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笔尖】那些年家里养的家禽家畜(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41:57

那些年,指的是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后期。那时候的农村人家普遍都比较贫困,几乎家家饲养家禽家畜,卖蛋卖肉补贴家用。而饲养的家禽最常见的是鸡,家畜中最常见的毫无疑问是猪了。

记忆中,那些年母亲养猪是断断续续的,但养鸡从未间断过。不过我今天的叙说倒想从养兔说起。

大概我七、八岁吧。一个万物复苏草木返青的春天。我看到邻居家在出售可爱的小兔子,就缠着母亲买了一公一母两只放在一个竹篮里先养着,后来养在大点的背篓里,再后来就为兔子挖了地窝放进去,为它们的繁育早做准备。兔子属草食动物。我每天放学不再直接走回家,而是绕道在村边的地里走一圈,徒手拽一些兔子爱吃的大碗碗花苗、嫩嫩的毛毛草,还有一种如今已叫不出名其茎和叶都是微缩版马齿苋、一断裂就有白色嫩汁流出的贴地长的小草。离村小学不远就有我们生产队的一块苜蓿地,无人看管。那里的苜蓿只提供给本队里的牲畜吃,属公家财物一类的,村里任何人绝对不敢染指的。我清楚记得有一年,一位同学的父亲因为偷生产队的苜蓿——不知是蒸馍花吃还是喂禽畜被抓住了,戴上白纸糊的高高的尖顶帽子,穿着白色袍子,被村里治安人员带着敲着锣转村游街。所以我知道苜蓿是兔子最好的草料,也不敢靠近队里的苜蓿地。不过我毕竟还有一种孩子的狡黠,有那么两三次我假装到苜蓿地里玩,趁机拽了些苜蓿嫩叶塞在书包里回家喂兔子。在儿时的记忆中,喂养兔子的那段时光那么美好啊!

喂养兔子之故我第一次读到了长篇小说。那时候农村的各家各户几乎没有书读,尤其是长篇巨著。只有些家里存有小画本(那时很常见的故事画册,每页都是图,只在最下方有两三行故事情节文字)。我痴迷于大人们说起三国时的津津有味,多么想拥有一本自己的长篇小说熟读成诵后也讲给其他人听。一年秋天,我忍痛卖掉自己养到十几重的一只母兔,郑重其事地从书店买了一本崭新的《说岳全传》。这本书我看了好几年好多遍,内容极为熟稔,但性格所致几乎很少给别人讲。从此开始了自己阅读长篇小说的历史。记得后来这本小说我贱价卖给了一位小学同学,又买了另一本小说阅读。多年后我还在他家里见到了那本破烂不堪的《说岳全传》,心里不是滋味了好长时间。

那些年家庭养鸡很普遍。母亲几乎年年开春买几只小鸡养起来。虽是自家养鸡,但都不舍得吃鸡蛋,成鸡下的蛋或卖给来村里收鸡蛋的小贩,或直接用篮子提上走到驻扎在我们邻村村边的七公司卖给工人。用得来的钱买回自家需用的盐、醋、酱油等。不仅鸡蛋,还有鸡,甚至家里的白面也不舍得全吃,也是拿到工人聚居区一斤白面换二斤玉米面供家人消费。至今我还记得有一年,我跟奶奶,奶奶提个篮子盛着一只绑了腿和翅膀的老母鸡,到七公司平房家院区叫卖的情景。还有一年,我跟着二爸,用平车拉了几袋白面走十几里山路到十分指厂家属楼区,换玉米面时扛着面袋上上下下楼梯的场景。鉴于鸡蛋的值钱,那些年村里每家每户的主妇在早上打开鸡窝放鸡出来时,都是守在窝口抓住每只母鸡揣揣屁眼,若有蛋就圈起来,直到近午时分母鸡下了蛋才放出来。母亲也是如此。不过不同的是,别人家的鸡从鸡窝里放出来就能享受到主人拌好的鸡食,而我家的成鸡从来都是自讨自吃。家里穷啊,人吃的都极度短缺,哪还能把鸡当一回事呢!

关于雏鸡的饲养有一件事至今想来还极度惭愧。年龄小不是理由和借口。我家老院邻居一个七十左右的老太太,住别人家窑洞,因人家儿子要结婚,需给腾地方。老太太儿子也没有多余房窑让她居住,找了多家也没有结果。如今我已八十多岁的老丈母娘,一再要求搬离属于我们的楼房,说害怕殁在那里,我才反应过来,那时的邻家邻户并不是住不下一个老太太啊!母亲看着老太太可怜,亲自接她住进我和三叔正住着的我家小北窑里。那时我正上小学五年级。那个冬天,班里有一位关系不错的同学夜里中煤气而死了。我几个晚上睡不安稳,做噩梦喊叫。老太太不断安慰我:“人死如灯灭,不怕的!”哄我睡熟。可能是来年吧,母亲和老太太各买了几只雏鸡,在翅膀上抹上颜色作分别,用高粱杆扎个围栏一块饲养,喂米喂水不分那么清楚。养到初夏的一天,老太太出门,母亲上地了,我放学回家,按母亲的吩咐给小鸡喂食。我看到老太太的小鸡似乎吃得快而多,自家小鸡吃得慢而少,就索性把她的小鸡抓到一个铁桶里,先让自家小鸡吃,而后把她家的放出来。我出了围栏自己做吃午饭。等到吃完饭准备上学走的时候,我惊慌地发现铁桶里的小鸡已个个躺在桶底,气息微弱。我赶快拿桶中的小鸡,手挨到铁桶壁时,烈日下暴晒的铁桶通体灼热。我手蘸凉水滴往小鸡嘴里,费半天劲于事无补。我将它们放到阴凉地上就慌慌张张上学去了。下午放学后我也吓得不敢回家,在村街上游荡。后来母亲找见我也没多指责——也许多年的家庭困窘和生活磨难让母亲的人生版面上写着四个大字:承认现实。母亲告诉我她已给老太太说好,将我家的小鸡如数赔偿几只作罢。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想来,那些年除了家庭的困窘家族的是非,我给母亲徒惹了多少麻烦甚至祸端!

