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墨香】静听风雨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55:47
摘要:嫂子早在我找她时,可能就去了。她是上吊死的,就吊在粮食洞的背后。要是我能早去几分钟,要是我能再向内走两步,也许她就不会…… 那天大哥回来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马上昏死了过去,在家人极力抢救下才活了过来。醒来的他扑过去抱着嫂子冰凉的身体发了疯似的拼命摇晃,声断气绝的呼唤着嫂子的名字要她活过来,并一遍遍追问着“为什么”?任凭家人怎样劝解,就是不听...... (一)   嫂子早在我找她时,可能就去了。她是上吊死的,就吊在粮食洞的背后。要是我能早去几分钟,要是我能再向内走两步,也许她就不会……    那天大哥回来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马上昏死了过去,在家人极力抢救下才活了过来。醒来的他扑过去抱着嫂子冰凉的身体发了疯似的拼命摇晃,声断气绝的呼唤着嫂子的名字要她活过来,并一遍遍追问着“为什么”,任凭家人怎样劝解,就是不听。    我也早已哭成了泪人。有人说是我发现嫂子的,还有人说我当场就被吓瘫在地,惊吓的母亲把我紧紧的揽在怀里,一个劲的抚摸着我的头,并不停的给擦眼泪,我除了掉泪,什么也没说。可有谁能知道我对嫂子依恋、内疚和对大哥的心疼呢?    三年前的春天,锣鼓声声,欢声笑语,二十岁的大哥娶十八岁嫂子的那幕仍上演在我眼前:那早,一队人马天刚亮就出发了,大哥家的院子热闹的不得了,七姑八姨,姐姐姐夫们都到齐了,劈柴烧水跑前跑后的张罗着。二妈踮着小脚满脸喜色的一边招呼着客人,一边去拿着厨子里零时要用的东西,二叔更是忙的不亦乐乎,父母也不例外的都在忙着。我们一群小孩子穿上了早准备好的新衣服欢天喜地的踢毽子,跳方格,好不开心。融融的气氛就连枝头跳跃的鸟雀也感染了,叽叽喳喳,活跃异常的在助兴。厨棚里的肉香味浓浓的飘满了整个院子的上空。    直到天黑才终于把嫂子从十几里外的村子盼回来,等得焦急的我们一哄而上,你推我搡,嘻嘻哈哈争看新媳妇的样子,还时不时的把她的手捏一把。嫂子被盖头捂得严严的,全身都裹在了红色里,倩秀娇小的身影在夜幕下像一簇燃烧的火焰,醒目、透亮、妖娆、撩人……    等我们抢了洒在洞房门前的核桃,枣子,喜糖后,大家伙才簇拥着哥哥嫂子进了屋,急切的要大哥掀开嫂子的盖头,随着盖头的滑落,大家都被震住了,她美得就像童话里的公主,清纯透净,精巧雅致,眉目粉黛,顾盼生辉,含苞欲放。她像从画里走来,带着一股幽幽的暗香;又像从风里生出,含着一缕轻轻的柔婉;像从云里坠落,牵着一抹丝丝的灵动……她的美无人能准确的描摹,无词能精妙的比喻。今天想来仍叫我震撼,叫我倾慕,叫我稀罕。我喜欢极了,那晚一直守在嫂子的炕前视线不离的盯着她不肯离去,后来直到深夜母亲硬拽了我回去。    大哥娶了一位美若天仙的嫂子,这是人人皆知的事。从此,他的天空更明媚,心境更剔透,原野更富饶,世界更雨露了。因为他心里有了属于自己的根,自己的藤,自己的土地了,他把这个根,这个藤,这片富饶的土地看成他一生至纯至真至性的追逐。    或许是一种天意,或许是一种缘分,嫂子比大哥更疼我,在大哥家刚适应了的她就时常在闲了时来我家帮这帮那,有事没事的还带我出去玩,母亲很是看重这个嫂子,每次出去,都很放心的就答应了。   嫂子喜欢在田野地埂上走动,也喜欢在小河垂柳下静想,那时我还小,不懂得她在想什么,光顾着跑来跑去自顾自乐,一到晌午时分她就把我带回家做好吃的给我,最使我难忘的就是她烙的死面饼子,不大不小,不薄不厚,样子很美,味道就更不用说了,淡淡的油香里夹着醉人的葱花味,软的一提起来就打卷,看了使人止不住的就流口水,吃下去那更是满口爽滑润香,意犹未尽。她的针线活那更是了得,村子里无人能比,无人不称赞,特别是嫁姑娘娶媳妇做几手地道针线活的大多都去找她,她也绝不推辞的就应下了。