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写给冬天的情话(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9:43:18

凛冽的寒风卷裹的是冬天的热情,飞扬的雪花散发的是冬天的请柬,而那将朽的落叶,也就自然铺成了欢迎的红毯了。

一、走进冬天

揣一颗火热的心,连同满腔的诗情,一脚踏进冬天,踏进了冬天的旷野。

在寒风中,层层冰盖下,冬天的土地变得格外坚硬。在生命最艰难的日子里,土地裸露出了它的铮铮铁骨,露出了最让人敬重的孤傲与刚强。走在冬天的土地上,回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脆,都要响亮。那是金属与玉石撞击的声音,是生命在最严酷的日子里做出的回应。

大多树的叶子落光了,生命就像华贵的妇人洗净铅华卸去应酬的盛装,显现出它的本相来。

也许有人说冬天太单调了。其实,单调何尝不是一种力量?生命向来不缺少虚饰和喧嚣,在这浮华的群里,果敢地剥落依附于生命之体上的层层虚饰,露出生命骨子里的空旷与苍茫,是一种气度,一种勇气,这又何尝不是一种高贵呀!

草儿枯萎了,在寒风扫荡下,它们的叶子干干的白白的,卷成针尖模样、铜丝模样,当寒风吹过,那些针尖模样铜丝模样的枯叶就在细细的茎上兴奋地歌唱着,忘情地舞蹈着。于是草丛间就有了一种细细的呼号,一根草茎发出的声音固然微弱,可千千万万的声音汇在一起,就汇聚成惊天动地的狂涛。

有的叶子被打光了吹散了,只留下一根光秃秃的细细的茎,它迎着风,立着,舞着,呐喊着,欢呼着,像断了头的刑天,倔强地骄傲地对着天空舞着手中的武器!狂风肆虐着它的淫威,飞沙走石,把天与地绞裹在一起,撕扯在一起,恨不得把这些倔强的家伙连根拔起。数不清的草茎折断了,被狂风卷裹到半空,与烟尘与泥土与沙石混杂在一起,再也看不到它们的丝毫痕迹,可那些没断的,依然凛然立着,立成一面不屈的大旗!

漫步在冬天的旷野,在路边,或者田间的地堰上,弯腰拨开那软软的枯叶与断茎,露出坚硬的冻地,露出那滋养了生命的草根,常常会有惊喜,在地皮儿下面,甚至就在那枯萎的草丛所覆盖的地皮上,分明看到一丝深绿,一丝丝隐藏在衰败里的生命的深绿。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这是拜伦的诗句吧,春天确实不远,它原来就在冬天的襁褓里藏着呢,就如顽皮的孩童躺在父母温暖的怀里打着瞌睡。说不清什么时候,也许是明天,也许就在今天的晚上,它们就会淘气地露出头来,睁开眼睛,向人们宣告春天的来临。

冬天用它最独特的方式,剥蚀了生活中所有的伪装。生命因剥掉了华美的装饰而更加真实了,所有的浮华都已消失了,所有的粉饰都已脱落了,所有的嚣嚷都已远去了,裸露在冬天里的是生命中最真实也最珍贵的东西。凛冽的寒风吹残了树木的绿叶,只剩下坚挺的枝桠,直直地、斜斜地刺向天空。在风中,在雪里,如刀,如剑,如戟……

冬天,我喜欢登上附近的小山,雪后,或者某一个晴日。

风,尖尖的,刺着肌肤;

阳光,暖暖的,照着面庞。

那山上的矮树大多是松柏,一律灰灰绿绿的,那些更矮小的灌木光秃秃的,早已没有半片叶子,黑黝黝的枝条在风中颤抖瑟缩,像一根根生满了锈的铁条。此时,不小心碰破了它的外皮,或碰折了枝条时,心会在刹那间震颤,犹如雷击。那看似干枯的外皮下,鲜活着的竟然是如此嫩的绿,涌动着的竟然是乳一样的汁!那黝黑的表皮下依然激荡着生命的春情,不可遏止!

寒冬并没有扼杀生命,它只是生命的炼狱,使生命在苦难的熔炉里变得更加坚强。寒冬并不是万物凋零的季节,它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孕育并锤炼着生命;寒冬也不是生命的终点,它那看似冷酷的襁褓里呵护着的是生命的春!

