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青春】云端之上的雨(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0:48:00

即使是冬季有些漫长,但终于是过去了,窗外一排排的白杨抽出嫩绿的新芽,几颗樱桃树开着粉色的花儿。不远处铁轨传来火车穿过隧道的声音,惊动了几只灌木丛的鸟儿。

一伦朝窗外看过去,钴蓝的天空,飘着几片软绵绵的云朵儿。昏昏沉沉地天气,让人有些倦意。暗淡的光线,稀稀疏疏地落在卧室里。

他推开窗户,湿湿的风吹了进来。稀疏的雨珠已经开始打在玻璃上。

这应该是,这个春天的第一场雨吧,他想。

他站在窗前,看着玻璃一点点模糊,突然想起来,那时候水蓝问过他:一伦,你说有云的时候才会有雨,那云端之上,会有雨么?

那个时候,他在想,云端之上,是什么呢?现在他终于明白,云端之上,是对一个人的思念。

他想,云端之上的雨,是下在了心里的。

一伦忽然想起,在清池的那段日子。在清池的时候,他常常在门前的池塘里捉鱼,又总捉不到,那时候水蓝就笑他笨。后来初中学了物理,他才知道原来一直捉不到鱼的原因。

再后来,他离开了清池,水蓝也离开了清池,去了他不知道的地方。

他想,水蓝,水蓝,是不是因为也隔了水,他看到的水蓝,一直都不够真实呢?

住在清池的时候,院子里有一颗桔树,青青的刺,结了几颗青青的桔子。他常常想,现在,清池的房子还有人住么,即使有,也只剩下老阿嬷了吧。

他突然想回去看看,于是请了几天假,一个人回了清池。他记得离开的时候,清池老家的门口有一方小小的池塘,开了几枝荷花。还有几颗刚刚种下的杨树。

那些东西,应该都还在吧。

下车的时候,他看见荷花开的更盛,荷叶铺满了这方小池塘,杨树也洒下了密密的林荫,阳光透下来,像池塘里细碎的粼光。

他看着门口,空荡荡的,老旧的锁生满了铁锈。他拿出钥匙,开锁的时候,有些生涩,应该很久没有人回来过了。推开有些腐朽的木门,大概是很久没有活动过,门轴发出细长的“吱呀”的声音。

老阿嬷的藤椅还在,在屋檐下,也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桔树依旧是青青的刺,挂了几颗青青的桔子。

一瞬间,他有些恍惚,似乎在这青涩温润的阳光里,他又看到了那个穿着蓝色长裙,扎着马尾的姑娘,站在桔树下。

“你好,我叫水蓝。”

“你好,我叫沈一伦。”

他笑着,在桔树下的矮凳上坐下来。似乎只要在这里,他就能永远停留在那段青涩的时光。

但他知道,他永远都回不去了。

?他在桔树下坐了很久,觉得阳光晒得发烫了,便坐到屋檐下的藤椅上,带上耳机,闭上眼睛听起歌儿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伦恍然间发现,歌声已经停掉了。他笑了笑,摘掉耳机,才发现手机已经关机。

他站起身来,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一场雨,空气里有着淡淡的泥土的味道,桔树的叶子被洗的发亮,一片片闪着细碎的光。

他想,今天明明是晴天来着,竟然会在不经意间下了一场雨。是雨太小了,还是他太入神,没有发觉呢?

雨后的清池,一切又开始变得崭新起来,只是院子里空荡荡的。他又坐回藤椅上,拿出充电宝给手机充上电,忽然听见有人敲门。

是错觉么?他想。随后又自嘲地笑了笑,清池即使有人还记得,也只有自己和她了吧,会是她么?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上竟然有一道亮丽的彩虹。他觉得有些惊喜,突然想到:也许敲门的就是她呢?随即他又摇了摇脑袋,这个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荒谬。这么久,她还会记得清池,记得自己么?

