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流云】悠悠楝树情(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11:06

楝树,楝树,恋着乡野恋着家,楝树,楝树,恋着童年恋着梦!

家乡的方向,是游子最深情的凝望,家乡的楝树,是童年最快乐的回望。家乡的楝树,曾一路伴我滋滋的旺长,陪我度过了最美好的年少时光。

多少年过去了,村西边那片楝树林上的花儿,一直在我脑海绽放,如一片粉紫的云霞,萦绕在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这些年,就是为实现一个粉紫的梦想,我一直走在奋斗的路上。树上楝子,总是挂满我思乡的树梢,如金铃子般,一串串,结满一树的乡恋。满树金黄金黄的,沉甸甸的,就如父亲深深的爱,永烙心底。

“楝花开,插秧忙,乡村四月闲人少。”四月,美好的四月,芳菲的四月,春天中的春天,家乡的顺口溜,说明楝花就是在四月插秧时候开放的,想着,想着,脑海中飘来了一片粉紫的云霞,在轻轻的飘荡。

“紫丝晕粉缀鲜花,绿罗布叶攒飞霞”,宋人优美的诗句道出了楝花别具一格的风情。远远看去,点点绿叶中隐约着一片粉紫云霞,如梦似幻。团团簇拥的楝花小巧细致,粉白中透着淡雅的紫,那样子,是一种赏心悦目的、晶巧别致的美。在阳光的照耀下,星星闪闪,浓淡相宜,那一种清香是淡淡的,幽幽的,仿佛不是闻到的,而是感觉到的。楝花,是楝树最甜美的微笑,文静里带着优雅,柔美里夹着细碎,妩媚里含着羞涩,如一群情窦初开的少女,含羞答答簇拥着,微笑着,窃窃私语着……

楝树开花的时候,小女孩爱美的天性便流露出来了。我们先在耳垂上涂上芦荟的汁液,摘下一些楝花,芦荟汁半干不干时,在耳垂上粘几朵小楝花,美其名曰“耳钉”,然后把剩下的枝条编成花环戴在头上,粉紫粉紫的,就像电视剧里的香香公主,很漂亮的哩。我们便戴着“耳钉”与花环到处炫耀,那走路的姿势像电视时装模特一样,仰首挺胸,右手叉腰,以引起别人注意。一旦受到大人的夸奖,那得意劲就像要翩飞蝴蝶般飘飘然。

楝花谢后,就会结出一串串小青果子,在楝子很小的时候,我们捉将军虫,也叫天牛虫,是一种专门在楝树上活动的虫,农村的孩子叫它作木啃虫,听大人说是一种专啃楝树杆的。所以我们常常捉它来把玩,每次爬上树总会逮到一两只,用白线系在它的勃子上,牵着它在地上,墙头上,桌上,门窗上爬行,美其名曰“放牛”。天牛黑色的硬翅上有白色的圆点,头上翘着两根长长的触须,威武极了,像粤剧武士手中黑白相间的多节鞭,又像京剧武台上武将小生头上骄傲的花翎,轻轻触摸它,会发出唧唧的叫声,好玩极了!

这个时候,知了也很喜欢停在楝树上唱歌,我们也会经常爬到楝树上捉知了。逮知了,是个技术活,因为知了很灵醒,很难捉得着,常常要把网兜对准忘情歌唱的知了出其不意猛扑过去,知了发觉正欲起飞逃窜,翅膀却粘在网兜上了。捉知了不是为了把玩,而是把它拿回家慢慢饲养着,让它唱动听的歌,伴自己做课后作业。

此时,楝树又为我们带来了更大的乐趣。当树上挂满青青的楝子时,我们便摘下楝子痛痛快快地玩起来。大小刚好适合做弹弓的子弹,还可以把一节小竹子两头竹节据掉做成枪筒,再用一根老竹削成的小圆竹条裹上布条,做成枪条,装上楝子,就成了一杆竹儿炮,瞄准正在吱喳的鸟雀,啪啪啪,一通乱打。有时也趁小伙伴不防备,拿一把楝子向他们屁股上砸去。边跑边抿着嘴喊:“楝子儿,楝子儿,打你屁股眼儿,打到你底裤穿隆儿!”如果你的屁股猛地痛了一下,那是中了伙伴们自制的“竹儿炮”射来的楝子弹。无论是弹弓还是竹儿炮,却从来没有射中鸟雀,纯粹是为了把玩,可伙伴们还是常常玩得忘了归家,直至天色渐黑,妈妈在门囗叫唤着回家吃饭,大伙才依依不舍离开“阵地”。

中国的某些地方有个习俗,在女孩出生的时候,把特制的酒埋在桃花树下,待该女孩出嫁时才拿出饮用,这种酒叫女儿红。我家乡也有个习俗,哪家添了闺女,长辈就会在村西边栽下一棵楝树,待到闺女出嫁时砍来做嫁妆,因此楝树又叫女儿树。因为楝树材质硬朗,花纹清秀细腻,还散发出一种楝树味,可以防虫蛀,加上楝树长得又快,出嫁时正好成材做嫁妆。一个女孩儿出生,长辈种一棵,因此村西边成了一大片楝树林,成了我们童年的乐园。

