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我的军营新闻梦(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18:33

在军营里,我孜孜追求着自己的新闻梦,从纸质媒体的文字新闻,到拍摄电视艺术片,并顺利登陆央视,我在一片空白的纸上涂了重彩的一笔。

【1】

1985年的12月1日,我们被整编到了广州军区防化团,我作为骨干也随部队调防到广东省的花县,被分配到训练教导大队,主要担任一些训练任务。

一天,一位副团长到我们训练大队,教导员把我叫到队部,问我:“听说你会写报道,会不会摄像?”那个时候刚刚兴起摄像机,一个团也就是一部索尼摄像机,而且还没有人会用。其实,我当时见都没有见过摄像机是什么样子,但我毕竟受过专门的新闻摄影培训,用过照像机,我想,摄像与照像的原理应该是一样的,区别在于一个是静一个是动。面对副团长的询问,我稍犹豫了下就回答道:“报告副团长,我会摄像!”

大概过了不到3天,团司令部训练股要拍摄一部反映防化近似实战训练的专题片,让我承担撰稿和摄影,我毫不犹豫地受领了任务。可我毕竟是从来没有摸过摄像机啊!

我沉了沉气,从司令部的闭路电视中心将录摄像机和说明书一并拿回到宿舍,当天夜里,我将一本厚厚的中文说明书一字不漏地看完了,并试着自拍了一段,发现与固定新闻摄影差不多的原理,只不过是静与动的区别,移动要稳,构图、用光更要讲究。否则,拍摄出来的画面要么抖动要么失真。

经过一个星期的实地拍摄,光素材就拍了10盒,接下来就是编辑了。拍摄好说,可编辑就有点难了,要一点一点剪,实现无缝对接,还要配音、配音乐,是一门很艺术的技术。

如何迈过编辑这道坎呢?我不能对副团长说我不会吧,那岂不是自食其言,欺骗上级?我没有直接说自己不会,我向副团长报告道,我们的机器设备不是很配套,无法完成配音、剪接等后期制作流程,必须要到军区的影视中心去制作。副团长是个直爽人,从越南战场下来的,文化程度不高,对这些艺术性的东西更是一巧不通,他听了我的报告,觉得在理,就要求我与作训参谋一同请军区影视中心的专家来配合我们完成后期制作任务。

专家就是专家,专家一看我们拍摄的素材片,就说:“这是个外行拍摄的片子,你看,连白平衡都没有调,拍摄的接点也不好,有些可能要重拍。”

妈啊,这些话可不能传到副团长的耳朵里面去了,否则他会说我欺骗他。我与作训参谋商量好,就说是要补拍个素材,对有些场面要重拍。副团长没有丝毫怀疑,我总算过了这一关。

在专家拍摄的过程中,我利用帮专家打下手、扛机器的机会,注意仔细观察专家的每一个细小动作,边观察边询问,专家见我是基层的同志,也毫无保留地向我一一讲解。

对知识的学习,只有在最渴望时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在专家短短的几天拍摄中,我的拍摄技术上了几个层次,从技术到艺术,全方位有了不少长进。

后来,这部片子在专家的亲自操刀下很成功,在军区得了奖。我也因这部片子而让团里的人对我有了重新认识。也因为这部片子,我从训练教导队调到政治处,从事我所追求的新闻专业。从此,我在拿笔的同时,又扛起了摄象机,边拍边自学,所拍摄的片子常在团里闭路电视中心播放。

这个时候,我基本上做到了报纸上有名、电台里有音、电视上有影。我从一个连实际的初中文化程度也没有的人,已经变成了“三栖媒体人”。

【2】

1987年5月,部队为了多推典型多出经验,能在军区报纸、杂志上有一席之地,就派我到军区《战士报》学习。

说是学习,其实就是为了上稿率。

那个时候,部队的新闻宣传工作有一个不好的风气。为了多上稿,有的不惜导演新闻,有的搞“客里空”。记得有名通讯员,到了半年的时候还差3篇新闻稿的任务没有完成。他左思右想,确实再想不到什么新闻点子,他发现《战士报》有个科学版块,专刊登一些稀奇的新闻,于是,他想到了在野外训练时候见到的乌龟,并写成报道《某某部队在训练中发现一个五只脚的乌龟》,那个编辑也没有核实就发了。后来,隔了三天,他又写了一篇报道《某某部队在海训中发现一只六条腿的海龟》,编辑没有细想也发了。这个作者,见这样的手法是个完成新闻稿好办法,后来如法炮制出三条腿的鸡、八条腿的猪等等。最后被总编辑发现了,给了个全军区的通报批评。

