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荷塘】文字的魔力(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23:02

读书的时候,我喜欢看文字;教书的时候,我喜欢刻文字;现在退休了,我除了在电脑上、手机上看文字,而且还迷上了写文字。文字的魔力让我着了迷,我一辈子总是被文字牵着鼻子行......

1.爱看文字

记得读书的时候,除了本该念的书,一些课外读物从没离开过我的眼睛,如小说《三国演义》、《水浒传》、《红岩》、《一代风流》、《聊斋》,等等,不管是神话的、武打的,还是枪战的,只要是书,我就会眉毛胡子一把抓,捞着就看。特别是当看到“有待下回分解”,或是“请听下回解说”时,那种吸引力,往往由不得我等到“下回”,一回就得把所有的“下回”全部览完。

无论吃饭、走路、睡觉,我都舍不得把那些书本放下片刻。走路时,边走边看;睡觉时,打着手电躲在被窝里看;上课时,把书放在课桌底下看;吃饭时,右手扒饭,左手翻书,有时父母亲不得不提醒我说:“饭都扒到鼻子里去了呢!”总之,我的心总是沉沦在那些小说的故事情节中,眼睛总是盯在那些书中人物的形象里,难以自拔。甚至,父亲从外面包东西回来的废报纸,我都要前版后版,翻过来覆过去,角头角尾,一字不漏地看过精光。有时,我真有点怀疑,世界上是不是有一种什么眼睛饥渴症。

记得有一次,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捧着杨沫的著名小说《青春之歌》看得入迷,当走到平时经常路过的一个市属化工厂时,因为马路右手边的斜坡下面是一个篮球场,我一边走,眼睛只顾一边盯着书本看,听到后面的汽车喇叭声,脚不由自主地拼命向右边移,移到了马路的边缘还没有感觉,突然,“咕隆”一声,一脚踏空,我“咕噜咕噜”的滚到了离地面一、两米高的篮球场上,还好,虽然被吓破了胆,擦破了皮,但却没有伤到骨。母亲心疼地说:“幸好那是个长了草的斜坡,要是个陡坡,这一掉下去还得了呀!”并警告我说:“以后走路眼睛不要老是盯着书看啦!”

那次的摔跤,让我吸收了走路看书摔跤的教训,也让我牢牢地记住了《青春之歌》那本书,更让我记住了那本书中的人物——林道静。现在,我还依稀记得,书中的林道静为了逃避给男人当“玩物”和“花瓶”的命运,离家出走,宁可投海自尽,也不愿在腐化中沉沦,最后投入时代,走向革命道路,由一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变成了一个革命者。林道静那艰难曲折的苦难历程,那倔强不屈的性格和难能可贵的精神,至今还令我为之深深感动。

儿时,林道静的倔强性格是我最欣赏、最崇拜的,甚至,在现实生活中,觉得自己的性格也有点近似于她。有时父母逼我干我不乐意的事时,我也有那种傲气、倔劲,喜欢和父母对着干,使得父母时时拿我没办法,只能自叹:“这是养刁了。”同时,每学期老师给我的评语总是少不了“任性”两字,其实,那时并不完全理解“任性”的真正含义。

2.爱刻文字

在我当教师的那些岁月里,虽然也离不开看文字,但多数时间还是刻文字。每学期学生的大考、小考、单元考,还有模拟考,等等,都离不开试卷。那时候的试卷,靠的全是一块钢板、一只铁笔,一卷蜡纸、一个油印箱。不像现在可以用电脑输,用打印机打,轻轻松松,舒舒服服。

刻蜡纸,是完成试卷的第一道程序,也是最关键的一环。刻好了的蜡纸,还得小心翼翼地把它贴在纱网上,再把滚筒在油墨箱里滚来滚去,均匀地粘上油墨,最后就用粘了油墨的滚筒在纱网上“嗤”、“哗”,“嗤”、“哗”,像机器人一样,两手不停地推滚筒,又不停地翻卷子,重复着一个呆板的动作,印出一张张试卷。有时,印的卷子多,两个手臂都是酸溜溜地疼。

