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墨舞】“十字路口 ”父亲为我指明了方向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39:52
父亲出生于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从我记事时起父亲是生产队里的会计。他一天到晚忙生产队的事,尤其是责任田到后户后,东家地少了,西家地多了,不是给这家量地,就是给那家量地。后来,父亲也量够了,几番周折,很终,父亲辞退了会计。这样,他有更多的时间陪伴于我们兄妹之间,我们很高兴。   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来,我感觉父亲是一位“严父”。我有心事时总是小心的向父亲诉说。可我总是不愿意说,有时父亲也不便给我指明,我有两次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都是父亲帮我指明了前进的方向,至今记忆犹新。   记得我从小学升初中时,我没有被初中录取。我把不愿意复读的意愿告诉了父亲。父亲保持沉默,没说什么。他到集市给我买了把割草的铁铲,让我割草喂牛,我们家全指望这头牛耕田。“不上学,不读书。”沉默的父亲很终开了腔:“以后天天割草,喂牛,不论是酷热的夏季,还是暴雨的天气,不能间断。”父亲给我安排了活计,我遵照执行。这样,大约过了月余,开学的季节到了,听说其他的与我同龄的落榜生都陆续回校复读了,只有我还在家割草、喂牛。因为我们家饲养的那头母牛不会生牛犊,父亲想卖掉它,再换个会生牛犊的,到时候卖了牛犊子,填补家用,光耕地怎么能行?于是,父亲让我和他一起去赶集卖牛,我原来就读的学校是赶集必经之路。我很害怕的事就是路过那里怕碰到教过我的小学老师。说来也巧,一切都像是安排好的,路过学校时,真的碰到了我的班主任苏来忠老师。苏老师与父亲是一个村的,所以,他什么话都给父亲说:“孩子年龄还小,在家割草喂牛,能有什么出息,再说,孩子成绩基础不错,就让孩子再读一年吧。”父亲看看我,征求我的意见,我没有吱声:“听苏老师的话,回校复读吧。”我重新回到学校,继续我的学业。我也更加珍惜这次学习的机会。第二年,我们学校,为保险起见,让我们几位复读的学生在河南、山东两省报考,结果两省都是我一人考取了重点中学。因家贫,父亲让我选择离家较近的河南老家的重点中学,因为去山东读书必须住校,在河南,我走读就行。报道时,当初中的老师知道我村小学里就考上我一人时,夸我是“百里挑一”的学生。   三年的初中生活很快就结束了,当我再次面临选择是读高中,还是上中专时,父亲给我讲起了他读书的事情:原来父亲也读过书,五十年代末初中毕业后,全校160余人参加考试,报考了八个志愿,结末,有两人被山东聊城技工学校录取,其中一人便是父亲,办了“农转非”户口,去学校报道。到校后,因赶上*的三年困难时期,学子们生活困难,学校已没有了学生,他又回到了农村。他兄妹11人,父亲为摆脱困难的厄运,1962年,父亲南勤德被当地一家曹姓革命烈士家招为女婿,从此,他开始了自己独立的生活。由于读过书,生产队让他当会计,直至*实行“家庭联产责任制”的很初几年。他历经坎坷,七十年代初母亲去世后,父亲没有再娶,既当爹,又当妈,把我们兄妹5人抚养长大。从他的经历中告诉我,也让我选读中专,早一年就业,早一年贴补家里。上三年高中,考不上大学,照样还要回家种田。如果要复读,家中经济条件可能不允许。我听从父亲的话,1989年,我选择了河南省交通学校,并且,被录取。1993年夏,我中专毕业,来到河南省范县濮城交通运输管理站参加工作,在基层运管站一干就是二十余年。二十余年来,我本人也由当时初出茅庐的学生成长为基层的站长。   父亲节来临,想起父亲在我“十字路口”指明的路,感觉父亲是一位严父,父亲教育我的话语再次萦绕在耳边:“种地不好荒一年,娇儿不好害一生。” 武汉哪的癫痫医院好哈尔滨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癫痫儿童怎样治疗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