二、倾听冬风

风,是冬天的常客,就像梦是夜的常客。

冬天的风,任性而又顽皮。早晨,黄昏或者晚上,它说来就来了,根本不给你任何拒绝的余地,钻入你的窗棂,吻着你的脖颈,翻着你的书页……于是,你的耳边终日回荡着“呼——呼——”的声响,那是摆动的枝条在冬天最爱弹奏的乐曲,而它们也一定会陶醉在这狂欢的乐曲里,跳起它们最曼妙、最煽情的舞蹈。

夜半醒来,常常听到窗外那长啸的风声,尖尖细细的,似婴儿惊闹不肯睡觉的啼哭。有时惊天动地,如两军对垒擂响的战鼓,如平地炸响的声声惊雷。惊涛拍岸巨浪滔天,山崩海啸排山倒海,一声声,一阵阵,雷霆万钧。

听风,最妙的时间当然是夜晚。家人该睡的都已入睡,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习惯地泡一杯清茶,坐在窗前的书桌前。这时,它来了,先是低低的轻轻的,“咝——咝咝——”那是拂过草尖的声响,此时的它,脚步轻盈软言细语,俨然是谦谦君子;“呜——呜呜——”那是它冲进树林扫过枝梢的呼号,这时的它,一定是受到了冷落,尽管努力控制,但依然带出了几分火气;“呼——呼呼——”那是它席卷天地横扫万物的咆哮,连玻璃窗都颤抖起来,这时的它显然是遭到了抵抗,露出了它不可一世的暴君的面目……

窗内的灯光正柔,把我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映在雪白的墙壁上如同木刻的板画,清茶正热,袅袅升腾的热气氤氲得满屋子清香;儿子睡得像头小熊蹬光了被子,妻子呢,唇角的微笑泄露了她的甜梦;室外冬风就这样长一声短一声的吟哦,高一声低一声的弹奏,紧一句慢一句的应和……

三、雪野诗趣

风是春的精灵,雨是夏的精灵,霜是秋的精灵,那么谁是冬的精灵呢?

当然是雪了,没有雪的冬天,那还叫冬天吗?

雪从空中来,呼朋引伴,轻歌曼舞,它们淘气地吻着你的面颊,扑入你的脖颈,粘上你的眼帘;爬上山的顶峰,攀上树的枝梢,挂在屋的檐头。那些调皮的雪花呀,嘻嘻哈哈,蹦蹦跳跳,打打闹闹,搅得空中没一丝安宁。

大雪落过,世界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或高或矮的房屋,或平或尖的房顶,或新或旧的建筑,都无一例外地戴上了白色的冠冕,或青或灰的砖墙土墙石墙,或薄或厚地挂着雪的粉屑,于是那色彩就有些驳杂了,也正因了这份驳杂,增添了几分难以说清却又总在心头泛涌的诗意;而那屋顶烟筒里袅娜着的缕缕炊烟,那淡淡的泛着青色或者白色的炊烟在空中浮动、升腾、弥散着,混着淡淡的草木灰的香气……

树们顶着雪花馈赠的礼帽,脖子上缠着雪花编织的围巾,每一阵风过,就“扑簌簌”地散落阵阵雪花,那树干大都半边顶着雪,半边依然苍黑。它们在洁白的背景下,与那灰的青的墙,与那高的矮的屋,与那尖的平的房顶,与那淡淡的炊烟,与那雪儿尚未盖严的柴草垛,构成了一幅清新淡雅的水墨图。

时有一两只小麻雀不知从哪儿跑出来,叽叽喳喳地在雪地上觅食,它们一律有着乳黄的小嘴、淡灰的羽毛、银钩样的小爪子。它们的小趾爪留在雪上的印痕,分明就是冬天谱就的优美的诗行,我不知道这些可爱的小东西踏出来的文字到底是李太白的浪漫,还是杜子美的深沉吟咏?是苏子瞻的豪放洒脱,还是柳三变的浅吟低唱?

我尤其喜欢到雪野里自由漫步,独自一个人,远离村庄,远离各种各样的声音。我喜欢听鞋子踩在积雪上那“咯吱咯吱”的声响,喜欢在雪地里回头看自己留下的那一行行深深浅浅、歪歪斜斜的脚印。每当此时,耳畔总会响起“洁白的雪花飞满天,白雪覆盖我的校园”的歌子,总会想起十年甚或二十年前的青春,想起那一排排永远盖在我心田里的瓦房子,想起那刻满了孩子们歪歪扭扭誓言的长桌子……

癫痫发作面色青紫没有记忆北京权威癫痫病专科医院全身抽搐是癫痫病的症状吗癫痫病会造成遗传吗?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