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结巴二叔(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19:53

题记:

很小的时候,爷爷用石块与黄土垒成一幢破败的屋。屋前篱笆绕,屋上青瓦叠。有阳光的时候,便有一束斜斜的光从玻璃瓦下穿过,仿佛一柱汪汪的灯在屋中悄悄地移动。我总会仰着头,追着那束斜斜的光。光柱中有许多细小的尘,圆圆的、小小的、细细的。尘儿飞呀飞,用手一拢,以为抓住了,摊开一看,却是什么也没有。轻轻的尘,多像记忆中的二叔,没有地位,没有荣耀,没有尊贵,只是一粒飞舞的尘,转瞬即逝……

1.

奶奶生了三个儿子。

大儿子——我父亲,能干体面,却因病早逝;小儿子——小叔,英俊潇洒,却生性懒惰。奶奶怀念大儿子,宠爱小儿子,唯独不待见二儿子。二儿子,我的二叔。说话结巴,性情老实,一直被奶奶瞧不上。被奶奶瞧不上的二叔,却是庄稼地里的一把好手,脏活重活,一肩承担。如同一头牛,不停歇地劳作着,田里、沟里、山上,有庄稼的地方,便有二叔苦活的身影。

二叔的裤脚常年卷起,袖子经常破损,一身泥土味,一顶破斗笠,一张口便结结巴巴,三十几岁了,仍光棍一条。人嫌他一身泥土味,说话不利索,又老实又木讷。

好不容易有个女人愿意嫁给他,是深山里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二叔欢天喜地地答应了,寡妇带着一个五岁的儿子静悄悄地来到二叔家,没有锣鼓,没有花轿。宰了一只自家养的鸡,摆了几碗自家酿的酒,就算是成了婚。

这便有了二婶。二婶生得粗糙,干活邋遢,对二叔也心不在焉的。二婶在前夫那留下五个娃,一心一意地恋着那边的家,常偷偷摸摸地把这边的粮食往前夫家里蹭。

“简直就是一只老鼠,打了个无底洞啊!”奶奶气得跺脚,倚着墙角,指桑骂槐。

二叔却是很疼她的,对留在她前夫家的五个孩子,也一并宽容地疼爱着。

2.

成了家的二叔,在奶奶和爷爷心目中的地位依然低下。

“阿勤,挑水去!”奶奶对二叔的叫喊,像冷风,呼呼地从耳边掠过,如小刀似的尖锐。

“阿勤,耕田去!”爷爷对二叔的呼喝,像响雷,重重地从头顶滚过,藏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阿勤——阿勤——”

村人谁都可以使唤他,谁都会使唤他。

阿勤是二叔的名,普普通通的名,随意得如乡间的阿猫、阿狗。二叔,从不辜负这名,忙忙碌碌得就像一只勤劳不辍的工蚁。挑着扁担,拿着镰刀,行走乡间。砍柴,犁地,挑水……一身衣裳,永远褴褛破旧。

“二叔,你怎么老穿得破破烂烂?”记得自己曾这样问过。

“种田人,穿……穿不得……好衣裳。”二叔如是回答。

彼时,他的笑藏在斗笠的阴影下,如墙角的苔藓、屋檐的蛛丝,带着低低的卑微。

傍晚,村人都聚集在大树下东家长西家短地闲聊。说到高潮处,二叔也想插上一句,起始,如憋蛋的母鸡,“嘎嘎嘎嘎”,“嘎”上半天,一个字含在嘴里了,吐不出,可又非得立刻说出来。于是那个字,成了烧红的烙铁,粘着嘴巴,咝咝冒气,出不来,进不去。听的人急,讲的人更急。只见他喉结上下滑动,嘴巴一张一合,唾沫从唇边溢出白边,憋到满脸通红之际,终于吐出一字来了,大家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只是好不容易说出的字,还得不停地重复再重复,像刹车失灵似的,非得重复四五次。村人听得不耐烦了,便一哄而散了。二叔还留在原地憋了大半天,终又吐出一句:“散……散……散了?”

小叔叔说,听二叔说话,好比听一个打呼噜的人打呼。有时,一口气提了很久,一个呼噜堵在喉咙,怎么也呼不出来。听的人急了,恨不得帮他撸直了喉管。又担心着,会不会一口气没提上来,那呼噜就把人给生生地噎住了。这个比喻真是形象极了。所以,很多时候,二叔满脸通红地想表达什么,听的人就揣摩着他的意思,就一口气把接下来的话替他给讲完。

因为二叔说话严重结巴,于是,村人就给二叔取了个绰号,叫“结巴勤。”

3.

