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绿野】父亲 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19:33
父亲是一个退伍的军人,那年奶奶过世,他从千里迢迢的部队里哭着步行回到了家里,那时他还没有结婚,父亲的身体特别的差,或许是因为奶奶在腊月二十九夜,把他分娩在洗澡盆的缘故罢,父亲从不跟我讲这些,而伯婆是极喜欢跟我讲起我的父亲的,其中偶然也会提到我未曾某面过的奶奶。   父亲是一个性格刚烈思想正直的人,小时候容不得我们犯一丁点的错误,这跟我的三叔还有爷爷极为相似,父亲从不给我们施加惊拳重棍,但在他那股怒视而威的眼神里,我们也越发的学会得中规中矩。   如今的我们都已长大,父亲也渐渐从他年轻的形态,走向了老来的昏沉,前些年,父亲的精神是极度的不好,不是丢了这个就是忘了那个,自身的日常穿戴都糊涂得不能自理,后来也是听我伯母说起,说是父亲曾找人算过命的,命里说我父亲活不到花甲之年,所以在父亲将要接近花甲之年的那几年里,他的精神是极度不好的,每每我回去时,他也会跟我说起一些伤感之类的话来,而我始终是不曾在意过的,直到父亲的花甲之年过去了,伯母无意中告诉了我这些事来,才想起父亲曾说过的话原是应在这个心结上了,所以算命也是不能随便算的。   现在的父亲显得特别的怯弱,站在他面前总想让人去呵护和保服着,而父亲则不需要我这种呵护和保服的,真正挑个担子或是背个包儿来,其实他比我要强悍得多,父亲的年轻始终在他的骨子里潜伏着,表面却是柔弱了许多,每每父亲话多跟我说不到一处时,我就会抢白他几句,父亲就此也就不作声了,在他那股闪烁有些许怯态的神色里,我知道父亲是真的老了。   每每回去,我都会把父亲的房间整体个遍,别人看到总说我是个孝顺的女儿,母亲屡屡也会为此添些妒忌,总说我对父亲比对她好,他们殊不知,在父亲精神极不好的那几年里,我看到的是父亲老来的无助,自此也平添了我几许抺不掉的担心,我父亲本是个生活上不爱打理的人,到老了愈加的显得糟乱不堪。   父亲是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跟五十年代的人一样都有些大男人主义,家里女人干的活计是一样也不会干的,直到我母亲在我读三年级的时候出去打工了,他才不得不以操起了家务活,充当着母亲的角色,在这个角色里,有父亲刚烈的一面,也有母亲柔慈的一面,父亲如不是做事做得心烦意燥时,他也不会轻易向我发脾气的,同样也不会叫我做太多的事。   父亲把地里的活计忙完了,就要回来家里忙,夏天的时候,因为猪食不容易置冷,也不能存放得太久,变了味儿的东西猪也是不吃的,父亲只好在忙完厨房的事后,出去小玩一会儿,十一点过后又回到厨房里来继续煮猪食,供上第二天三顿吃的,这跟我母亲煮猪食是一样的,但他从不叫我去煮,早上还得起来做饭,中午我是在学校里吃的,下午下课回来我会去割些猪草,再帮父亲煮好饭,然后就是等着他回来炒菜了,父亲太忙的时候,我也会帮他多做些,有时做得不好,父亲也是会发脾气的,天凉的时候就略好些了,猪食可以下午煮,供晚上吃一顿,另天吃两顿的,我也可以帮忙着煮,也就是给父亲看个火罢了。   小时候家里困难,我们姐弟仨都吃得不好,妈妈出去打工后,父亲照顾着我们由是不周到,他看哥哥老久不长个儿,就买了沫子来给他吃,沫子我不知道是位什么药,但那时卖得很贵,也许是我吃不得罢,或许是父亲舍不得买给我吃罢,反正我是没吃过的,哥哥吃了有没有成效我也不曾注意,但父亲自从给哥哥吃了沫子后,他每早晚都要拿上一个洋瓷碗,洋瓷碗里装上水打上一个鸡蛋再加点白糖,把它放在火炉边煨着,等泡开了就拿来给我吃,他说我面黄肌瘦的,我们兄妹俩都要补一补了,吃了二三个月的鸡蛋我也吃腻了,是死活不肯吃的,父亲也只好做罢,但随着我也是真的变得又白又胖了。   