最值得叙说的是那些年家里养的一口猪和一头驴。那是一口黑猪,嘴巴很尖,四肢较一般猪要长。开始逮回家时是散养着的,在家里堆放柴禾的小南窑里放个猪食盆,按顿喂养。那小猪吃完后在我家一亩左右的院子里随处游荡。那时候家里大门还是个栅栏门,且经常不关,小黑猪经常出门溜达,常常到喂食时候或天黑时分还不见回来,害得家人找半天。小黑猪长到五、六十斤时害怕丢了就圈到了猪圈里。可能是猪确实是放野了,家人刚转过脸来它纵身一跳就跳出了一米有余的猪圈围墙。这样家人又满院子撵猪,直到撵着它跳入猪圈里。过一会儿黑猪又跳出猪圈家人又撵。写到此,眼前还会不由显现那些年热火朝天满院撵猪入圈的场面。常言道,话过头易惹祸,弦绑太紧易崩断。有一次可能撵得太紧,黑猪跳入猪圈后就再没起来。可能是摔断了后腰或后腿脱臼了,之后就是两条前腿撑着地面在猪圈趴着,或拖着后半个身子到食盆边吃食。样子很可怜。就这样又喂养了有一年半载,在一年将近春节时卖给了队里一户给儿子办喜事的人家。那天一大早人家就拉上平车来载猪,父母出去帮着装车。我当时还在被窝里没起床,猪圈离窑屋近三十米远,我就听得猪凄厉的惨叫声。猪被拉走后母亲回到屋里告诉我:“那猪肯定知道要杀它了,我一到猪圈旁就看它眼泪汪汪的!”没几天就过春节,大年初一早上母亲舀上饺子还念叨起来:“那黑猪多可怜,都没吃上今年的饺子!”每年的大年初一,放完鞭炮吃饺子前,母亲总是亲自用碗盛几个饺子去喂给家禽家畜,并说:“禽畜也得过个年呢。”

那头黑毛驴是分单干时从生产队分来的。我们村的包产到户比周围村庄迟了近两年,时间是1981年8、9月份。土地容易划开,而属于生产队的牲口是无法切割的。开始分时先以家族分组把牲口分开喂养使用,一段时日后组里又按退补原则将牲口也分开了。我家、我二爸和我奶奶三家分得一头大个黑毛驴。是一头能独犁独耙干活的叫驴。开始在我家小南窑喂养。说实话,原来的农家独院哪见过这么高大的家畜呀!当时一家那个欢天喜地呀!当时我已十一二岁,大冬天的几乎每晚都披着衣服给小南窑的黑毛驴添加草料。我人生中的第一次骑驴就是在它身上过得瘾呢!后来我们三家也准备分开,要把黑毛驴卖了三家分钱了结。那时我二爸已到外地下煤窑,我父亲在家里不执事,姑姑三叔也还小,卖驴的任务就天然地落在我的母亲和我二妈身上了。我们这里的风俗,买回来家畜进大门时点把火,家畜在火上方过一下,大概是辟邪吧;卖出家畜时一般在大门口用擀面杖赶(敲)一下,也许为出了门好出手吧!母亲和二妈牵着那头黑毛驴至少到邻村集市去过两次,奶奶每次都用擀面杖赶一下。但似乎驴和家的缘分未尽,每次都没卖出去。不过三十年后的今天想来,当年母亲和二妈在市场上卖驴的场景既荒诞滑稽而又心酸不已。要知道,当年男人们卖牲口谈价都不是凭嘴说的,而是双方各伸出右手握在一起,用一件衣服遮蔽在上面后用手指标示价目。谈不拢就各自走散,谈好了即刻成交。直到母亲已去世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也不知道母亲和二妈在那牲畜买卖市场上是怎样讨价还价的。后来我外出上初中,有一天放礼拜回来,母亲告诉我黑毛驴卖给本村外队一户人家了,我登时就有些怅然。很多次从学校回来,母亲都给我提起,那黑毛驴有很多次都回返进我家的院子里,被新主家找来牵了回去……

这些年家里的老院子里除了杂草丛生,窑面破败或塌陷,再没养过任何家禽家畜了,只有越来越苍老的父亲守着越来越荒凉不堪的院落……

2015.9.29.

保定癫痫治疗专业医院是哪家?黑龙江去哪治疗癫痫病好癫痫病怎么预防发作北京有专治癫痫病医院吗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