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流年】麦收记忆(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33:16

进入五月,天气渐热起来,不经意间,脱去了长褂,换上了短衫,犹豫不定夏天是否真的来临时,楼下传来了收割机南去的轰鸣声。那轰鸣声如叫夏的布谷,唤起了我对年少时家乡麦收久远的记忆。

爸爸妈妈晚上出门了,隐隐约约听说是去永福庄拾麦子了。按爸爸说,永福庄的地广,有劲,麦子掉的多。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的不得而知,但早晨醒来,屋地上每放着两大捆麦子。爸爸妈妈拾麦子,小孩子也不例外。小孩子拾麦子是老师领着列队出发的,拾的麦子都堆到学校的操场上,每个小孩子的奖赏是两个薄荷片。薄荷片,白白的,圆圆的,噙在嘴里,凉凉的,老师说是为了避暑。那时的麦天大家很轻松,大人轻松,小孩也轻松,可就是过完麦天,家里很少能看到多少麦子。

天还是那个天,太阳还是那个太阳,但地里的麦子与往年相比厚实了许多。爸爸磨镰刀了,一把,两把,三把,四把。埝南的麦子快能割了,爸爸从地里转悠回来对母亲说,母亲笑着做饭去了。起床了,起床了,快点起来,去埝南割麦子去,睡梦中,父亲吆喝开了。随着父亲的吆喝,麦收也就正式开始了。

啊!地身怎么这么长啊!这什么时候能割到头啊!哎!这么一大块,什么时候能割完啊!没插镰,先气馁了。我在前面挑趟,你在后面跟着,父亲手上哈哈气,交待完开镰了。弯腰,插镰,用力,一把,又一把,开始,小老虎似的,几乎和父亲比个高低,可很快吃不消了。哎!腰怎么这么疼,多想歇一会啊!可刚坐下,父亲嚷开了,快割,快割,一会儿再歇着。割,用力割,追上去,可越追,父亲的身影越模糊。你这样可不行啊!要是在队上,准得挨训,割麦子在后面的,不但割,还得捆,而且还得跟上,你倒好,光割也撵不上趟,不知何时,父亲已经到头,转回来了。我腰疼,小孩子哪有腰啊!父亲打着哈哈说。

割,终于割完了,可还得捆,捆,终于捆完了,可还得拉。你上去,我犹豫麦子放在排子车何处的时候,父亲吩咐了。踩,用力踩,注意把车装匀了,不然会翻车,我刚上去,父亲又吩咐了。车装完了,小山一样,父亲驾辕,姐姐和我,一左一右各拉一绳上路了。烈日炎炎,多盼望能早点能到麦场,可双腿像灌了水银似的不听使唤。父亲停下来了,原来前面有一个陡坡。我给你们说千万要使劲!父亲查完看地形回来叮咛说。预备,冲刺,像百米赛跑,可车子即将过坡的刹那,轰隆一声,翻了。

割麦窝在地里,四处张望,西边一家,东边一户,也不感觉地里有多少人,可等到了路上就两样了。一会儿遇见张三,一会儿王五,一会又遇见是陈麻子,父亲招呼不断,招呼中歇了劳累,招呼中车子上了围村路。而此时的围村路上,大车、小车,装载的,不装载的,南来的,北往的,东去的,西走的,早已成了车的河流。夹在车流中的男女,有老的,有少的,有骑自行车的,有步行的,有驾车的,有拉车的,个个汗流满面,慌慌急急,不知奔向何处。

埝南的麦子割完了,割老苇场的,老苇场的麦子割老鸹地的,老鸹地的麦子割完了割村东的,父亲像愚公,又像一个将军,从容不迫地指挥着我们这一家子,把麦子一一收到村北的麦场里,自然呵斥是少不的。“庄稼长在地里还不能叫庄稼,只有收到家里才能叫庄稼。”“庄稼长在地里和老天爷伙着呢,它熟了,你就得赶紧收,你不收,说不定被老天爷拿了去。”父亲呵斥的当口,每每为呵斥找理由。

麦子收到场里,下一步就是打场。由于麦场的空间有限,打场需要抓阄,谁抓到前面谁先打。打场一般早晨先把麦子摊开,然后让太阳暴晒,晒的过程中,要把麦子每割一段时间翻一遍,为的是把麦子晒透晒焦。等到中午或者下午估计麦子晒得差不多的时候,拖拉机便上场了。拖拉机有本村的,有外乡的,都是事先定好的。拖拉机打场主要靠它后面拖着的一个滚子,具体说,是滚子把麦粒碾压下来的。拖拉机打场是个紧急活,人们要在拖拉机碾压的过程中,时不时地把麦子翻几遍,为的是把麦粒碾压干净。为此,每到打场时,四邻的大爷、婶子常来帮忙,自然轮到人家打场时,也是要帮忙的。

在天气不好的情况下,打场拖拉机就用不上了,这时候打场用的是脱粒机。脱粒机打场更是个人多的活,有解麦捆子的,有递麦子的,有清理麦粒的,每项程序都紧急,稍有迟延,便赶不上脱粒机脱离的速度。为此,每到使用脱粒机打麦子时,叔叔、大爷都和我家掺和在一起,使疏远的亲情又紧密几分。脱粒机打场也是个脏活,每脱粒一场,人们都灰尘满面,特别是脱粒机前往脱粒机里塞麦子的,更是灰尘的直接袭击对象,这一位置通常由叔叔、大爷、父亲轮流担当。脱粒机打场不需要阳光,一旦开始,往往不分昼夜干下去,直至把麦子脱离完为止。

打场的最后一道工序是扬场,脱粒机脱离也好,拖拉机碾压也好,这道工序都离不了。扬场具体说就是用风把掺杂麦粒中的麦糠吹出去,而这不是简单活,它是需要一定技巧的。扬场的时候风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太大了,麦粒会随着风,和麦糠一起刮出去,太小了,麦糠和麦子重新落到一处,两者都达不到麦糠和麦粒分离的目的。我试着和父亲学过扬场,可最终也没有学会。

麦粒光秃秃金灿灿一堆,是父母幸福的时刻,父母的微笑挂在脸上,也挂在心里。经过食不果腹的年代,如此一大堆麦子呈现在眼前,怎么能不高兴呢。

记不清何年,上世纪九七年或是九八年,家乡麦天的田野里出现了收割机,起初是一辆,年轻人日夜跟在收割机后面跑,尔后是两辆、三辆。自从收割机出现的那一年起,家乡的麦天日益冷清,起初消失的是镰刀,随后是麦场。我尊敬现在,现在意味着发展;我怀念过去,过去意味着继承。那轰隆隆南去的收割机,用不了几天还会转回来,说不定哪辆会转到我的家乡去。是的,我该回家乡看看了,尤其是在这个季节。回去,那是一定的,一定。

武汉专治癫痫的医院天津去哪个癫痫医院医治更好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