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百味】拓河西(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21:17

西凉,风吹劲草

大风吹折黄草,一群羊,慌慌张张跑过荒野。羊和草,都一样,枯瘦,枯瘦,没有一点水分,干干的模样。

一片密集的羊蹄子踩过河滩上的碎石头,大风吸走了声音,仿佛什么也听不到。那只黑胡子的头羊返身张望疾速的风向,目光好似镰刀,闪着锐利的光芒。它是不是要一镰一镰,割尽这沙尘的苍黄?

远处,一个骑马的人隐隐约约。更远处,沙漠肃穆。人影和沙漠的背景,是席卷而来的沙尘。还有一两声狗叫在黄尘里翻卷。

浑浊的风啊,灌满了大漠里的每一个旱獭洞。而洞里的旱獭们,裹紧了一身单薄的皮毛。一只老旱獭梳理脑门的几根毛,两只小旱獭簇拥着,在幽暗的光线里睁大了眼睛,窥视洞外的一线天光。

洞外,青石头上栖着打盹的昏鸦。

西凉荒野,大雪而来

低头的片刻,一场大雪就簌簌落下来了。

西凉古老的歌谣,被大雪覆盖。西凉古老的烽燧,也被大雪一点一点削秃。

穿着毡衣的牧羊人,独自在西凉之野,点燃一墩芨芨草取暖。火焰仿佛来自秦汉,那么遥远,那么疲惫。

而牧羊的老人,是西夏的士卒,正在风雪里敲开一粒一粒白色的雪花。他的鞭梢,掠过风的尾巴,直抵荒野的四蹄。

头羊的梦里,开出两朵矢车菊。一朵是紫色的,一朵是淡蓝的。

我在西凉的旷野上凝视一场大雪的下凡,我在大雪的间隙里舔舐满身的伤。一个人独自走着,独自疼着,独自隐忍着。

对光阴,已经无话可说。唯有忍着,把心头的刀,隐匿,再隐匿。这把岁月的刀,深到极致,把我自己挤出来,只留下它的锋利和寒光。

被刀挤出来的我,只好在荒野流浪。我的脚下,一片残破的瓦,不是来自汉唐,也不是来自西夏,是西凉的光阴里,剥落的一粒尘屑,噗噜噜跌落。我听见这片破瓦跌落的瞬间,呻吟了一声。很轻,很疼。

还有比我更疼的事物……

我知道,这寒凉的西凉之野,应该有一座庙宇,温暖我的独孤,接受我的拜谒。我听见佛音在缭绕,在我耳边远远传来。

我的内心和青石头一样坚硬,这冰凉的光阴,把我打磨成这样。

我要紧紧攥着内心石头上的温度,趁着一滴泪还未变成雪之前,推开寺院的木头门。吱呀一声,让我涉进安静,涉入菩萨温暖的光芒。

西凉的大雪,在旷野里任其飘落。就算旷远的阳关三叠,也任其锈在漫天的风雪里……

季节在老,天也老

尽管老得很缓慢,但我确信,天也会变老。

人老,是风吹老的。脸上的皱纹是风雕刻的,头发变白也是风抽走了黑颜色。驼背,是风刮弯的。步履迟缓,是风牵绊的。连牙齿,也是一粒一粒被风撬走的。

心还不想老,那有什么用,风会把心里的激情都捏干。干干的,一点水分也没有,只剩下一把干骨头的沧桑。

老了也好,打发走累赘的光阴,只剩下安静的自己。删繁就简,喝茶、散步、读几行字、去山野里看花开。

季节也在老,节节败退。春天的花会败,秋天的叶会衰。季节,也是被风催老的。风真是凛冽啊,万物身上的颜色,都被风剥去。剥去还不罢休,还把一茬茬的生命都撵出光阴。

有时候,闲闲看天。总觉得,去年的天比今年的天要年轻一些,尽管变化细微。我也觉得,今年的落日比去年的,落得更加迟缓一些,笨拙一些。像我的尕爷爷,尕奶奶一样,给我做饭的时候,花费的时间比去年要多一些。

戈壁,总是盛大

那么大,那么大,比天还要大。

细沙被风吹成波浪的样子,更加有立体感。一波比一波低,一波比一波浅。浅也浅不到哪里去,还是那样层次分明,错落有致。沙漠蜥蜴卷起小尾巴,支棱起脑袋,左看右看,它会看到什么?在它的眼睛里,我算不算庞然大物呢?

我光着脚丫子去追它。我跑得飞快,它也跑得飞快。但是,它倏然间就刹住小脚,掉头跑了。我还在傻跑,跑着跑着,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黄沙一浪一浪铺开,铺到天那边去了。

水蓬草绿呀,绿得巫气重重,有些不真实。它们的根,是不是拎着一包水来到戈壁的沙滩?我去抠它们的根,掐它们的叶子。那时候,我七八岁,怎么那么坏?

