老夫妇的生活常态。一次出来散散心也没有什么,始终的陪伴,才是这幅画不能褪色的底色吧?他们是不断给画作上色的人,我的眼睛湿润了,执着的爱,恒久的情,真的是可以地老天荒啊!

这是2018年六月里的一个上午,我又与往常一样抱着已有十三个月大的小孙孙,到居住的楼后小公园里玩耍。这小公园是社区建的,风景美丽,它的前方就是我们居住的一幢楼房,三面是围墙,围墙有树木掩映,一进门就是各样体育锻炼器具,再往前有一个供社区宣传演出节目的大戏台,再往前走那里建设了一个千禧亭,在亭子的四周有许多树木簇拥着,它们分别是棕树、银杏树、石榴树、杏树包、桂花树、玉兰花树,班杂地混在一起。这样的景致总让我有一种与亲人不能分离的感情启蒙,可我是成熟的人了,这份感情已经沉淀在骨子里了,哦,莫非是让我再从中读出还没有参透的意思?哦,也许是在告诉我,人与人与树木一样相融相缠,才是最美。

孙儿玩耍了许久,他累了,我们就坐在这戏台边上休息,此时,就在我们的正前方,一个我熟悉的身影朝着这个方向推来,还是那辆轮椅车,离我越来越近我在心里问自己:“天下真有这等巧事?这等奇事?我们能在这里见面。”我想,夫妇一定在这附近居住。我的双眼没有离开过她们,她们离我越来越近,更巧,她的轮椅车竟然停在了我的正前方。是缘分,还是因为我喜欢这样温暖的画面?我也不能回答自己的问题了,美,总是萦绕在身边,我喜欢。

轮椅车还没有停稳,那位姐姐开口说活了:“今天你不舒服,你看我们楼后小区也可以观观风景,不用去那江边公园。”

“哪能一样吗?你看看巴掌大的地方,能散心吗?我的身体我还不如你?”

“这老倔头,心痛你……却不知人心!”老妇人噘嘴不满起来,继续一个在摇篮里撒娇的孩子。

说完后她四处张望欣赏起来,脸上的笑跟随着她的目光在变,掩不住的惊喜在眉头飞动,当她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她眼中泛着相遇的惊喜,我连忙开口道:“大姐,你们也住在这附近?”他的丈夫此时也看清了我,连忙笑着用手指出一个地方说,“就那里五楼居住。”

我高兴地说:“我就住在这幢楼里,但不和你住一个楼门,是隔着三个楼门。”

“巧巧,我说这二年在江边不见了你的身影,我们……却近在咫尺!”

我笑着点着头算回了他的话,忙忙把身体向一方移去,这里哄孩子的人儿很多,座位就要坐满了,他笑着对我说:“刚出来,沒走多远,不累,你坐你坐。”我望着他的淳朴与憨厚,心中的情愫又被勾起,我重新打量起这对恩爱夫妻。

我眼前这位大姐,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微红色休闲式长裙,一只汉白玉手镯挂在她的左腕上,无名指上是翠绿翠绿的宝石戒指,脚下一双泛着湖蓝色的运动鞋。她的头发似染过十来天的样子,仔细看华发已现了出来。她那张幸福的脸儿始终挂着满足的笑,不藏半点凄苦与哀伤,那一双眼晴泛出满足与幸福的光芒,圆圆的脸儿细腻红润,一双好看的眼睛折射出她当年的美丽,我怀着寻求宝藏的心情欣赏着她。

他是一张国字形棱角分明的脸,他的头发泛着银色的光,不浓厚了,嘴角眉稍展示着一种执着与刚毅,他上身穿一件白色体恤,下身配一条浅蓝色宽松牛仔裤,脚下的休闲鞋与他的妻子款式颜色一样。风霜雪雨的漫浸没有消失他原有的英俊,背虽然有些微驼,但给人感觉他还是那么伟岸。他的脸儿不再白皙英俊,旧时本色并没有完全消失殆尽,紫红中泛着黑光。他向我点头微笑着,我的敬意再度被他勾起,很想跟他攀谈,此时他的妻子问话:“感觉好些吗?头儿还晕不?不然今天我看就算了,动我们也动了,走我们也走了,咱们还是回家好好地躺上一躺吧。”

“不碍事,再呆一会,回家也没有这早吃午饭。”

“儿子给你买的这鞋,穿着舒服吗?脚底板不累吧?要是穿得不舒服就对儿子说,让他再给你买一双。”

“挺好挺好,舒服舒服。你想想多久没来这里,还记得这小花园以前的样子吗?”

“傻老头子,它就像我们的家一样,熟悉着哪。我还能不知道吗?这亭子,这些树木,还有这一些体育锻炼器材,你当我有病真傻了?你这个死老头子,看把我说成了一个废人!”

“几年你没有来千禧亭了,我推你到那转转……”

都是些没有主题的话,平常的事,淡淡地说,这是永恒的一面。

敬慕中的这一对夫妇,他们走远了,美好的情愫在我心中不断膨胀,我再度扭头看着他们的影子,这千禧亭就在我们的左侧身后不远的地方,他们的身影真美,似乎千禧亭是为他们留下倩影。

我从邻居的口中得知,老妇人在15年前就下身瘫痪了,行走不便,丈夫与她不离不弃,天天相伴。世界上,我知道,从来没有永恒的东西,但唯有人类的爱是可以永恒,这种永恒在装在心底的永恒。

我的耳畔有一个誓言横空洞穿,在这方天空中荡漾,“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无论健康还是疾病……”

安顺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老年原发性癫痫的病因癫痫病怎么治疗好的快郑州那里治癫痫病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