这个村人、家人都不待见的“结巴勤”二叔,却如慈父一般疼爱着我。

对二叔的记忆,从五岁的那一夜开始。

那夜,父亲去世,所有的人都沉浸在巨大的悲伤里,哭声起伏,谁会在意惊慌失措的我呢?只有二叔,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抱起我。“小……小孩……不要……不要看,去……去……姑姑……家。”二叔结巴的话语颤抖成一条簌簌起伏的线,每一个字眼都含着悲伤的痛。

夜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尖锐的狗吠声穿透夜晚的寂静,隔几下,冒出一声,隔几下,冒出一声,有着獠牙般的狰狞。吓得我浑身发抖,二叔对着我说:“不……不……不怕。”“怕”字刚出口,“噗通”一声,一个趔趄摔倒了,他的膝盖狠狠地磕在石块的凸起上,腿斜斜地跪着,身子剧烈地摇晃了一下,硬是稳稳地抱住怀中的我。

二叔这一摔,可摔得不轻。努力了好几下才站起,脚却一跛一跛的。黑暗中,我听到了他的脚步,轻重不一,他的心跳,剧烈急促。

姑姑家,晕黄的灯光下,二叔对我不停地安慰:“霞……霞……霞儿……不怕……不怕……”而我,一低头,看到他的裤子摔了一个大洞,露出森森的骨肉,渗着鲜红的血。

那个夜晚,我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洗礼。

二叔独占回忆的扉页,他慈悲的柔软,是那一夜暖暖的怜爱。

再大一点,记忆中的二叔出现在村里的宴席上。小小的村庄,遇到红白喜事总要大办的。这样的场合,人们总来找二叔。劈柴、摆桌、端碗、送菜,样样都少不了二叔。

二叔是村里最好的帮厨。

人头攒动中,二叔围着满是油渍的围裙,端盘子加菜,不停地穿梭着。看到我了,他总是显出极高兴的样子,拿几瓶饮料,或递一个水果,不忘对主人家介绍:“我……我……大哥……哥的……的……女儿。”主人家总是包容一笑,他们感激二叔的帮忙,对我也格外地客气,不停地招呼:“小姑娘,莫客气,多吃点,多吃点。”

上了小学,对二叔的记忆停留在夏日。

夏天的夕阳,映得天地通红。二叔从麦田回来,他戴着圆圆的斗笠,压着长长的扁担,两剁金黄的麦穗,悠悠垂下。

我站在路口眼巴巴地等着二叔,二叔挑担的身影慢慢地近了,整个人泡在一罐的夕阳里,亮亮的金粉,一点一点涂过他劳作后的脸庞,整个人都是金色的,连那笑也是金色的。照例,斗笠上插着几串红红的覆盆子,那野生的覆盆子红艳艳的,宛如饱满的汁液,喷涌着灼灼的香甜。

一串又一串的覆盆子,在二叔的斗笠上一摇一晃、一摇一晃。

近了,近了,我的心随着临近的点,欢呼,雀跃。那样的年代,一串红红的野果,对乡村的孩子来说是多么大的诱惑啊!

“霞……霞……霞儿……”二叔蹲下来了,把斗笠上的覆盆子一串一串摘下,我接过了一串,还有一串。那么多的红果果,在我胸前拥挤摇晃。每一颗都如此新鲜,每一颗都如此甜蜜,每一颗都如此诱人!

“吃……吃……”二叔结结巴巴地说。彼时,他的笑容映衬在天边的霞光里,温暖漫漫……

我笑了,一口一个,一口一个,真甜啊!

4.

每年清明,父亲的坟头会长满荒草,密密麻麻的草把坟头的荒凉一片片蔓延。那么多的杂草,有的叫的出名,有的叫不出名,只一个劲儿地长,把整个坟头遮个严严实实。

二叔清晨早早地上山,拿着镰刀,一茬一茬地割着。杂草在二叔的手中纷纷躺倒,父亲的坟头渐渐地露出崭新的模样。

“都……挑了……两担……了,还……还挑……不……不……完。”二叔指着厚厚的草堆说,随手把杂草束成剁,一担,一担,挑下去。

父亲的坟头摆满祭品,圆圆的清明果,红红的酒,一串鞭炮放得震天响。

“把……把……大……哥……哥的……坟头……重……重……做……一……下……吧!”二叔一直心疼父亲当年下葬太匆忙,连个光滑的坟面也没有。

谁想到呢?清明过后没几天,二叔随着一辆装满瓦片的三轮车上摔下了高高的悬崖……

那么高的山崖,遍地碎瓦如挽歌,叮叮当当漫坡滚。

当人们从崖底把二叔找出来的时候,他身上的骨头节节粉碎。可怜他前几个小时还在田里忙忙碌碌,前几分钟还在家里念念叨叨……

殡仪馆里,人们为二叔换上一身崭新的衣裳,从未穿过新衣裳的二叔,在他死后终于体面了一回。人们看着簇新的二叔,仿佛不认识,原来脱下那身泥腿子庄稼汉的打扮,也是眉清目秀的好男儿。

可惜,他永远也不会醒来……

此后,每年的清明,再也听也不到二叔结结巴巴的嘱咐了。

我只看到一束又一束的光在老家玻璃瓦下悄悄挪移,光柱中有许多细小的尘,尘儿飞呀飞,那么轻,那么小,转瞬即逝……

出现抽搐,吐白沫是不是癫痫病癫痫是否有表现为眼球上翻的现象哈尔滨市到哪看癫痫病长春看癫痫病到哪里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