我还抱着我家的老公鸡,到沙滩上逮沙漠蜥蜴。那只老公鸡,总是吃不饱。到了沙滩上,就撒开蹄子撵蜥蜴,一伸脖子,就吞下去一只。它的爪子不是爪子,是蹄子,跑得那么有劲儿,踢得沙子簌簌作响。它咕咕叫一声,沙子洞里的蜥蜴就哆嗦三下。

我骑在沙枣树的丫杈上打盹。我栖息的本事很大,就算在树上沉沉大睡一觉,也不会掉下来,沙枣树的刺也不会挂一下。我一直怀疑,上辈子,我是不是一只鸟儿?也许修炼了千年,今生才修成了我父亲的小孩?

而我的父亲,贮存了几世的耐心,才宽容我的飞扬跋扈?

每次我干了坏事,他总是呵呵笑着说一声:啊,我的黄毛丫头!口气里找不到责备,却藏匿着万千的疼爱。比戈壁更加盛大的,该是我父亲的胸怀呀!

狗尾巴草

王女子家的奶羊,垂着鼓胀的乳房。她的妈妈真是奇葩,把一顶破旧的蓝帽子撕去帽檐,倒扣着绑在羊奶子上。馋嘴的小羊,绵软地叫着,绕着自己的妈妈转悠,就是吃不到一口奶水。

这件事,常常让我生气。小羊那么饿,她们却要抢着喝小羊的奶水。喝了也就罢了,还天天不忘给我吹嘘一下。王女子说,刘花花,我们刚喝了羊奶!

她高兴时叫我刘花花,不高兴时说,刘家的老丫头!

其实,我也才七八岁呢,距离老丫头还远着呢。她又说,你这个老丫头,长大了不一定能嫁出去!

我奶奶却不着急,她说,你想呀,王女子那么胯,都可以嫁出去。你是奶奶的心疼蛋,怎么会嫁不出去呀?

我想,的确是这样的。

每到了黄昏,树林里的光线就朦胧迷离起来,薄薄的雾气弥漫在青草尖上,那两只羊,就浸在雾气里,隐隐约约。我的奶奶絮絮叨叨,她差了两颗牙齿,一颗是我弟弟练习毛驴打滚时一肘顶掉的,一颗是我翻跟头时不小心用脑袋撞飞的,她絮叨的时候总是走风漏气。

我家的黑狗趴在地上睡觉,爪子伸得老长老长。我揪头拔毛想把它搡起来。我奶奶说,你让它睡会儿,天要黑了,狗一晚夕都要操心呢。再欺负它,我敲你的手爪子。

其实,我家穷得老鼠都饿得腿腿子发软,走不到庄门外。就算贼来了,能偷到什么呀?狗一点也不用操心,整宿睡觉就是。

可是,我奶奶还在絮叨,觉得狗比我重要。她穿着黑乎乎的大襟衣衫,头上盘绕着青手帕,暮色里看去,像一截老树根,扎在门槛上。

我的鞋子破了,脚趾头露出来,粘着泥巴。我在林子里游荡,想干点儿什么,青草尖触及我的脚趾头,凉凉的。若是踢到牛粪上,还是温热的。一头牛卧在青草丛里反刍,它太笨了,不好玩。

我随手扯下那只奶羊的胸罩,把蓝帽子扔到石头矮墙上。小羊羔惊喜极了,眨眼就允吸干了两袋奶子。

乡村的夜是那么静谧,只有王女子的妈妈站在坡头上叫骂。都半夜了,我睡了一觉都醒来了,她还正骂得欢实,声音干涩、粗糙,引来一片狗吠。她坚持认为是谁偷走了她的羊奶子。那腥绰绰的羊奶子,难道就那么珍贵吗?

奶奶屈身侧卧,用枕头堵着一只耳朵。而另一只耳朵,一直醒着。她一定惋惜,这个大嗓门的女人惊扰了一个细碎的好夜晚。

后来,王女子日日都盯着奶羊。很多寂寥的时光里,她在林子里掐着一枝一枝的狗尾巴草,一束一束扎起来,那么好看。阳光落在大树上,草地上漏满光斑。风吹着狗尾巴草,那个很胯的女孩儿,隐没在草丛里,时隐时现。人在草木间,羊在草木间,一丝细微的静寂,也在草木间。

王女子一个夏天的光阴,都被狗尾巴草覆盖了。

冰车,篝火

我弟弟一直闹着,想要一个冰车。

一河水在冬天都结冰了,闪着诱人的光芒。他们,男娃子们,都骑着一块大石头溜冰。我弟弟很小,骑不动石头,就直接坐在冰上溜。回家里,裤子上滴着水珠。

爷爷不是木匠,居然也做成了一个简单的冰车。

弟弟坐在冰车上,撑着手里的两截铁棍,冰车就慢慢滑动了。他穿得那么厚,像个胖蜘蛛一样,在冰面上遛来滑去。冰窟窿里取水的人,都停下来看这个稀罕的冰车。

若是我心情好,就会推着他满河面飞驰。我的爷爷,远远看着,胡子在寒风里一跑一跑。他总是担心,河里的冰不够厚,担心我们掉进冰窟窿里。事实上,一次也没有。

多少年后突然就想念起来,带着一身寒气回家后,火炉里冒着热气的洋芋。

后来把牛的铃铛拴在冰车上,一路滑,一路叮当叮当响着。那么的有趣儿。

偶尔也合伙去树林子里捡来树枝,在河边点燃一堆火。一群滑冰的娃娃,抽着清鼻涕,烤火,说笑,再冷都不肯回家。白杨树枝头的麻雀缩着小脖子,不看我们,不看河里的冰,直接陷入沉思里。

