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军警】六姐妹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3:50:18
【军警】六姐妹(小说) 要说这六姐妹没有血缘关系,也不是一家人。但是却有着不是姐妹胜似的亲情。从小到大她们都一直在一起。一起登山,一起涉水,一起上学.......又一起从农村搬到了城里。
   老大阿莹;老二阿娟;老三阿敏;老四阿玉;老五阿杰;老六阿华。这六姐妹从小到大都是形影不离。叽叽喳喳,喳喳叽叽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完道不尽的话题。
   这不昨天阿娟就给姐妹们打电话,通知到她家聚会。说是又想姐妹们了。以前这六姐妹总在阿杰家聚会。别看阿杰家屋小,转不开身。但阿杰却说:“麻雀小不,五脏俱全。我这小窝,也是触类旁通,样样不缺。你们来自方便,不来,我心里还闹得慌。”
   阿娟坐在自家宽敞明亮的大客厅里,拿起手机开始联络。就差老大和老六没有通知到了。其它几位都已接到通知。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哪里比较好 />   “阿华吗?怎么不接电话呀?打老半天了,总是说,无法接通。”
   “二姐,不好意思,睡觉了。哈哈,没听见啊。”
   “大白天睡什么觉。二姐和你说,明天到我家来聚会,咱们好久没见面了。”
   “好啊,二姐。没问题。”阿华高兴地在家里蹦蹦哒哒的。老公看她高兴的样子说—
   “哎,我说华子,什么事儿看把你乐得?”
   “六姐妹又要聚会了。”
   “我以为啥事儿呢?”
   “姐妹之间的事儿,你不懂。”华子老公自言自语地说,这老姐老妹还真是的,走到哪儿都是一台戏,唱也唱不够。
   “老公,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允许我这个党代表参加吗?”
   “算了吧!我们是女子班。”阿华的的笑声在她老公耳边旋转。
   “阿莹吗?我是阿娟。你说你的电话怎么也是打不通。”
   “不可能啊,二妹,有什么事儿吗?”
   “明天都到我家聚会。10点到。”阿莹这两天也在想,这六姐妹还是春节前聚一次,这都快到三个多月了。也该到一起乐呵乐呵了。
   “老二,没问题的。”
   第二天一大早,阿娟的老公就开始忙碌。他那个高兴劲比阿娟还兴奋。因为他是六姐妹的老大哥。原来还是乡政府的干部。说话办事就是准成。阿娟的老公是那种特爱干净的男人,平时都是他收拾屋子。130多平的房子,收拾起来也很费劲。但阿娟老公就是愿意干。里里外外,打扫得一尘不染。知道这六姐妹要来家里做客。他更是忙得不湛江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可开交。起大早就和阿娟说—
   “娟子,你看都买什么菜呀?”
   “你就看着买吧。姐妹们没说的。”阿娟的老公还是不放心,拿起小本还分类记着菜单。肉类:猪肉、烧鸡、香肠等;青菜:芸豆,黄瓜、西红柿、青椒等。阿娟觉得老公心很细,心里不免很感动。
   阿莹和阿华是比较守时的人。她们联系好九点半左右在指定地点相约一起去阿娟家。到了阿娟家,一看就她俩先来了。
   “怎么都还没来呢?”
   “快了,一会儿就都来了。”
   “老大哥呢?”阿莹边说边每个屋寻找。
   “你们大哥可有样了,一大早就开始收拾屋子,然后就去买菜。第一次买的菜,觉得还缺点儿什么,又出去一趟。累得满头大汗,那劲头比自己过节还积极。”
   “为什么不把大哥留下来一起聚?”
   “你们大哥说了,他在家怕咱们放不开,受拘束。”
   “这大哥可真是的,讲究人呢。”阿莹和阿华心里满是感激。
  
