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流年】神山古意也诗情(散文外一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06:15

【神山古意也诗情】

岭头上生起一缕风,林中千百片叶子应风舞落,神山的冬天临近了。

与想象中略有出入。我一直以为山的雄奇、灵秀和沉默,是山的全部品质,像个血性男子,像个二八佳人,或者像个看透前世今生的睿智老者,很多故事,只在山石崖壁间不动声色地藏着,却从不说破。

诸如这般,神山自然都有,这也是我想象的全部内容。但是,人在山中,当落日余晖缓缓笼上志喜亭的亭柱飞檐,轻柔返照那一泓淬剑池水,眼前似有一幅古旧壁画,隔世重现。

岁月的精雕细刻,使神山有了烟云往事,那古意苍苍的卷轴,是神山最隆重特别的部分。

八百多年前,宋乾道七年的神山,终于迎来了久旱之后的一场喜雨。雨潇潇下着,下得慷慨淋漓。两日前曾在赤铸山李卫公祠虔诚祈雨的县令沈端节,喜极而泣,望天而拜。苍生有幸,神山有灵。沈端节想起东坡居士的《喜雨亭记》:“亭以雨名,志喜也。”他找不到比这更恰切的方式感念上苍的恤民之情,于是决定效仿东坡以亭纪念。多日后的某个清晨,神山的林鸟们被透过飞檐的第一缕朝阳惊醒,它们睁开惺忪睡眼,看见一座崭新的志喜亭翼然于淡淡晨霭间。

比这更久远的,是这壁画中最朴拙斑斓的钩沉。两千多年前的神山,林木苍翠,山道迤逦,炉膛里炉火正红,满耳皆是铸剑捶打的叮当之声。彼时,楚国人干将和莫邪在窑炉前挥汗如雨,炉火映红他们无比生动的面容。一柄通红的长剑离开炉膛,在池中淬火,在捶打中定型发亮,直到满山剑气如虹,最后演绎成千古悲壮传说。那时的神山,满山浸润的是质朴忠贞的情与爱,满山回响的是苍凉沉郁的壮士悲歌。

古意,于是成了神山的一种风度,是神山跌宕沉郁的诗情。

诗人写:“闻说一泓水,可淬太阿铦。莫邪何许住,碧莹镜开奁。”写诗的人是清人袁昶。1894年,袁昶任徽宁池太广道道员,驻芜湖。在芜湖数年间,他提倡课桑富民,强兵兴学,推行了一系列革新政策,甚得民心拥戴。

也许一百多年前的淬剑池,是清澈可人的一泓碧水,林中山树幽深,三五片树叶随风飘坠,浮在池面如落花片片。此情此景触发了袁昶的诗情,他眼前便也闪现出两千多年前的场景:黧黑健壮的干将正在池中淬剑,那在池水中腾起热烟的利器如名剑太阿般锋芒毕现,铸剑师赤裸着被炉火燻得黑红发亮的臂膀,他的身侧,是黑发如云眉深如黛的莫邪。

然而,这脑海中闪现的一切,都已随风远逝不复重来。干将何在?莫邪何往?问风不语,问云无言。只有一泓碧水如旧时镜台,映照着蓝天如洗,白云聚合,那或是不忍相离的莫邪化身,正临镜梳妆望夫归来?彼时袁昶眼中的神山,剑气已无存,悲剧已落幕,只有山川秀美,温婉如新。

干将与莫邪,最初在先秦史料中,只是两柄名剑,而东汉以后的史料文典,已将干将莫邪描述成善良正直的年轻爱侣,他们的故事自此演化成神山悲绝深情的传说。在干宝的《搜神记》里,他们奉命为楚王铸剑,意外铸成雌雄双剑时已历三年之久。此时,莫邪已有身孕,干将藏起雄剑,只携雌剑献给楚王,去时对莫邪说:“吾为王作剑,三年乃成。王怒,往必杀我。汝若生子是男,大,告之曰:‘出户望南山,松生石上,剑在其背。’”他抱着赴死之心献剑于王。其后果然如他所料,楚王怒而杀之。楚王怒的原因并非他铸剑时间的延迟,而是楚王的验剑师识破干将藏匿了雄剑。