记得在广东教书时,那是个老牌的大学校,每一个班基本都有学生四、五十人,甚至五、六十人。曾一段时间,我担任三个班级的数学教学,每到考试,一百多张卷子印得我晕头转向,有时,蜡纸印得皱巴巴了,又得重新刻。

初刻蜡纸,常掌握不好轻重,会觉得蜡纸在钢板上滑溜溜的不听使唤,铁笔用起来,也不是那么自如,刻起来不是滑很远,就是推不动。特别是有些字写得好的老师,历来就龙飞凤舞惯了,刻起钢板来总觉得不是这个地方下手太轻,没刻现,就是那个地方下手太重,把蜡纸划出了洞洞,这样,印出来的试卷不是这里一团油墨,就是那里不显字迹,常常感到很无奈。然而,我这个历来写字一笔一画,像学生练字一样的人,刻起钢板来就成了有利的强项,常常刻出来的蜡纸漂漂亮亮,印出来的卷子清清楚楚,那些高矮一般,四四方方的字体,经常受到老师们的夸赞,甚至有点夸张地说:“真像打印出来的一样。”

老师们越是给我戴顶“高帽子”,我就越是爱上了刻钢板。有时遇到别的老师忙不过来,说:“王老师呀,你的钢板刻得好,请你帮我刻一下。”我总是很乐意代劳。

在二十几年的教学日子里,我不知道刻了多少文字,印了多少卷子,直到现在,虽然有了高科技的电脑打印,但是,我还是非常留恋那支铁笔,留恋那块钢板,更留恋那些刻文字的日子。

3.爱写文字

退休之后,为了传扬老一辈吃苦耐劳的精神,我曾试着写出了一万多字的散文《我的慈父良母》,自那以后,我一发不可收拾,迷上了在电脑上写文字。心里想到的;日常见到的,过去的,现在的,我统统都想把它一笔一笔地写下来,一行一行地记下来。在键盘上,我由开始“一种禅”的敲击指法,“捉虫”的打字速度,到现在正确快速的码字,让我越来越感到写文字,更有一种享受不尽的乐趣。

回忆过去,不忘父母一辈子为抚养几个儿女长大成人,克勤克俭,任劳任怨的苦难人生,我写出了除《我的慈父良母》一文之外,接着又写了《浓浓慈母情》、《回忆我的婆母》、《缺乏燃料的苦楚》等二十多篇诗歌和散文,作为对父母养育之情的感恩。

看看现在,幸福家庭的美满生活,不忘感谢党的好领导,不忘时代对我们带来的的优越性,我写出了《天伦之乐》、《快乐休闲日》、《‘师徒’童乐》等十来篇散文,以表达内心对新时代、新社会的拥护和感激。

看到身边一些年轻气盛的夫妻“闪婚闪离”的现象,叹息之余,我以自己的亲身体会和感受,写出了《夫妻感情的支柱》、《爱的感悟》、《珍惜夫妻的缘分》等多篇散文,暗示年轻人珍惜夫妻缘分的来之不易,要和和睦睦地过好日子。

为了鼓励孩子们爱护小动物,维护人类的生态平衡,我写出了《一条可爱的小水蛇》、《雀落鸡群》、《兔保姆的乐趣》等多篇散文。

除此,我还以可爱的低级小动物们为题材,写出一些具有高级思维能力的故事,从各个角度、各个方面引申出一些耐人寻味的人生哲理,如《猫朋狗友情难了》、《鹅鹅的情感》、《一只痴情的孔雀》等等。

自从学习写作近两年时间以来,我先后写了昔时的,今日的,亲情、爱情、友情等短篇文学五十多篇、诗词二十多首,曾经在“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以本人《夕昔相拥》的文集首发。

4.为自己的文字找归属

正当为写文字感到兴趣浓浓的时候,“古榕树下文学网站”在2014年11月10日宣布关闭(不久又打开了)。我清楚记得,曾在注册之前,听说这个网站的文章可以保存很久,那些发表十来年的文章还挂在网上一一可见,怎么轮到自己刚上来不久,这个网站说关就关了呢?这突然的打击,使我茫然不知所措,只有怨自己生不逢时。得幸自己还留有底稿,为了不至于使自己的一番心血付之东流,我寻思着再给我的文字找个安定的“家”。

