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荷塘“夏日风情”征文】生命华丽处的留白(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11:10

最近,母亲变得有些老了,总是给我讲起以前的故事。

母亲的娘是个讨饭的男人把自己的女儿狠心丢在逃荒的路上,我的姑姥见了,既是可怜,也是想给自己因为贫穷娶不上媳妇的弟弟讨个老婆,就把她领进了自己的家里,给它一口饭吃。

我的姑姥没容吃完饭后的姥姥歇息一下,就把她带到了一河之隔的娘家,兴冲冲地对弟弟说:“这个女人以后就是你媳妇了!”

我姥爷的嘴嘟的老长,“姐,你是在哪里给我弄得疯婆子,不要!不要!”

我的姑姥劝慰道:“傻弟弟,像我们这样的人家,能有个女人在家烧个饭,再生几个娃,我们就该烧高香了!”

脾气暴躁却又人穷志短的姥爷,最终没有拗过好心姐姐的安排,就娶了这个看上去既不干净又有些瘦小的的女人做了老婆。姥爷总是过得不顺心,就拿姥姥出气,姥姥的身上总是被姥爷打的紫一块、青一块。

说到这,母亲的泪就流了下来,“你姥姥,命可真苦啊!你姥爷心里也难受,村里的人总是嘲笑他,他在外面受了委屈,气急了,就打你姥姥,打完后,又后悔地抱着孩子们哭。”

我姥姥挨打后,总会离家出走,最远就是到我姑姥家,去哭诉。我的姑姥俨然以姥姥娘家人的身份自居,开导开导我的姥姥,然后又拿出老大姐的威严,把弟弟收拾一顿,这场风波总算过去了。姥姥继续回去,洗衣做饭,照顾孩子。

我的姥姥和姥爷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了半辈子,我姥爷40岁那年,新中国成立了。日子过得稍微好了些,我姥姥已经生了2个孩子,我的大舅、二舅,过了几年生下了我的大姨,1958年,我的母亲出生了。

母亲擦了擦眼泪,开始哀叹自己的命运和自己母亲的命运一样不好,因为这一年正好是三年自然灾害的第一年。我的姥姥没有东西吃,我的母亲没有奶水喝,整天饿得哇哇叫。1960年春天,进入大灾害的第二年,能吃的东西,全部被饥饿的人们填进肚子里了。

1961年,这一年,姥姥的身体开始浮肿,先是从肚子上开始,很快蔓延到全身。母亲的表叔家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些粮食,分给母亲家一些。靠着那点粮食,我的姥姥挺了过来。

1962年,我的姥姥因为捡拾并吃掉生产队的嫩玉米被人告发了。批斗大会上,我的姥姥极力辩解玉米是自己拾的,因为自己当时太饿了,没有交公,就吃掉了,希望人们原谅。即使这样,那些失去理智的人们仍然批斗了我姥姥一整天,不让吃饭,不让喝水。

我的姥姥回去后,就剩下半条命了,整天嚷着不服,我姥爷认为姥姥给他丢了脸,脾气更加暴躁了,总是无端发火。我姥爷家本是根正苗红的贫农,经过这件事后,在村子里简直无法立足了。

姥姥非常难过,更是委屈,不久便患上了人称富贵病的肺结核,没有多久就过世了。

母亲缓了一口气说:“如果当时生活条件好一些,你的姥姥一定会挺过去的。”母亲擦干了眼泪,有些抱怨地说:“你的奶奶也是这个病,但是由于你父亲家生活条件好,你奶奶活到了七八十岁。”

这一年,我的母亲不到四岁,是我姥姥最小的孩子,姥姥临走时,牵着母亲的手说:“活着,要好好活着,给我争一口气,要孝敬你爸,他心里苦。”

从那一年开始,我母亲就成了没有娘的孩子。母亲的童年,灰色,成了她童年的底色。

饥饿和屈辱,伴随着母亲的童年。我的姥姥去世后,我姥爷会经常失神地坐在那里,身体也一如不如一日,他疼爱我的母亲,送母亲去上了学。

母亲从小要强,干什么事情都要争第一,学习也不例外。说起上学的时光,母亲的脸上竟涌出了淡淡的红晕,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了学习的内容,讲班上的某某同学最调皮,老师拿着戒尺敲她的手。