在我出生的时候,父亲是为我种了一棵楝树的,虽然现在楝树林里我认不出那一棵是属于我的楝树,但是父亲的爱,如山高如海深,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犹记起,十三岁那一年,我考取了武林镇初中,那时候招生率很低,我们班五十多个小学毕业生只有三个分数上重点线,而是有一个是补读的,我作为一个应届生能考出这样成绩,父亲自然很高兴,校长送通知到我家,我亲眼看见父亲阅读通知书庄重的神情,无异于一个伟大的作家在欣赏自己的得意之作,并且嘴里喃喃地对老校长说,女伢有这个读书的天份,就算砸锅卖铁我也送她去谋个前程……我能听得出父亲那颗激动的心正在欣喜跳跃着。

此后父亲便起早贪黑种菜,车到十几里的镇上卖,凑钱给我交学费。那时九年义务教育是要交学费的,父亲卖菜的钱,仅够我这个住校初中生交学费伙食费,家里的其它开支还得省吃俭用,那时我的弟妹也正在上小学,也是要交学费的,他们都是开学赊着学费,我听到父亲向老校长承诺,开学学费赊着先,学期结束之前,卖家里唯一值钱的大猪能交齐。

开学后,我发现同学个个都有一只可以上锁的小柜子,里面可以放一些衣服呀,饭票,粥票,零钱之类的东西,一个柜子里装的全是自己家当,整洁又安全。我回去跟父亲说,我也想要这样的一个小木柜,毕竟一个月的饭票粥票锁柜子里安全。父亲沉默了一会儿,说做柜子最好用楝树板做,可咱家没有,我要跟你四伯爷商量下,如何把为你种的将来做嫁妆的楝树,与他家长势大的调换过来,他家没女儿不急用,补点钱给他,看他同意不同意,说完父亲拿起旱烟袋直奔四伯爷家。

两个星期后,我放学回家,眼前展现一个用棕漆油过的柜子摆在我房里,上面油着闪闪发光的光油一一金鱼黄。那是我喜欢的颜色,我忍不住轻轻抚摸着这个长方体的木柜子,做工很精细,木板刨得很光滑,摸着很舒服,一点也没有刺手,天然的板纹清秀细腻,上面还带着一个精致的小锁。我轻轻打开,里面是天然的原木色,没有染上漆,散发着好闻楝树味,我喜欢极了!

母亲看到我高兴的劲儿,认真告诉我,说看你父亲多疼你,这是他和你四伯爷家调换的女儿树砍了,锯成板,风干,锯,刨,凿,油,足足挨了一个礼拜的夜才能做好,你的嫁妆树砍了,这就是提前给你的嫁妆,将来有钱再给你买过大的嫁妆……“妈,我不嫁,不嫁,我读书出,挣钱养你们,……”我记得自己感动得说着说着就掉泪了!

之后,这个实用的木柜伴着我读完初中,然后升高中,它是父亲给我的第一份嫁妆,也是最厚重的一份嫁妆,最美的嫁妆,并不是值多少钱,而是一物一情,一箱一世界,小木箱里盛满的,是一份深深的父爱!

这就是我的父亲,一生老实巴交,一向不善言词的父亲!我一直以为父亲只是个的种田的粗人,没想到父亲也有如此精细木匠手艺,更没有想到他在我未出嫁时就送给我如此厚重的嫁妆,如此深沉的一份父爱!

多少年过去了,我走出了校园,参加了工作,嫁了人,而父亲的厚重们爱一直在,永烙心底!

现在村里生女儿也不种楝树了,全村的空地都被一种叫速生桉代替,种植密密麻麻,一片一片的,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现在谁家有女儿出嫁,也不砍楝树了,都是进城里购买现成的高档嫁妆。现在的小孩父母都买了极好玩的电动玩具,根本不用像我们幼时那样跑到楝树林玩个痛快……社会是不断进步的,父老乡亲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楝树林被掠在村庄的一角,安静地生长,宛如一个个待嫁的姑娘。

曾给予万千少女许多美好的憧憬楝树,如今已成村里的一道风景树,绿化树。然而父亲的爱,父亲给做我做的第一件嫁妆一一楝树柜子,却是他留给我最厚重的嫁妆,最珍贵的一笔财富,一直被我小心珍藏,轻轻安放在心灵最温暖的地方!

笔耕不辍,努力向前,达成理想,回报家乡,是父亲对我深深的期待,也是他含辛茹苦供我读书,深更半夜为我做楝树柜的愿望。便是成了我这一生的理想!

淡淡的楝花香,悠悠的思念情,沉甸甸的父爱。父爱如山,是无比的宽厚,雄伟。父爱似海,恰似无边际的宽广,博大。父爱如磬石,年年岁岁屹立在心房,父爱如月光流水,润物细无声!

家乡的楝树永远在我脑海飘香,结成满树的金铃子,沉甸甸挂在我思乡的枝头,成了一树的乡愁,一如父亲深沉的爱,光波情浓,伴我努力前行,时时给我博击奋斗的力气和力量!

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病专业河北癫痫哪家最好中年人癫痫治疗的方法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