一次,我和儿女们谈论文字的话题时,他们无意中给了我引荐。儿子说他历来喜欢到“起点”去看书,说那个网站不错;女儿说她喜欢到“红袖”去看书,那里也不错。我跟儿女们说,我有时也爱下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来消磨消磨时间。

在谈到我的文字“寄存”时,儿子嘻嘻笑着对我说:“妈妈,您可以找个网站,到上面去赚!”我不懂什么意思,后来儿子就给我解释说:“就是用你的文章去换别人的文章看,免得充值了。”我恍然大悟,说:“哎哟,靠你老妈这点憨货水平谈何容易!我只不过想给这点文字找个安身之处,好好寄存而已。”其间,儿女们又顺便聊起了全国网站排名的有关话题,于是,我就被文字牵着鼻子于2014年11月11日,以“晨爱辰”的笔名,注册到了“红袖添香”。

红袖添香文学网真的不错,编辑也不错,每次我投上去的拙稿虽说捞不着“飘红”(即A等品),但篇篇都还可以捞个B等,看解答说这个B等也是不错的了,而且,编辑对我的文章审核神速,发表快捷,比起那些在网上诉说投上去的稿,几天不见发表,甚至还被退稿的作者来说,我确实觉得幸运多了,更是心满意足了。有时,我的一些拙文还被编辑们推荐挂在短文学首页,有的甚至现在还挂在那上面。

但是,自从由“古榕树下”来到了“红袖添香”以后,我有一种从河里跳进了海里的感觉,在茫茫的大海里无援无助,孤苦伶仃。我猛然觉得那里只适合于大鱼生存,不适宜小虾米嬉戏;再者,我一心还是很想寻回自己原来“晨爱”的笔名,于是,我又被文字牵着鼻子游啊游,游上了岸。

偶然有一天,顿觉得眼前一亮,啊!我来到了“江山”之边。

于是,我经过一天一夜“翻江倒海”的忙碌,看遍、搜遍了“江山”的首尾,在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我于2014年12月19日,又以“晨爱”的笔名注册到了“江山文学网”,顿觉如愿以偿。

进了“江山”之后,最让我感觉新鲜的是,这里投稿还须事先写好文章摘要,可以让读者简要地浏览一下基本内容,作为决定看与不看的前提,免得白白浪费宝贵的时间,同时,编辑审核发表后,还有一段编者按,那一段段编者按,提示了此文可观不可观,给读者作出了很好的引导。

网站那么认真对待文字,作为作者投稿就更不能马虎,为了把自己的文字打造得更完美,我不惜花费一些时间,在每一篇文章投稿之前,又进行一次全盘的“修枝剪叶”,觉得对得起网站,对得起读者的眼睛之后,再投上去。

来到了新的网站,有了新的感觉,更有了新的兴趣,我刚一注册上来,就兴奋地三天连投了9篇散文,若不是看了“江山”的投稿规定,我真恨不得一股脑儿全盘抛上。

有时,我真想把这一切新鲜事,告诉给“老根据地”的文友们,但我不又好去“挖墙角”,我也希望我的“老根据地”和“江山”一样与日俱增,兴旺发达,毕竟,那里有我的过去,有我的好文友,更有我的好编辑老师。

曾经有一位已在海外出了书的、关系很密切的文友叮嘱我,有了新作不忘发到“老根据地”来让他看一看,我说:“实在不好意思,一心不能二用,老师若有心指导,就请您到‘江山’一游!”

......

就这样,从小到老,从昔到今,看文字、刻文字、写文字,我始终都是文字的“奴隶”,始终都被文字牵着鼻子游,今天,总算觉得松了一口气,游到了归属之地——“江山文学网”。祝愿“江山”与日月同辉,我的文字将与“江山”永远共存!

癫痫病能否治郑州癫痫医院好武汉正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秦皇岛哪些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