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城墙寻古(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10:12

对城墙,我自小就很神往。

登高上墙,是孩子的天性,乡村的孩子尤其如此,但也只能爬爬窄窄的土板墙,对又高又宽能走皮车的城墙,只有想象了,连仰望都谈不上。

其实,村庄与城墙的距离直有六十里,若直线,也许还要近。但在那个骑驴也是新娘子享受的年代,六十里的确也算长途了。

我有几个表兄,是土生土长的城里人,用我妈的话说,是吃白面喝牛奶长大的,满身洋气。我们那代人,对市民户的仰慕几乎和对城墙的仰慕一样高大,一样渴望,又可望而不可及,有时隔山探海,遥望都近乎一种奢侈。在我的记忆里,几乎每年的暑假,他们总喜欢轮流着到乡下姑姑家避暑,掏雀摘瓜的喜悦之余,不出三句话,话锋一转就夸他们的城墙,世间无比,在墙垛上俯瞰,城市风物尽收眼底,鼓楼钟楼雁塔近在咫尺;随意在城墙根挖个洞,不时会挖出古陶制钱,运气好还有银元元宝。这一切自然是乡下没有的,也不是穷乡僻壤的土板墙可以媲美的,尤其对我这样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孩子,那城墙,在梦里都是那么巍峨壮丽,白云缭绕了。乡村的土围墙,往北七里地的西紫峰有一截,七零八落,不成样子,即使是往东几十里外的许堡堡墙,都无法比拟,不是一个层次。虽然堡墙的故事也只是听说,高低窄逼并非亲眼所见。

那时,最大的梦想就是上城走一趟,登临比乡下马路还要宽阔,比李家砖砌老宅还要气派的城墙,望一望高耸入云的钟鼓楼,那至是无上的福气,即便在城墙根儿站一会儿,感受一下什么是雄伟,什么是渺小,也算见世面了。但这机会总是那么难遇,如风侧身而过,母亲说,城里太大,大街小巷弯延曲折,比不得乡村,怕我丢失了。其实我知道,我舅舅太忙太累,负担又重,舅妈又是个病人,我妈不想因孩子的事再给他添麻烦,就是她自己在我记忆里也没有上过城。我翻看着借来的小人书,瞅着上边廖廖几笔勾勒出的宋代城墙,只看到墙顶山字形的凹凸,却感觉不出城墙的高大。

总有一天,登临城墙,放眼博望,成了我儿时的一个梦想。

一晃十几年过去,梦想还是梦想,被岁月紧紧包裹住,我几乎淡忘了。不想机会却降临了,外出求学要途经古城,才走到东门外的东塘坡,我的心就狂跳起来,一下子唤回多少年的梦想,仿佛已经高高地站在箭楼上,天高云淡,心旷神怡,那种登高博望的感觉,真的很美好。汽车缓缓地驶向城市,我先看到传说中日本人修建的木桥,架在河床干涸的御河上,横贯东西,灰白的枕木有的已经发黑交叉支撑着土铺的桥面,和我所走的新建设几年的水泥桥相比,简直像个土气的乡下丫头,但身板却相当壮实,不时有马车、拖拉机从桥上缓缓经过,没有颤动晃游的感觉,很平稳。经历了多次炮火的侵袭,近年又经历了一次大火,依旧安然无恙。城墙,似乎就在御河的西边上,但直到进了东门,到了白发苍苍老态龙钟的大槐树下,也没有看见城墙的影子。在去火车站,穿越大半个城市的途中,倒是看见几段东倒西歪的残墙,有的地方,已成了住户房屋的后墙。有几处墙腰,挖了洞,前边隔着门窗,不知是住人的,还是堆积杂物的。大部分的城墙,就是中间的土心儿,也早已荡然无存,说早也不早,解放军和平进城时还基本完好。

其间,虽匆匆经过几次,却没有一次有幸目睹过完整的城墙,大青砖包皮,从根到顶,显出城墙的气派,而不是乡下土围子的作派。或许,是所经过的地段不对,或许是视角的问题。那时,我倒是没有怀疑几个老实巴脚的老兄,能凭空想象吹出牛来。

