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流年】美丽的乡愁(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22:41

人与任何事物的遇见,都讲缘分。

冬日,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遇见你,就是这样一次美丽的遇见。我说的是罗家岭山下的“塘背徐家”田野风光园。

家乡,家乡;乡、香同音;因此,家乡,即“家香”。莫非,我也种了“家香”的蛊,这香气迷人啊!从家乡黄金埠回工作单位已经一个月了,但那一片田野风光一直萦绕在脑中挥之不去,总想写点什么!

今日得闲,记之,备忘而已。

塘背徐家村,是上饶市信江河流域成千上万个普普通通的一个自然村,因为其普通,因为其自然,因而它的美才更让人倾心。

我在黄金埠镇小学读书时,从家到学校,大约有一公里路程,清楚的记得,在去学校的路上有两口呈多边形的不规则的池塘,池塘的背面有一个自然村庄,村庄里的主要姓氏是“徐”姓,村庄的背面有一座山,名叫罗家岭。据村上老人言,早期罗家岭下住的是罗姓,后来罗家人口减少或迁移,塘背徐家人丁兴旺起来,罗家岭就成了徐家的祖坟地。我想“塘背徐家”的村名,就是这样自然形成的吧。

我读初中时,班上的同学约三分之一以上是徐姓同学,如班长,体育委员、文艺委员等都是塘背徐家村人。

小村自然环境优美,有山有水,罗家岭的西边还有一条川流不息的河流,这就是信江。汉语言文学之父周有光老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山不在高,只要有葱郁的树林;水不在深,只要有洄游的鱼群。塘背徐家村,正好有这样的山有这样的水,可见小村自然条件是得天独厚的好。只是,小村当年未加“修饰和培植”而已,以致使它一直默默无闻。

1987年秋天,我离开家乡到外地读书、工作、成家和立业,就很少回黄金埠。这次高中同学集会,放在黄金埠镇举行,组委会安排了一个下午的旅游观光活动。想不到家乡已经发生了旧貌换新颜的变化,昔日名不见经传的塘背徐家村,已经成为上饶市3A级乡村旅游景区;昔日杂草丛生,坟茔重重,阴风习习的罗家岭已经变成了休闲旅游的罗家岭森林公园。

12月17日,星期六,黄金埠镇。午后的阳光穿过尘埃,照亮在鸿宾楼412室,我正在习惯性的午睡。

一个声音,穿过走廊,破门而入:“一海明月,起来,下午参观罗家岭,我在楼下等你!”这个声音是从我的发小,高中同班同学盛宏伟口中传来的。自从我们相互加入微信后,他就习惯用微信的网名称呼我。这次高中同学聚会的信息就是他告诉我的,自然对我是特别关照。

隔着房门盛同学又对我说一次:“下午参观罗家岭,你去不去啊?”。

同样隔着房门,我连忙说:“去、去!”

等我下到一楼门口时,宏伟同学已经走得很远了。幸好又碰到黄金埠中学的胡明春老师,合港联合小学的徐华东老师,五雷中学的叶先建老师。胡明春老师即是我的高中同学,又是上清师范的同班同学。

我问他们是去罗家岭吗?他们说,是。

我问,他们去过罗家岭吗?

他们说,没有。

那我说,谁带我们去罗家岭啊。

明春老师说,华东老师对罗家岭十分熟悉,,他是合港联合小学的老师。这样,徐老师当起了这次罗家岭半日游的导游。

“从黄金埠鸿宾楼沿206国道北行500米,通过塘背村往西行走约2公里就到了罗家岭,很近的!”徐老师对我说。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黄金埠鸿宾楼,在人民公社时期,这里是黄埠饭店。(注:黄埠,是当年黄金埠的名称)当年的黄埠饭店是余干县黄埠公社唯一指定接待外宾的饭店,因为当年从这里往北是到达瓷都景德镇的毕竟之地,往东南是前往鹰潭、上饶市的咽喉之地,往南可以直达省会南昌,当年省市领导陪同外宾到景德镇参观,黄埠饭店是最好的休息中专站,因此饭店档次自然要求高。