   阿娟的家里就是干净。屋内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阿娟老公侍弄的花卉。君子兰,发财树,吊脚兰。枝叶肥美,绿意葱盈,显得室内很有生机也很温馨。
   阿莹虽是姐妹中的老大,但做什么事,都是五姐妹鞍前马后的。坐在阿娟家舒适的沙发上开始磕起瓜子。门铃响了,老五阿杰驾到,进屋二话没说就钻进厨房,开始忙乎,嘴里还不停地唠叨。
   “怎么老大老六来这么早,也不干活呀,在等谁呢?”
   “不是等你这个大厨师吗?我们也不敢上前啊?”
   “打打下手还行。”阿杰烧一手好菜。以前曾多次在机关食堂做饭。后来又去个人家做保姆。这些年就没有离开过锅碗瓢盆。阿杰菜炒得原汁原味,馒头蒸得雪白雪白,特别是做农家菜那更是手到擒来。去年又把她的手艺传到了省里,去省城打工半年多。可把这姐妹们想坏了,电话都要打爆了。说是没空回来。这姐妹都很不理解。也埋怨她风风火火的,别把自己的身体累垮了。是不是家也“不要了,”老公也“不管了。”其实在阿杰的心里就是想多挣点钱。从过年到现在阿杰一直在家里照顾老父亲。这老父亲最近也找到保姆了,阿杰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边做饭边说—
   “不行啊,我还得走,在家呆不住。”
   “还走什么啊,你走了,我们这儿姐妹又开始孤单了。”
   “我走了,你们不是也很悠哉吗?到我家想吃啥就吃啥。”阿杰老公也是六姐妹的同学,所以去她家很随便。
   “那也没有你在家自在啊?”从心里讲,大家都不愿意老五出去打工。在本市做不是也挺好吗?可老五就是要“离家出走。”
   阿莹接到阿敏的电话,说是在新区办事,晚来一会儿。要说阿敏那才是有钱的老板娘。一双儿女,家和万事兴,财源滚滚,日子丰满。前几年不愿意和姐妹来往,总认为自己没有正式工作,无颜见面。其实,阿敏自己内心在作怪,在六姐妹中不存在职位地位的高低,都是发小,都是朋友,都是好姐妹。
   老四阿玉来了,一进屋,阿娟就看到阿杰的脸部异常。
   “怎么搞的,四妹,满脸黑斑。”阿杰微笑着不言语。坐定后,才慢慢给我们讲她脸的遭遇。阿杰说,过年初八的时候,在家做饭,炒菜,锅里的油一直在冒烟,不一会又在冒火,红红火苗四射。当她把炒瓢取下的时候,抽烟机的风一吹,一股火就像一条小蛇在她的脸部“蹂躏”。阿玉立刻感觉脸部的灼痛,忙到水池用冷水冲洗,大约洗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好。红红的脸,把她的三个千金吓得不得了。不到一袋烟的功夫哈尔滨治癫痫医院哪里好,满脸浮肿,疼痛,眼睛眯条缝。看来烧得不轻。又赶紧去到消防队的烧伤科医院救治。姐妹这个埋怨啊,为什么这么不小心。阿杰说—
   “阿玉学会说谎了,问她在最近在哪儿,还说在大连。不让我们知道。你说,还当我们是姐妹吗?”
   “阿玉,你不能这样。我们六姐妹就像亲姐妹,谁家和自己有什么事都要应一声。”
   “你们都挺忙的。不好打扰。”阿玉也不是和姐妹们见外,就是不想让姐妹看见当时的面容。她说,你们看了会害怕的。红红的肿肿的,睫毛都烧没了!真是后怕啊.
   老大阿莹说—
   “以后大家真得注意了,千万不能因为家人做饭做菜,把自己美丽的容颜给毁了!”
  