干将舍命藏匿的雄剑后来去了哪里?故事仍在叙说,延续了悲壮的结局。“王梦见一儿,眉间广尺,言欲报仇。”后来鲁迅以《铸剑》为题,重新演绎了干将之子眉间尺携雄剑替父报仇的传说,给干将莫邪的故事完成了悲剧美的收梢。

吴越楚,是铸剑故事的发生地。地处吴头楚尾的神山,可曾目睹这悲壮一幕?神山沉默不语,只有不远处的江水不竭长流,逝者如斯。浩荡长风千年百年地吹,从江北吹过江南,从江畔吹往神山,从赤铸山到大小火炉山到马鞍山,群山的谷底风吹树响,仿佛在回应那久远的悲,刻骨的爱,森冷的凉。

一砚墨,在纸上渐渐洇开。风烟尽散,俱往已往。时光辚辚如走马,历史只浓缩在泛黄纸页间,栖满了贩夫走卒,书生侠客,甚至昏聩的帝王,端坐的佳人。没有色彩的字词只是一串黑色符号,唯有通红的炉膛仍有炙热的火流,一柄长剑锻造了一曲热血长歌,千百年后仍流淌着古意沉沉的诗情。

许多人被这样的故事打动,神山,便在数千回春秋枯荣、一轮又一轮朝代更迭里,迎来无数仰慕者,送走无数失意人。

“干将昔此铸芙蓉,风雨千秋石上松。借问阊门腾虎气,何如江上镇蛟龙。”是在明朝,写此诗时的汤显祖,正值消极避世的晚景暮年。他自称“偏州浪士,盛世遗民”,流寓芜湖时,已到了四处投友,淡泊守贫的光景。

神山沉郁的典故气韵也许正与戏曲家的心境两相契合,历史与自然,在他眼前是人间大美,即便吴军伐楚的凯旋之门虎踞一方让楚军胆寒,但世事浮沉兴亡难料,倒不如神山浑厚沉雄,自有剑气凛然,可震慑江中蛟龙。

神山已无剑,然而最厉害的剑,也许是一柄无形之剑。

历史终于翻到此时,离干将莫邪铸剑的年代已太久远,远到让我们忘记我们是踩着怎样一片土地。鲁迅的《铸剑》已改编成新版电影,我坐在距神山不远的家中,听电影里眉间尺对义士说:“我就是父亲铸得最好的那把剑。”一句台词,铮然有声,在我心间回荡不绝。最好的那把剑,不是十大名剑中的湛泸、纯钧,不是轩辕夏禹甚至干将莫邪,它是不屈的精神。

神山或许也是一把最好的剑?历史的堆积在神山留下了太多内涵与传奇,它悲壮雄浑的美,已化作砥剑石上刮擦的印迹,已敛形于铁门槛那古老的名称,已散作淬剑池畔苍黑的苔痕。曾经为自由正义不惜以生命献祭的铸剑人,他们无法预知,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昔日被炉火映红的神山,已是一座景致宜人的公园。岁月的烟燻火燎没有让它荒萋颓败,它在亭台轩榭、花径湖池间,愈发蔚然深秀,蓬勃青翠。

夕晖的余温仍在林间残留,神山的鸟儿已沉入梦境,它们梦见火红的炉膛响起了呼呼的风声。

【马仁山的冷月亮】

这是凌晨三点,初夏的马仁山泊在清冷的月光里。

不是所有的夜晚都能枕山而眠。这个夜晚与山为伴,对自然应心怀感恩。敞开窗,没有合上落地帘,晚山的影子在窗外一点点暗沉,一点点深邃,却不凝重,有点山水画浓墨晕染的意思。夜气漫卷,四野皆静,只剩山水的清寂空灵在邈远中苏醒。侧耳细听,仿佛能听到清露在叶尖滚动滴落,林鸟在巢穴轻微侧身,三两根鸟羽无风飘零。