但他还是决定去看看,敲门的人是谁。也许只是一个路人吧。

他走到门口,正准备伸手拉开门,门突然被推开了。他站在那里,看着这个无比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人,愣住了。

水蓝常常想起在清池的那段日子,院子前的那方小池塘,每到夏天,总会开几枝濯净的荷花,有白的,有粉的,还有几条鱼儿在池塘里游来游去。

还有那株青青的桔子树,到了夏天总会结几颗青青的桔子。

还有,桔子树下的那个人。

她想,青青的桔树下,那段青青涩的时光,如果还能回去,有多好呢?她可以扎起长长的马尾,穿着长裙,看着那个干净的男孩儿回头冲她微笑。

也不知道清池的院子还有没有人住了,她想,应该抽个时间回去看一下了,即使人都不在了。

可是回忆还在。

到清池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场小雨刚刚淋过,地面湿漉漉的。天空干净而深邃,有一道美丽的彩虹。她想,如果他回来,是不是也该停下来,仔仔细细地看着这熟悉的一切。过去同现在重叠起来,稀稀疏疏,十来年光景里的回忆,一点一点弥漫着。

她看着笔直的白杨树,阳光从树叶的罅隙里洒下来,在地上分割成了大大小小的碎片,亮晶晶的。

她转过头去看着那扇腐朽的木门,她想,那门一定不堪时间的腐蚀,变得不成样子了。她走近,拿出钥匙,才发现锁是开着的,锈迹斑斑的锁头挂在一边。她有些疑惑,犹豫了一会儿,把手放在门上,轻轻扣了几下,没有人回应。

她笑了笑,也许是自己多虑了,慢慢推开门,地上的青苔有着浅浅的脚印。她抬起头,看见他正看着她。站在桔树下,细碎的阳光里。

门被推开的时候,一伦觉得,时光似乎又开始倒退到他和水蓝还未分开的那段时间。空气中弥漫着雨后淡淡的泥土的味道,阳光温热,有些刺眼,风吹过来,白杨树发出“沙沙”的声响。

他想,如果这是梦,那就这样一直静止下去,就好。再也不用醒来。

“一伦,好久不见。”

恍惚的那一刹那之后,他听见熟悉的声音,于是开心的笑了出来。如果不是梦,也能这样一直下去,多好。

“好久不见。”他说。

这些年过去,一伦觉得水蓝似乎并没有太多变化,依旧是蓝色的长裙,简单的马尾,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只是褪去了那些青涩的味道。

那个幼稚的姑娘,终于是成熟了。

“许久不见,你变了好多。”水蓝看着他,轻轻笑着说。

“可能是时间太久,我们都有些陌生了。”

一伦看着她,总觉得时间还没有过去多久,但时间又的的确确过了这么些年。脚下的青苔,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现在留下的痕迹,是他的,和她的。

从大门到桔树下,短短的几步路,一伦却觉得走的有些局促,尽管身边的人他经常会想起,想起遇见之后的种种可能。但真正再遇见的时候,有些东西,终究是不一样了。

“现在还好么?”

一伦问她,即使明明知道,这样的问题再敷衍不过,却想不到要说什么话了。

“也还好,这几年一个人也都挺过来了。”

“没有男朋友么,应该会有人追你吧。”一伦觉得有些诧异,他觉得这么优秀的女生,身边理所当然会有很多追求者。

“谈过两个男朋友,不过后来还是分手了,总觉得不适合。”

“是因为他们不够优秀么?”一伦问她。

他觉得能够配得上她的,也一定要是很优秀的人。

“不是,总觉得他们不够了解我。在一起之前,总觉得他们追的足够辛苦,我也累了,只想找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那他们呢,不是你想要的肩膀么?”

水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抬头看着桔树,说:“我觉得他们都还不够理解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这样的爱情太仓促。在一起之前,他们总说如何喜欢我,但在一起之后,他们就觉得我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样子。于是开始挑剔,想要我变成他们想象中的样子,可是,我从来都不想为了谁而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我觉得他们并不喜欢我,只是喜欢他们想象中的那个我罢了。”

“对了,你呢,有女朋友了么?”水蓝突然把头偏过来,问一伦。

“我啊,一直是一个人,总觉得碰不到让我心动的女孩儿。”

“那你想遇见什么样的人呢?”

“我觉得应该会在看见她的第一眼,就会觉得心底某一个地方,突然柔软下来。”一伦说。

“那如果,你和她接触久了,发现她其实有很多缺点呢?”

“我觉得爱情是包容,是忍让,而不是挑剔和改变。每个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不会你碰到的每个人,都会打动你,遇见一个这样的人,已经是最大的幸运。”

只是,这个人现在就在我身边,我却不能说出来。一伦想。

他看着身边的水蓝,她正踮起脚尖,摘一颗青桔。过去同现在,恍惚之间,又重叠起来。

但是他明白,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

北京重点癫痫医院癫痫病治疗好的方法郑州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