又过了几年,因工作关系,我进了这座古城,就住在古老的大皮巷口,离钟楼古楼四牌楼,以及更有名的上下华严寺,都不过一箭之地,就是离向往中的城墙,也不远,无论往哪个方向走,也就是不足一支烟的功夫。白明黑夜地住在这里,时间相当充足,捎昏带晌,没几天几乎转变了大街小巷,所谓的四大街八大巷七十二绵绵巷,已近乎传说了。最初的神往渐渐消失殆尽,竟有些莫名的失望。不要说城墙,就是所谓的古城,在我这个乡下人的眼中,也早已名不附实了。除了古楼、华严寺完整些,其它处连支离破碎都谈不上。像我居住的大皮巷,最前排挨马路的旧店铺荡然无存,全是后来新建的,稍靠后点的地方民居还在,几经修修补补,已面目全非,不要说古色古香,连古的轮廓都没有了,半新不旧,和我们村里的南大院差不多,从规模气势上说,甚至还不如。

我终于,找到那几截残存的古城墙,紧紧包围在民居院落里,或成了某单位的一部分。裸体的城墙伤痕累累,连断壁残垣都谈不上,包裹城墙的青砖无影无踪,箭楼等城楼更成了传说,只剩下高高低低的土垛,就像我们邻村留下的峰垛,只是比那长一些。顷刻,我甚至没有了攀登的欲望,有一回,硬被一个朋友拉着,从堆放杂物的腰洞钻上,墙头坑坑洼洼,长着几株半死不活的黄蒿,远没有传说或想象中那么宽大,能并排走两辆大马车,走一辆老牛车还差不多。土墙上布满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洞坑,不知是后来挖的,还是过去战乱中留下的弹洞。听城墙根晒暖暖的老人们说,他们年轻时,城墙还是完整的,虽没有文献记载中的那么高大,据说大清入关后,多尔衮久攻不下古城,城陷后下令削城墙三尺,后经修补,就没有那么高大了。解放前夕,清初留下的城墙,历经三百多年的风雨,还基本完好,后来城市改造,无人管理,居民们随意拆取砖石木料,甚至挖墙取土,裸墙又经风吹雨淋,就成了现在这个残缺不全的样子,被四通八达的马路切割成几十截,又被民居包围了,几乎消隐在居民区里。

站在残留的土墙下,我就想,时过景迁,冷兵器时代淡出人们的视线、记忆,渐渐遥远,城墙除了观赏,真的没有多少实际用场了,倒塌似乎是很自然的事,况且,那时的人们,对城墙司空间惯,并不比家里的院墙更有实用价值,也很少有人,会像我一样对城市向往就起源于对城墙的迷恋。而我的迷恋,也空泛得很,缺少那种息息相关的情感。乡村的碾房石碾,是很神圣的,几十年乃至上百年修修补补一直完好,但我亲眼看着它在电磨出现后迅速倒塌,消失,并淡出人们的视线,最后只留在我们这代人的记忆里,怀念归怀念,在情感之外的道理上,也属正常,新陈代谢本是大自然中最基本的规律之一,至于感情上的怀恋,也可以理解。我读过一篇老大同人对儿时城墙的回忆,那种真情厚谊,的确和我对村庄的回忆一样深厚。我原本没有见过真正的城墙,更没有在城墙下生活过,对城墙后来的残状,也只是一种未睹全貌的惋惜。过后,就渐渐淡忘了。与城墙有关的历史,毕竟已经遥远,早已淡出了我们的视线。

去平遥古城旅游,登临真正的古城墙,那时,我就想,我们云中的古城墙,当年一定比它壮观。平遥不过是一座县城,而县衙在古云中不过是小小的一角,至今尚叫县角,其规模气势自然无法与边城重镇相比。但人家毕竟保留下来,基本完整无缺,而我们的古城已面目全非,早已徒有虚名了,想到这儿,心情不免有些暗淡,无形中自矮了许多。尽管游览时颇多感慨,刚刚离开,去忙别的事,就全忘了,只记得那风味独特的冷牛肉片,以及平遥女孩那一串好听却半懂不懂的土话,那土话是有关日升阁老板坐大马车的笑话。看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

后来为写一本有关大同景点的小书,又想到了古城墙,谈古城古城墙自然是绕不开的,但无非还是感慨,倘若古城墙保存完整,那自然算得上一大景观,叫古城,才有些名至实归。如今,还能堂而皇之地自称古城而心中一点无愧吗?