   因为,阿敏还得一会儿到,姐妹又开始唠起了家常。从国家大事谈起,这届领导的真抓实干,习主席,李总理的日理万机,地方政府的清正廉洁。还说习主席走基层,“微服私访”,对百姓,“甘当父母官。”......说着说着,又谈到了现在的婚姻,这年轻人结婚闪电,离婚电闪。说结就结,说离就离,连生孩子还得几万。
   阿娟说—
   “现在的女人生小孩就是娇惯,我那时生孩子真是死里逃生,听天由命。”
   “怎么的,还有一段惊险的故事吗?”如果阿娟不说她那年生孩子的经历,我们还真的不知道。真的为她捏把汗。阿娟说,在老家的时候,因老公已调到县里上班,预产期就快到了,还是不能回来,只有阿娟的小姑子陪她,冰冷的屋子没有一丝暖意,炕凉的像冰块儿,出口气就都像冒青烟。生产头一晚上,阿娟肚子疼痛难忍。
   “小妹,我现在不行了,是不是快生了,挺不住了?阿娟的头上呼呼冒汗。小姑听后不理不睬的说—
   “没事儿,还早呢?”在那边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磕着瓜子。阿娟一次次说,自己快生了,可小姑子就是不上前,还是个接生的大夫呢。怎么能那样呢,哏了八叽的,实在让阿娟忍无可忍。躺在冰凉潮湿土炕上,阿娟的泪水都快结成“冰了”。按理说,作为接生大夫,最起码的接生前准备工作也得提前做好,烧水啊,盆啊,剪刀什么的。可她的小姑子就像个外星人什么都不做。阿娟在心里一个劲念着老公的名字,怎么办?怎么办?
   “妹子,真的快生了,你快去找人来啊。”阿娟对小姑子手法还是有些顾虑,也怕失手。阿娟带着满眼泪水和痛苦地呻吟在央求她。小姑子这才出去找人。折腾了几个小时的阿娟终于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姐妹们听了阿娟生孩子的经历都为阿娟的坚强而感动,同时也为阿娟小姑子的怠慢而痛心。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嫂子和一个产妇呢,太不可思议了。
   “我就是命大,孩子命也大。也是老天爷的宠我啊!”姐妹们这个说,女人真的很不容易,那个说女人活在世上就是不容易。
   阿杰说—
   “我们那时做月子哪像现在的女人一坐就是一个月,吃的香,喝的香,睡的香。”
   “怎么开始点‘秋香’了。是啊,那个时候,我们真是一香没一香。”
   “是啊,我们那时最多三天就下地,有时候没人给做饭,自己还得想法做吃的。”阿玉说。
   言谈中,姐妹还说,这身体比什么都重要,健康是福啊!
  
   姐妹在一起说话唠嗑特随意,无所顾忌,嘻嘻哈哈的就是高兴。而当阿杰说起她的大侄子因突发心梗救治不及时,英年早逝。姐妹又一脸的惆怅。阿杰说,她的大侄子就是因为跟妻子生气落下的毛病。妻子有一个嗜好,就是喜欢烧香拜佛,家里活不干,大侄子在外累了一天,回到家连一顿热乎饭都吃不上,心里特别生气,借酒消愁。日久天长,这病就来了,犯病的时候,大汗淋漓,吃点儿小药也不见效。
   “我那大侄子真是太可怜了,至今还觉得没有离开我。”阿杰说的时候,眼里浸满泪水。
   “那你大侄媳妇悲痛吗?”
   “信佛信教的人,还有情感吗?一滴眼泪都没有。”一阵沉默。
   门铃响了,阿敏来了。最后到的阿敏一进屋,阿杰开玩笑地说--
   “看看,我们三姐就是一个老板娘的派头。”这着装,这身段。阿敏在六姐妹中个最高,笔直的长腿,挽起的发髻,很有气质。
   “得了,五妹,别开玩笑了!”阿娟,看看姐妹都到齐了,以东道主的姿态开始了她的祝酒词:
   “姐妹们:今天我把大家请来,就是希望在我这儿“寒舍,”吃点儿便饭,唠唠家常,叙叙旧,想想我们的童年、少女、中年以后的老年.....”还没等阿娟说完,阿敏说-
   “别看我有一儿一女,到老那天我肯定去敬老院。”
   “年龄不是问题,关键我们不要把年龄看得那么重。身体健康才最重要。”
   “其实,心态比什么都重要。”阿娟这祝酒词还没说完,却成了姐妹们的各抒己见。阿莹喜欢旅游。还想和姐妹山西儿童羊癫疯哪里治疗一起游山玩水。姐妹合计着挑个好日子去趟大城市铁岭旅旅游。
  
   今天这六姐妹,在一起品味美味佳肴,喝着纯美的香槟酒,谈国事家事;谈过去谈今天;又想着未来,心情很爽快,快乐着,幸福着,从而也增进了彼此之间友谊和姐妹的情感。
   阿娟再一次提酒—
   “我提议,等我们到了老的那天,还在一起相聚,牙也掉了,脸也出皱了,头发也白了....可我们还要记得谁是老大,谁是老二,谁是老三......”
   “我还有个想法,去老家看看,在那里大家投资盖一栋房子。开个小饭店,名字都起好了叫“六姐妹餐馆”
   “来,姐妹们,干杯。”笑声在阿娟的屋里飞溅……

共 411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