夜气漫上空窗,像沁凉的雾岚将夜的群山包裹。夜之静,使马仁山萌动着宏富的悄然之韵。

然后,月光静静地泻满了山岗。

被月光惊醒,是凌晨三点。床前汪起一片水白,睁眼便置身在洪荒孤岛,没有预兆,不容商量,也没有半点声息。月光宁静清冷,水般柔润又凛然孤傲,静成无波的湖面,又仿佛一场大雾席卷了森林。

此时,窗外晨光微弱,初夏草叶的气息清凉如洗。大自然的纯粹静美对于能感应它的人来说,是多么慷慨的恩赐。于是不再有梦,回应自然神秘的召引,只能是踩一地清浅月辉,起床出门。

月光浩大起来,无边无际,漫漶无涯。浩大到整座山,整个徽式白墙的马仁山庄,山庄前的一池碧水,碧水上的亭台轩榭、九曲回廊,都虚虚实实仿如幻境。马仁山上似下了一夜薄雪,寒林清旷,朦胧渺远,又像笼罩着淡乳色的轻雾,如梦似幻,有一种烟景迷濛之美。

一片薄月亮浅浅地贴在西山顶上,薄薄的一小片,冷亮孤清,在淡青色的天幕和马仁山深浓的剪影之间显出几分孤独,又带着绝然不同流俗的美艳冷傲。周围寒星数点,淡而苍白,但那仅是陪衬而已,它们和冷月彼此保持着拘谨的距离,并随时做好天光一明就要撤退隐遁的准备。

马仁山的月,有一种廓清天宇的冷亮孤独。不是满月,也不是月眉,像刚刚切下的一小片薄透的柠檬,在水里浸过,白腊里染过,最薄脆的边缘部分已溶解于无形,但这丝毫不妨碍它的冷艳,它带着一丝丝残缺动人的美,孤傲地俯瞰幽林万壑。

此时的马仁山被如此盛大的月光惊着了。它收起了阳光下的清浅灵动,也没有半丝风,屏声敛气,静得像一座无人的古堡,倒比白天更缥缈韵致,能感觉到满山的楠木和青梅晒在月光里遍布清辉的模样,肃静而美好。

此刻沐在月辉里的马仁峰和鲁迅峰,轮廓剪影如在眼前,竟比白日所见更惟妙惟肖形神动人。清冷的月光宁静如水,又如乐如歌,如清音袅袅。中国文艺界庞然的斯芬克斯仰卧在月光里,短发如虬,眼窝深陷,他放下了战士的激情豪勇,此时似熟睡的婴孩,天荒地老千百年如一日的温和安宁。是秀美博大的自然让他平和?是处子般圣洁的月光让他宁静安然?这当然只是想象,但又不仅仅只是想象。

冷月之下的马仁山寂然无声,又仿佛世界都是静的。游客的喧杂和车辆的出入此刻无迹可寻,月光将这一切都敛形遗忘了。蛰伏的草虫以及自由的林鸟还在酣眠,尽管东方已渐露鱼白,月辉却让它们睡意沉沉。

竹林也在沉睡。月辉下的马仁竹林像轻雾弥漫的海,静立的毛竹层层叠叠,有一种素简默然的清韵。月光从竹梢静静洒落,每根竹子都成了舞台背景灯下的美人。王维一定喜欢,他若是在此独坐幽篁,抚琴长啸,会不会再唱一曲“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人不知又何妨,竹海抚琴,有明月相伴,可了此浮生。

但毕竟,天光已渐白。

癫痫病可以中医治疗吗癫痫病治疗费用贵吗癫痫病发病时的急救措施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