她的美,她的热心,她的善良不但深扎在她的心里,而且一种恬静坦然的微笑一直都洋溢在她精巧的脸上,看了如饮甘露,气定神稳。跟她相处的时日里她的人生似乎没有忧愁二字。    大哥和嫂子那更是形影不离的好。薄凉的晨曦里有他们劳作的身影,炎热的骄阳下有他们挥洒的汗水,青青的溪水边有他们放飞的笑语,辽阔的土地上有他们对视的甜蜜,凉凉的晚风里有他们亲柔的话语……日子浸透在他们的相敬里,四季溜走在他们的年轮旁,希望书写在他们年盛中。一任生命如雨后彩虹般的绽放。    可惜三年里,他们没有生下孩子。但看上去大哥和嫂子一如往常一样,好的仍叫人妒慕。    (二)   天不容绝美之艳 ,地不栖绝世之恋。    命运真会跟人开玩笑,嫂子一个转身的距离就把大哥遗忘到红尘里,把自己定格在年轻中,禁锁在孤独下,高挂在记忆里。她是为了不负这美丽的邂逅而故做的选择?还是为了不枉大哥的疼爱而永渡爱河?是因自己不能生育的歉意而给大哥的又一个机会?还是因为不能兜售生命里承载不起的苦痛逃离现实?我们都不得而知,我们只知道她留给大哥的是锥心的痛,是万念的灰,是彻底的伤,是千般的惋惜和万般的不舍。这些一度根植在大哥心中无法弥合的裂痕,曾深深的舔舐着他痛绝、黑暗、死亡的灵魂。    阴雨连绵,乌鸦悲戚,忧疼碎心中,年轻的她葬在了离家好远的孤山中。那个春末,山上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花,争奇斗艳,娇柔极致,浓香四溢。山坡上星星点点的树木枝繁叶茂,落絮缤纷,山下那一列清澈的小河蜿蜒流泻在凸凸凹凹的河床上,叮叮咚咚的敲开这里沉睡的寂静,四季永恒的脚步携带着它浑圆的回声,把安详缱绻的移向岁末的尽头。    料理完一切,大哥一下子就病倒了。    我多次去看他,只见他日渐消瘦,冷漠不语,大大眼眶里镶嵌着呆滞的根本转都不转一下的眼珠。我难过极了,也不知道怎样去安慰他,劝解他,只能默默作陪暗暗流泪,平日里爱叽喳的我也像变了个人似的,忧伤的日子多,欢笑的日子少,沉默的日子多,蹦跳的日子少了。我知道大哥正在渡自己的地狱之河,河里怪石林立,暗礁丛生,阴霾缭绕,滞障阻挠,他泣血断骨般的爬行着、抗拒着、呐喊着……    对于嫂子的去因,成了家人们一个避讳的话题,我屡屡问起母亲,一句“你还小”就打发了我。    一场场雨的洗礼,天终于放晴了,麦子也终于熟透了,燥热满天的撒下,就连树荫下也像蒸过似的,空气暴涨的不留一点缝隙。原野里一望无际的麦田昭告着丰收的喜悦,起伏的麦浪一波接一波向风的方向追去,开裂的麦夹发出噼噼啵啵的声响,探头探脑的麦粒挤出它的禁锢,慵懒在日光下,嬉笑,摇晃。    麦收已经开始。村口支起的几只供水的大锅沸腾不已,安排送水的人们盛满一担担冒着热气的水,咯吱咯吱的送向田间地头。没事的孩子们要么围在大锅旁玩耍,要么跟到麦地里,乘人不在的时候,用长长的麦秆吸水喝,有时还将唾沫顺着麦秆吹到桶里,气得看管人员一遍遍的追打、怒骂,嘻嘻哈哈的他们就是不肯离去。    早准备好的镰刀在人们手中兴奋地飞舞。一个跟着一个的催促声、谈论声、打趣声、麦秆割倒的噌噌声汇聚在他们一起一伏的身影里,滚淌在他们涩涩咸咸的汗水中,浓缩在他们一层层的汗衫上,构成了一幅幅妙趣横生的抢收图。几百步长的麦趟下来,口渴的他们一边撩起衣衫前襟擦汗,一边捶打着酸疼的腰背,歪歪扭扭的走到水桶前,拉过一个麦捆,一屁股坐下,舀起一大瓢凉开水,叽里咕噜的就灌了下去,再一手淋水,一手磨起了镰刀,感觉差不多时,用一根麦秆搭在上面, “吱”的一声削成两节,才满意地起身开始了下一趟。    艰辛炙热终将阻挡不了人们满怀的热望,黝黑消瘦更象征他们生活的丰硕。这片贫瘠的土地上生活着我祖祖辈辈的乡亲们,他们就是用这种方式宣告着他们的平凡、质朴和伟大。          太原癫痫病到哪里治疗比较好武汉看羊癫疯去哪家医院湖北专治癫痫病武汉羊羔疯哪家治疗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