记得,当年从黄埠饭店要走到罗家岭,要走很长很长的一段路,依次从东向西沿着信江岸边要经过黄埠食品站、黄埠粮管所,(注:当年我的家就在粮管所)黄埠综合商店,黄埠人民公社政府,黄埠文化站,一直穿过整条老街,到达大夫第,再经过黄埠木材站,登上信江河的围堤,沿着围堤走到一棵百年大枫树下,才到达罗家岭下。

在我的记忆中通往罗家岭的路,这是唯一的路。当年的罗家岭野兽出没,坟墓重重。罗家岭的西边有一个村庄叫胡家洲,那里住着我的一位表哥,每次到表哥家去,都要经过罗家岭,山下有一棵大枫树,有人说,晚上鬼怪就藏在树上。因此,对我们小孩来说,即使白天路过罗家岭也是阴森可怖。

当我从黄金埠之窗看到有关介绍罗家岭森林公园的文章时,我就想,这是我小时候走过的罗家岭吗?

冬日的黄金埠206国道,车来人往,特别喧闹。徐老师没有按我小时候记忆的路线带我们去罗家岭,而是沿着繁华的206国道往北走。大概走了800米,徐老师指着左前方一个楼牌说:“穿过这个楼牌一直往前走就到了罗家岭了!”

当我走近楼牌,一种扑面的艺术美就呈现在我面前。只见楼牌的上方镌刻着四个鎏金的汉字“塘背徐家”。说实话,初次看到这四个字,我心中是存疑的,这和我小时候记忆中的“塘背徐家”不相符啊,转而一想,是啊,时代在发展,塘背徐家,也应该由“塘背”走到“塘前”了。

让我停下脚步,好好欣赏这座牌楼吧。

牌楼,中华民族最具特色建筑文化之一。是我国封建社会为表彰功勋、科第、德政以及忠孝节义所立的建筑物。牌楼也是祠堂的附属建筑物,昭示家族先人的高尚美德和丰功伟绩,兼有祭祖的功能。

吸取精华,去除糟粕,古为今用这是对待传统文化应有的态度。

牌楼是我们老百姓的俗称。牌坊是古代官方的称呼,作为中华文化的一个象征,牌坊的历史源远流长,在周朝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诗•陈风•衡门》:"衡门之下,可以栖迟。"《诗经》编成于春秋时代,大抵是周初至春秋中叶的作品,由此可以推断,"衡门"至迟在春秋中叶即已出现。衡门是以两根柱子架一根横梁的结构存在的,旧称"衡门"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牌坊的老祖宗。

我在珠海工作七年,曾无数次陪朋友、同事参观过被视为中国第一牌坊的“梅溪牌坊”。当我第一次看见家乡这个牌楼时确实让我吃惊不小!因为“塘背徐家”牌坊与“梅溪牌坊”相比,一点也不逊色。

这座牌坊大气厚重,体现了艺术与文化,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这在一个乡村的牌楼建筑历史上是有前瞻性的,体现的是一个家族的气魄。对于家乡的游子来说,看到这样的牌坊,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牌坊的正面有两幅楹联。

第一幅是:文明重启振家风,门楼新立弘祖德。

第二幅是:人文荟萃孺子风范莲花塘背出,源远流长养轩血脉乌衣巷里来。

横幅是:塘背徐家。

牌坊的背面,同样有两幅楹联。

第一幅是:獬岭拱护莲花塘,信江横流黄金埠。

第二幅是:礼乐是悦仁爱是善和谐家园,道德为师情义为友祥瑞福地。

横幅是:清风徐来。

可以说,四幅楹联把塘背徐家村所要树立的家风,建立牌坊的目的意义以及作用一一展现。同时,这四幅楹联与当前我国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是一脉相承的,非常吻合。这在无形中让我们这些游子深受教育,为家乡的建筑艺术和文明风尚而骄傲。