母亲的幸福时光没有维持多久,我姥爷患上了食道癌,母亲便辍学了,在家照顾姥爷。这时候的姥爷吃不了硬东西、稠东西,我母亲便把食物用擀面杖擀碎,在锅里煮成菜糊糊一勺一勺地喂我姥爷吃。

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姥爷的身体虽然一天天的衰弱下去,但精神头非常棒。

母亲除了照顾姥爷外,还要干活,因为母亲的能干踏实,被选为妇女队长。母亲骄傲地说:“全队所有妇女一起干活,我总是第一名。”

这时候,我母亲已经一二十岁,长成大姑娘了,有人来提亲,我姥爷没有同意,我母亲也因为要照顾姥爷当然也是拒绝了。当然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因为家里穷,我的二舅还没有结婚。

这一天,我姥爷吃完饭,躺在那里和我母亲聊天,突然就哭了起来,母亲大惊上前询问缘故,我姥爷不说话了。母亲坚持问,我姥爷说:“你二舅已经三十多了还没有结婚,我怕哪一天就起不来了,我不放心啊!”

母亲没有说话,等着我姥爷说话。

姥爷说:“有个事情,我一直想给你说,但又怕委屈你。东门几次来人说要和我们换亲,我心里不忍啊!”

母亲也哭了。

第二天,母亲就开始准备自己的嫁妆,她同意了姥爷这个有些荒唐却又十分合理的决定,因为我妈妈几个小伙伴也被安排了这样的命运。

所谓换亲,就是找一个同样有女孩的家庭,两家约定自己嫁给这一家的哥哥或弟弟,而这一家的女孩要嫁给自己的哥哥或弟弟,不用掏彩礼钱,婚礼仪式也简单到近乎没有。就这样,我的二舅成了家,我妈也嫁了出去。

我姥爷合上了眼,安心走了,可我母亲的生活却从跌入了绑定婚姻的桎梏。

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我母亲过得更是不如意。我二舅家的妗子总是和我二舅折腾,三天两头吵着要离婚,母亲的日子也不好过,左右为难。这时候,母亲和我的妗子都怀孕了,母亲想委曲求全,可是我的二妗子却不依不饶。

母亲告诉我:“那天下好大的雪,我拖着笨重的身体去找你的妗子,想劝劝她好好过日子,可是你的妗子把我骂的没有办法进门了。”

再后来,我的母亲也死心了。如此这般换亲的约定也就土崩瓦解了,我那时的二妗子和我母亲二人同时拖着大肚子办理了离婚手续。

我现在的父亲,是个基督教的执事,负责我们辖区的教会管理工作,而我的母亲因为经受不住一连串的打击,开始信仰基督教。我父亲本来是不打算结婚的,以身许教会,致力弘扬永生之道。

他见到我母亲的时候,突然想起了玛利亚没有结婚生育耶稣的故事,就想效仿约瑟娶我的母亲。最后他们二人结婚,在这一年十二月的时候,生下了我。

我的二舅想用我换回他的儿子,就逼迫我的母亲把户口上到他的户口本上,我不能够分到地。

母亲征求我的意见,问我:“愿不愿意到舅舅家生活?”

我说:“不了,我要和母亲在一起!”

母亲说:“你没有地,种不了庄稼,怎么吃饭?”

