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看点】*一次合影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7:35:43
破坏: 阅读:754发表时间:2018-02-26 11:55:35

姨姨是我的亲戚里与我感情很深,很能谈得来的人。她离开我们已经28年了,至今一想起来还难过不已。
   从小对姨姨的印象就是:个儿不高,瘦瘦的, 面孔白皙,身体略显羸弱,说话声音不高,好像从来都没大声说过话,但她说的每句话都是经过考虑才说出来的。
   外公外婆解放前从河南逃荒到陕西,建国前已过世。大舅社教被整年仅40就自杀了,家与我们同村,由于从小经常去根本就没意识到这就是姥姥家。姨妈家与我们在同一个行政村,距离仅300米远。二舅在外省上学后就业落户,在世时也很少回老家,所以印象中母亲娘家亲戚只有十几里外的姨姨是很亲的人。
   有一次,父亲赶着硬轱辘牛车,和六七岁的我去陵前拉砖准备盖房,路过姨姨家,把我放下他一个人去装砖。姨姨问我:“吃饭了吗?”
   我回答:“没吃。”
   姨姨说:“那你爸还说吃了。”说完立即动手做饭,不大一会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我大口吃完。后来想,为什么爸爸说吃过饭了,我却说没吃。因为从家走时,妈妈热了馒头让我们吃了,那时认为馒头不算饭,就说没吃。
   有年冬天姨姨家没柴煨炕,表哥领我拉着架子车,装上麦囤,装满一车子麦糠,凑星期日送到姨姨家。这是我记忆中*一次给姨姨家送东西。
   小的时候,姨姨家的体力活不是父亲帮助干就是表哥帮着干,姨姨一个妇女带四个孩子,耕种自留地根本忙不过来,重体力活也干不动。
   到了我十七八岁时,主要是我帮着干,每年秋季一去支援就是一个星期。挖玉米杆,拉粪,撒肥。姨姨家自留地离家有两里地远,中间经过一个洼地,下坡时快跑,再借助惯性冲上坡。姨姨在家帮着装车。每次去,劳动间隙姨姨都要抽时间和我单独聊天,家里事,队上事都对我说,我也喜欢与她说。
   姨姨性格和母亲很像,有主见,从不人云亦云;自己的困难自己克服,轻易不把自家的困难到处对人讲,要做的事一定会有始有终。这也是我喜欢姨姨的重要原因。
   那些年,家家烧煤成了很大的困难,远在铜川附近的三原黄堡煤矿,是原区一带群众拉煤的很好去处,也是很近的煤矿。姨姨家的烧煤问题当然的成了我的任务。凌晨一两点起床,吃点饭,拉架子车和同伴一起去黄堡,往返一百二十里地,到下午天黑前才能拉回五六百斤煤,第二天早上再送到姨姨家。这在我们当地算是很重很累的活了。但不管多重多累,只要是姨姨家的事我从无怨言。
   姨姨很爱自己的孩子,一个表弟三个表妹,个个收拾得干净整洁,见人彬彬有礼。有一年二表妹便秘好几天,经乡卫生院治疗总不见效,捎话让父亲领到县医院治疗。父亲一早就赶到姨姨家,姨姨心急地以为父亲不会去了,正在哭泣,见到父亲,转悲为喜:“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哩。”
   甘肃治疗癫痫的医院 1974年春天,姨姨家里没主粮吃,托人在泾阳癫痫病比较常见的预防方法是什么县的石桥镇借了两口袋小麦,让我和姨夫的弟弟去带回。石桥镇距陵前来回有一百多华里,一大早我们两人骑自行车先到三原,我还顺路捎了个插队知青,飞快的直奔县城,沿路超过一辆50拖拉机足有两里远,我身上两层上衣都被汗水湿透。放下知青,到石桥镇称好麦子,每人驮一口袋,140斤重,骑上车子一口气到三原县城才下车。迅速地推上弯急坡陡的临履河坡,又肩扛着口袋推上长长的楼底坡,再返回坡底,帮姨夫弟弟推上坡。回到姨姨家,天气还早,才半下午。为姨姨家干活我从来不遗余力,全心全意不遗余力的干好。
   姨姨平时忙家务活地里活,除过春节一年只能来我们家一两回。记得她来家里时,就像过节一样,姨姨和舅妈、母亲、父亲聚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从下午一直聊到午夜。有时我一觉醒来她们还在聊。
   姨姨一个人带四个孩子,吃饭、穿衣、上学、长大后找对象、结婚,全靠一人经管。她还要上地参加集体劳动,加上耕种自留地真够累的。姨夫解放前参加革命,解放后到西安工作,脾气很好,从没见过他发脾气,他从不具体管家里事,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的一个人。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姨姨和两个表妹随姨父落户到西安,家里留下已经结婚的大表妹和表弟。此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了,但只要我去西安,必定去看望姨姨。每回去了姨姨都要和我单独聊上很长时间,假如没和姨姨说说心里话,感觉就像没见面一样,当然也从没有过这种情况。
   1989年3月底,3岁的儿子有病,我和妻子带着去西安儿童医院诊治。不巧的是姨姨没在家,同姨夫到外地旅游去了。表妹在家。晚上十点多,我们已经睡下,姨姨姨夫回来了,姨姨说:“你们先睡,明天上医院回来在家吃饭。”次日从医院回到姨姨家,姨夫提议:“我们出门回来还剩几张胶卷,你们和你姨姨合个影!”姨姨和我们夫妻、孩子照了张彩照。这张照片是我和姨姨*一次合影。也是很后一次合影。这次见面,也是我们很后一面。
   这年十一月份,我在县上参加财政税收物价大检查。一天中午,在街上碰见轻易见不上面的一个表弟,他慢慢腾腾地说:“大寨里姑不在了。”(我叫姨姨他叫姑)我大脑“轰”的一下,顿感到晴天霹雳,晕头转向,马上在县里待不住了。向领导请过假,立即回家。姨姨是前两天因感冒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逝世的。年仅55岁。我简直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她还年龄不大,结束苦日子没几年,儿女大都结婚,刚到了应该轻松一些的时候,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我甚至还想:姨姨要是患慢性病,让我们去探望见上一面该有多好啊!可是病不随人愿,我们无力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只能把的思念留在*的记忆里。
  

共 210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吉林治疗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