实事求是讲,每年要完成上级规定的新闻报道任务,不走走关系,不下一番真功夫是难以完成的。

我当时想,走旁门左道上稿不是我的性格,我也不擅长这个;造假上稿,更是让我难以下手,惟有练就一番真功夫。在报社学习的日子,我尽量少休息多做事。那个时候没有电脑,打印也不是很方便,编辑们有大量的稿子要重新抄写给印刷厂排版。我那个时候的正楷字写得还可以,就利用这个特长帮助编辑们抄稿子、写稿子、编稿子。这样,编辑们也很喜欢我,有什么线索就主动让我跟着去采访,把发稿的机会留给我。

在报社的3个月学习中,我先后下到全军区的野战部队,写出了《深圳好六连》、《侦察英雄隆志勇》等一批先进典型,还写了像《榕树下,六个战士在叙说》、《将军县的骄傲》等一批很有深度的报道,先后在当时军内外很有影响的《解放军报》、《战士报》、《黄金时代》《解放军生活》、《政治指导员》、《防化杂志》等报刊发了一系列的报道。在这里,我凭着实力,不仅写出了好的稿件,还结交了编辑,学到了不少知识,为我下步回部队从事新闻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工作基础。

【3】

后来,因为工作需要,我又调入到测绘部队工作。

翻开了测绘大队的大队史,深深地被过去的那些老测绘兵们的事迹所感动。此刻,一个灵光闪现在我的脑海,我想,如果将测绘兵的事迹拍摄成电视片,配上感人的音乐和富有情感的解说词一定能打动很多人,对部队也是个很好的宣传。

我把自己的构思形成了文字方案,一式2份,一份提交给政委,另一份送给了湖北电视台专题部。

那个时候,各电视台的专题片刚刚兴起,而拍摄测绘部队的专题片还没有人涉及。我提交的2份方案,引起了两个单位领导的共鸣,他们同意拍摄。时间是三个月,要赶在建军节期间播出。

我花了3天时间,写好了电视脚本和解说词,然后与湖北电视台专题部的记者组成一个小型的拍摄组,开始了艰苦的拍摄之路。

测绘部队的艰苦主要体现在野外作业队,要反映他们的精神状态,必须要跟随他们一起在野外拍摄。

拍摄的日子,正值夏天,我们冒酷暑、顶烈日,爬山涉水,从湖北的神农架,到海南的天涯海角,从三湘大地,到广西的十万大山。遍及中南5省,历时2个半月,完成了全部素材的拍摄。我们一边拍摄,一边修改着拟好的解说词,不断地丰富着有血有肉的素材。

拍摄回来后,我们在湖北电视台的编辑室内整整编了3天3夜,最终编成了15分钟的电视专题片《丈量大地的官兵》,还编辑了4条系列报道。“八一”期间在湖北电视台播放,引起了强烈反响。

为了扩大宣传影响,部队要求我们上报《中央电视台》。说实话,这个我没有想过,因为那时我想都不敢想。但既然部队决定了,我唯有壮胆一试。我把部队首长的想法与湖北电视台相关人员进行了沟通,他们当时也有些为难。因为作为一个地方电视台拍摄的片子,上中央电视台实在不是很容易。

我们硬着头皮,带着片子到了北京。我当时就想,实在不行,哪怕送礼也让他们播放一下。到了中央电视台才得知,这类片子的播放权由军事部进行审核把关。一到军事部,我们将片子交给看上去好像是个领导的人,他非常热情,热情得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原来想像的这些人肯定很高傲,不会搭理我们这些基层部队的人。

他的热情让我放下了悬着的心,他二话没说,将我们拍摄的《丈量大地的官兵》送进了录相机播放,随着音乐的缓缓响起,伴随那富有磁力的解说,还有那富有现场感的画面,我看见审核人员的脸变得沉静,慢慢地进入到角色,不时,眼内还噙着泪水。见这情景,我心想,这下有戏了,也许能顺利过关。

果不其然,看完片子后,主审人当即作出决定,准备排在9月份播放,具体哪一天他会通知我们的。我一激动,就把主审人拉到门外,想请他吃个饭,以示感谢,他很惊奇说:“你这是干什么?如果是这样,我们就不播了。”见他执意拒绝,我又怕真的适得其反,就没有再坚持,怀着一份敬意和谢意离开了中央电视台。

看来,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小恩小惠。这次,我们在没有任何关系的情况下,在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黄金时段播放了足足15分钟的时间。编导和撰稿人,都映着我鲜红的名字,很是醒目耀眼。当我盯着荧光屏观看时,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这部片子的播放,在军营里产生了强烈的反响,首长和官兵纷纷向我表示祝贺,我没有让帮助我的人失望,为能给他们增光而感到无比的自豪!

济南癫痫医院在哪丙戊酸钠专治什么呼和浩特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沈阳市到哪家医院治羊角风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