如果拾柴的时候不小心扎了酸刺,我们就用整个上午的时光,或者是整个下午的时光,来挑刺。好像拔刺也是一种乐趣,一点也不觉得浪费光阴。

南凉,一个梦

我在树荫下睡了很久,一滴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掉下来,惊醒了我的梦。突然就想起来你来了,南凉。其实,是因为我的小说,让你总是在我眼里晃动,像一只秃鹫在山崖上栖落,抬眼就是。

河西的鲜卑人秃发乌孤。我在千重光阴后写下南凉。我不写乌孤大王,只写他的妃子,乌啼禅。这个妃子,是我杜撰的。南凉,允许我随便就送给你一个妃子,我是个写书人,喜欢想象。我想,你的妃子里,肯定会有一个乌啼禅,貌若天人。

拓跋人长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只知道远古的时候,有个拓跋酋长统率家族,从塞北迁徙到河西。后来,被人称为河西鲜卑。羽翼丰满后,秃发乌孤自称大单于。再后来,就从凉州迁徙到了青海乐都。

我是个女人,并不关心历史,只关心你的妃子,霓裳羽衣,南凉。也牵念你的侍女,背着一桶清水,在晨光里走在青草纤弱的小路上。也想着,南凉的镰刀,收割青稞,收割青草,收割思乡的疼。

南凉,一直以为,有一首凉州词是写给河西的,凉州在河西呀!可是有一天,我才知道,诗人写的是南凉呀,是青海乐都的天空和黄河呀!南凉,那一刻,我的心里充满了惊讶,重新打量你。

吹拂去光阴里的尘土,那条河水,像一根长弓,杵在南凉的门槛。妃子打马,单于醉酒,侍女扔掉了打火的白石头。屋檐下滴着的雨水,滴滴答答。

秃发乌孤嗜酒,兵士操练,战马吃草,杂役扫地。风里传来几声羌笛,一声比一声涩,结晶成乡愁,一碰,碎了一地。南凉的心里,抽搐了一下。树林里的乌鸦,蹲在枝丫上,在风里抖抖黑衣裳,缩着脖子一动不动。

菩萨在空中踏云路过,每一朵云彩都开成莲花的模样。敦煌的飞天,撒下几瓣花雨,落在南凉的眉梢。南凉把自己的一枚指纹,拓在了乐都的大地。下雪了,下雨了,刮风了,这枚指纹缓缓退出光阴,退到一层尘埃下面。

而我梦里的南凉妃子,却在马上扑哧一笑,伸出手指,摘下一枝格桑花儿。倾城的美人啊,我喃喃感叹。

醒来,阳光正浓,茶汁正浓。而南凉,却在千里之外了,晾晒一地野花。

果卓

卓,是歌舞。果卓,是圆圈舞。想想都多么好,把月亮拿来当舞蹈跳,把戒指摘下来当舞蹈跳,把野牡丹催开当舞蹈跳。

一圈,一圈,又一圈。踩着音乐啊,踩着露水啊,踩着野花啊。

雪山下跳,河水边跳,青草尖上跳。

有酒么跳,没酒么跳。高兴么跳,丰收么跳。祈求安宁么跳,向往幸福么跳。跳呀跳呀,神灵降临了跳,祛除邪魔了跳。

舞姿柔润如行云,步履轻捷如流水。女人跳,男人也跳。孩子跳,老人也跳。

舞蹈里是包含了什么?打酥油哩,剪羊毛哩,拾牛粪哩,晒奶酪哩,割青稞哩……

“嘎尔”里唱什么?

我唱着跳着上高山,野牛起舞我也起舞。我唱着跳着到草滩,朋友起舞我也起舞……

咱们到雪山去舞蹈,让那凶猛的狮子来看。咱们到草原上来舞蹈,让那成群的牛羊都来看。咱们到部落当中去舞蹈,让帐篷里的人都来看……

天地之间,若是有一架梯子,那么果卓,就会跳到蓝天上去了吧?

没有哪一种舞蹈,能这样古朴而热烈了。想一想,心里都喧嚣热闹起来。

备注:拓河西,也就是凉州。凉州,古称雍州、姑臧,又称雍凉之都,简称雍凉,即武威市,又名雍州、侠都、雍都、凉都。先设雍州、后改凉州。中国地级市。河西走廊之门户,东邻宁夏省会银川,西邻青海省会西宁,南邻省会兰州,北通敦煌。古时素有“通一线于广漠,控五郡之咽喉”之重地之称,曾经中国第三大城市,一度是西北的军政中心、经济文化中心。

长沙那家医院看癫痫陕西哪家公立医院治疗癫痫癫痫病诊断方法有几种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