穿过“塘背徐家”牌坊,就进入“塘背徐家”新村,一条宽两车道的厚实的沥青路面把新村与罗家岭森林公园连接在一起,道路整洁,两旁桂花树飘香,一座座现代化的小高楼连成一片。村庄的南面是“信江横卧黄金埠”,西面是罗家岭森林公园,向北望去,一派田野风光尽收眼底。沧桑巨变,真是旧貌换新颜啊。因为,我清楚的记得小时候这里还是阡陌纵横的羊肠小道。

行走在田园风光里面宽敞的双向车道上,带着泥土芬芳的清风徐徐吹来,你会情不自禁的吟诵起陶渊明先生的《饮酒•其五》诗章: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此时此刻,田野花的芬芳,云朵的悠闲,蓝天的高洁,都让人有微醉的感觉。

进入田园风光园,让我感触最深的,是矗立在罗家岭山脚下的橙底红字的三棱形艺术标语牌,非常有文化,非常有特色,特别是面向北面的一幅标语:“留住美丽的乡愁”让人深思同时也自豪。

二十一世纪的后工业时代,许多乡村已经沦陷失守,不再是充满生机的乐园,以致我们的诗人说:山溪瘦了,柳堤瘦了,小桥剩一副残骸,唯有村头的老枫树依然道骨仙颜,而守护它的却是一些老人和狗,还有那些漫无边际的衰草杂树。

忧郁的乡愁,是我们看到的这个时代的一个侧影,还有就是像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乡村文明被城市文明全部取代。其实,这两种都是对美丽的乡愁之背叛。一种是死亡,一种是异化。

“塘背徐家”村的田园风光园的建设,让我们看到了一种非常美好的新的乡村风貌,这是乡村文明与城市文明最好的嫁接,是现代文明与传统文明的嫁接。

风景或者说风光,除了视觉上给人赏心悦目外,还有一点就是这个地方能不能给人遐想。因此,于是我们在三棱形标语牌上看到第二幅标语:挖掘文化魂魄。

行走在塘背田园风光园,确实让我浮想联翩,季节虽然是冬天,放眼望去,大地静穆、肃静;但我能联想到这里的春天溪水潺潺,禾苗青青;初夏季节,稻田蛙声一片,秋天,稻花香里说丰年的美景。

因为是周六,我看到许多少年儿童来田野风光游玩。在儿童乐园,我看到了两位少女兴高兴高采烈的坐在双人吊椅上荡秋千,经同意我拍摄了一张两位少女微笑的照片,像山花一样烂漫。

此时此刻,我想起无产阶级革命家方志敏烈士在《可爱的中国》一书中一段文字:“朋友,我相信,到那时,到处都是活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欢歌将代替了悲叹,笑脸将代替了哭脸,富裕将代替了贫穷,康健将代替了疾病,智慧将代替了愚昧,友爱将代替了仇恨,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忧伤,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暗淡的荒地!”

我想,塘背田野风光的建设,就是方志敏烈士预言的最好的证明。

田野风光与与森林公园合而为一,这是塘背徐家村文化景观的又一特色。

沿着木质的台阶拾级而上来到罗家岭山顶,原先,我以为已经无路再走了,结果,发现天地更加宽阔,山脚下就是奔腾不息的上饶母亲河——信江,山的对面隔江相望是梅港乡金埠刘家村。

此时此刻,你读王维的诗《终南别业》: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如。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村叟,谈笑无还期。

我想一定跟我一样,特别有味道。

在下山的路上,校友胡水华说:“你看,那棵枫树还在。”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不由自主的叫起来:“这就是我记忆中的罗家岭啊,枫树为证!”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人如此,树木、山川大地也如此。

时间飞逝,不知不觉,已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半天的旅游很快就过去了,在回宾馆的路上,女同伴们深情的唱起了《又见炊烟》: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

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只有你……

再见,美丽的乡愁!

再见,罗家岭!

陕西癫痫科权威医院咋样癫痫病的病因我们常见的有哪些西宁治疗癫痫病哪家黑龙江哪家癫痫病医院最正规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