我说:“自己刨荒地种粮食吃。”

母亲抱着我哭了起来,说:“那就不送你回舅舅家了。”因此,我就一直在这个村庄生长。

我的父亲很宽厚,待我如同亲生的儿子,父亲的大度、乐观,像是一盏明亮的心灯,点燃了我们生活的希望。母亲冰冷的心开始变得温热起来,脸上多了笑容。

村头的路边残留着几堵破败的墙。我小的时候,村里家家户户都种烟草,那些墙围成的建筑物叫做烟炕,用来烘烤烟叶。近几年来,烟叶种植演变成种植大户,政府大力扶持,建成了用电脑控温的大型烘烟房,这些用版筑土夯成的土炕,便被废弃在村头。

我们家那个烟炕用了十几年,父亲曾经给我讲过了筑墙的过程:我和你的几个叔叔到河北岸用扁担白土,按照一定的比例和黄土、牛粪混合,加水搅拌均匀,支起版筑模子,制作出一块块长方形的土坯,在阴凉处阴干,半干的时候,用水淋湿,再晾至半干,再用水淋湿,如此反复几次,制作出来的土坯带有生命的弹性,把这些历经磨难的土坯垒成墙后,就可以派上大用场了,即便是雨淋风刮、烈火焚烧,它那生命的活力则会更加坚韧。

烟炕的建设,讲究封闭性,在这些土坯建成的墙上抹上白色的石灰,既显得美观整洁,又非常实用。这样的活,一般由我的父亲亲自一手持坯铲,一手拿泥抹进行收面工作,父亲经常告诉我:“人要脸、树要皮,墙要面。”我当时不懂,后来生活经历渐渐丰富了,理解了父亲的话,行走在城市里,我总是拿五颜六色的墙和父亲抹出的洁白的墙作比较,我更喜欢父亲亲手做的富有生命气息的墙。

我父亲光着膀子吆喝着我和妹妹出烟,那焦香的烟叶顺着清晨的风钻进鼻孔,我忍住不打了个喷嚏,惊到了不耐烦的石头。发怒的石头把我绊倒在地,可怜了一杆金黄的烟叶,父亲的呵斥声从烟炕里传来,“这么大了还毛手毛脚的?”我看着碎了一地的金黄烟叶,不知所措。

那天早晨,我怨恨地把石头踢到远处,爆发了我和父亲的战争,最后父亲的势头压过了我的狡辩,罚我把碎在地上的烟叶捡起来。这时太阳出来了,照在我父亲身上,我父亲身上的颜色和土炕的颜色融合在一起,似乎父亲也变成了一堵坚实的墙。

父亲最后一次出烟是在2007年,那时,父亲已经患食道癌,身子不再强壮,先是我在烟炕里出烟,父亲和母亲在外边帮忙。伏里天,停火不久的烟炕里,我根本就出不来气,辛辣的烟味把我的眼睛逼得根本睁不开。我不想惊动父亲,在炕里摸索着,慢腾腾地往外出烟,一个不小心,我从架子上摔了下来,火龙里残留的高温,让我痛得龇牙咧嘴。

父亲没有说话,慢慢地脱掉上衣,走进了火热的炕里。我大声叫道:“父亲,你有病,你不能再进去了,让我来吧!”父亲回头说了一句:“孩子,不碍事的,我能顶得住,这墙当年是我砌的,你就和你妈在外面帮忙吧!”

我看到父亲的动作不再灵活,他缓慢地爬上了烟炕的架子,坚持着把烟出完。满身是汗的父亲笑着对我说:“小子,这次干完之后,我怕是再也干不成了,你也长大了,以后,多帮着你妈,咱家里农活重。”我点了点头。

08年的时候,父亲的病情进一步恶化,不论是药物,还是母亲找来的偏方,都不能够阻止父亲身体衰败的脚步。5月份的时候,父亲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从这一年开始,我家也不再种烟了,这个烟炕便被闲置不用了。

烟炕上面的瓦已经不能保全自己,塌陷着败下阵来,唯独只有那四堵浸透着父亲生命的墙,依旧挺立在那里。

终于,村里管事的人找我说:“把这堵墙拆掉吧,太影响美丽乡村的形象了。”我虽有不舍,但仍然很痛快答应了,我知道有生命的东西总会死亡的。轰隆声音过后,这堵墙躺在了地上,墙面朝天,在空旷的田野中。

这时,母亲重复着父亲的话:“人要脸,树要皮,墙要面。”

长期服用拉莫三嗪可以要孩子吗癫痫发作有哪些类型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能看好癫痫病沈阳的癫痫病医院哪个更好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