反正,我是不敢说古城的,说实话,说城市都有些脸红了。

倘若没有近几年古城墙的再造,以及古城的再造,且还要还原明代风貌,清时这里已渐渐是满清式样了,自然也不会有我所谓的城墙寻古。城市在沉寂多年后来了一位铁腕人物,并且怀揣着宏伟的造城计划,倘若只是一个梦,也就罢了,偏偏是一个实干家,手拿一把尺子,几乎在一夜间将四大街拆平了,得了个外号叫拆拆,其意有褒有贬。几乎每天,早起晚归,穿着那双破皮鞋,脚踩泥巴,在城建工地与民工厮守着,甚至用手去捻沙灰的比例,指挥监督着造城计划的实施。五年间,东南城墙完工,北边基本立起,西边正在建设中,几近乎合围了。还挖了东护城河,造了东边南边城墙绿化带。城墙圈里的旧建筑,几乎全部推倒,据说要恢复到大明的恢弘气势,像傻子代王府、寺院、古居等等。这的确是一个宏伟的再造计划,需要胆识气魄,更需要强大的经济后盾来支持。在为实施着捏着一把汗的同时,回顾展望,我真的不知是该歌唱,还是讽谏呢。

多少回,我站在新建的古城墙下,寻访古意,那怕是一点点,也能证明再造的意义。我看到簇新的高大的仿古城墙,像一个庞然的模具,摆放在推倒的废墟上。也许,再过十年,二十年,甚至上百年,城墙会古旧的,灰头土脸,成为古城墙了。但答案依旧是否定的,譬如我们现代人的头骨,再放七千年,也成不了河姆渡人的。过去的城墙,在修建时本身就有存在的意义,经历了朝代更迭的战乱,虽然挡住或没有挡住侵略者入城的野心,已经不重要了,墙上的弹洞、血痕,搏杀的故事,足以增加城墙的厚重感和历史意义了。而新建的城墙,无论从现实上说,还是追溯历史,即使又过了百年,又有什么意义可言?古董的价值,并仅仅是年代的久远。

面对簇新的城墙,我的思维和想象几乎停滞。我无法和历史的弥漫硝烟联系在一起,更无法回到那个本来就不熟悉的特定的烽火年代。即使在之后的岁月,虽有硝烟,但现代意义上的城墙,连个碍手的道具都算不上。按理说,做事者是无可指责的,从道义上来说是没错,但实际上如何,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开始已错,或者思路已错,做得越多,错越多,那错就更大了。

我忽儿想到了愚公移山的故事,移山的精神固然可嘉,但移山的本身又有多少意义呢,就像我们从小一直赞美的铁杵磨成针的故事,铁杵磨针何尝又不是一种浪费?浪费的不仅是原材料,还有大好的光阴和意志。况且再造自然的同时,也破坏了大自然的平衡,劳民伤财,功过是非,真的不是一两句话,或者带着意气用事所能评价的。有那么大的雄心壮志,有那么可嘉的实干精神,重要的是有那么多钱,完全可以去做许多真正造福于民的事。抛开城市前后的背景,也许这样说,对愚公,不,对造城者,并不公允。

城墙无古可寻,自然不是真正的城墙了,无论多少年后,也不会有登临古城墙的感觉,因为其本缺少的历史苍桑和厚重感,没有沉淀下来的故事。

历史时不可复制的,历史中的背景,同样不可复制。

久久地,伫立在新造的城墙下,风吹过,我的心倍感苍凉。

治癫痫最新的方法哈尔滨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西安有没有专业的医院治疗癫痫病云南有哪些专治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