父亲心情好的时候,也会跟我说说心里话,大多说的是他身体不好,负不了重之类的,然后就是鼓励我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什么之类的话了,可能是他向我发脾气发得久了,心里愧疚着想向我道歉罢。记得有天晚上,我跟同我睡的玩伴燕,她约我和另外一个玩伴秀,十二点过后,等我爷爷和父亲睡熟了,去我家门前柚子树上打柚子,那柚子树上的柚子是吃不得的,我家从来也没摘过,我玩伴贪吃,我说什么她也不信,总想摘个下来试试,那是七八月份的天气,夜晚有些凉了,月光如水般洒在地上,照着三张躺在石榻上天马行空的脸,我们富于幻想的聊了会儿天,待到十二点过后,看着大人们都睡熟了,拿起了事先准备好的长竹竿,放低了声音敲着早以看中好的一个柚子,可能是力气用得轻了,柚子却怎么也敲不下来,敲得下数多了,把我爷爷给惊醒了,他打开大门的门站在门口叫着,我们听到叫声连忙向一条小溪边跑去了,蹲在了小溪里的沟沟里,身子被小溪的坑沿挡住着,那时爷爷眼睛里有白内障,借着照如白昼的月光也看不清我们,他投着我们跑的方向走了过来,站在小溪的边沿上向沟沟里张望着,小溪里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到,爷爷也没有办法,他也就不作声了,可能是打算走了的缘故罢。   被他看得久了,玩伴秀有些沉不住气,她心虚的跑上岸来,沿着小溪边的路回家了,我们两个就这样被发现了,爷爷重重的训斥着我们,把我父亲也惊醒了起来,看父亲来势凶凶的样子,我有些害怕的撒腿就跑,但终究是跑不过他的,没跑出去二十米就被父亲抓住了,他把我按在了地上,狠狠的扇了我两个巴掌,然后掐住我的脖子,我用手使劲的掰着,也许是父亲没有用力的原因,我并没有感到失息,我的玩伴很快也跑了过来,看到父亲这种架式她也被吓哭了,跪在我父亲身边,大哭着求我父亲放手,我父亲终究还是把我放开了来,然后对我说了些狠话就回去了。这是他打我最严重的一次,平时只是架势吓人,却从没把巴掌和棍子落在我身上过,父亲打过我后,第二天早上很早就起来了,摸着我的脸问我疼不疼,父亲下手是很重的,我的脸在早上已是肿了起来,父亲看到我红肿的脸,疼惜着叫我别去上学了,就帮我请了一天的假,还特意给我做了些好吃的,但我倔犟着没有吃,爷爷也拿了个苹果来。   儿时的父亲已经过去了,大了的父亲总是惦念着我们,记得父母还在老家的时候,每每回去父亲都会准备好多野味,说是给我补补身子,每每出来,父亲是不肯送我的,当我和母亲走出田汉下很远了,我总下意识的回过头来,总能看到父亲站在伯父屋旁的田汉上,向我远远的眺望着,他的身影随着我走的方向愈离愈远,直到小到什么都看不见,他也不曾离开过。   父亲现在真的老了,他已给不得我太多,但在他劳作之内家里仅有的,他也会如数家珍般叫我稍带些,每每回去帮他整理房间时,我也会看看他都缺了些什么,他从不主动向我开口,我觉得少了的就帮他添置些,其实我花在父亲身上的精力和时间并不多,而给予他的却也不是最好的,父亲却总是以此为乐,我只想用自己想得到的一种方式,给父亲在生活上添一分安稳,也不知道父亲会觉得怎样,在千里之外每每想到的都只是父亲那张越发苍老的脸,也不知道在今后的日子里,能真正给予他些什么,而现在我只想陪他走得很远很远。   湖北治疗癫痫效果好医院湖北最好的癫痫医院武汉治疗癫痫病那家医院治疗好武汉哪个医院专治羊角风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