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八一】雅范的童年(散文·家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50:10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第三个年头,黑龙江省的一个小煤城里,有一户最平凡最普通的人家。就在这个年头的八月盛夏里,诞生了一位千金。按家谱,中间字为“雅”字,夫妻两个合计来,合计去,最后,媳妇说,你呀,在农村时,总是干活在头里,总是那么能干,净当模范了。干脆给这丫头起名叫雅范吧。长大了,既文雅,守规矩,又会干活,能当劳动模范。“雅范”这个名字就这样被写到户口薄上了。叫这个很有寓意的名字的女孩子,就是我。

爸妈共有三男两女五个孩子,全是在黑龙江这块土地上生长的。我前边有两个哥哥,我在中间,我后边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别看我是家中的长女,又有一个很寓意的名字,其实我在家里是很不受重视的,我的妹妹雅珍也不例外。因为爸妈有一致的重男轻女思想在作怪,我小时不懂啥叫重男轻女,只知爸妈总是护着男孩子,对女孩子要求比男孩子高,总是挑女孩子的错。等到长大一些才了解这是受农村小农思想影响太深的缘故。

我们家原来不是本地人,是从吉林省榆树县小八号村迁徙而来的。为何从农村来到这样一座小城呢?这也是我在长大了一点才从爸妈口中得知的。曾经我们家也是一个大家庭,有一百多口人,那时家里的成分是地主,日子好过些,爸爸是家里的大少爷,念过两年的私塾,识些文字。后来斗争时期,家里的地被分光了,钱分光了,大家庭被迫分了家,各找谋生去处了。爸说家里仅有的现钱,打包寄给住了在长春的爷爷的弟弟,全家人准备到那里生活。可是,没有等我爷爷与我爸这一支离开这里,就因兵困长春,出不去了。这笔钱据说也没有了下落。家里从此成了穷人,与村里的穷人一个等级了。爸爸的学业也就此中断了,开始了劳动生活。听妈妈长说起爸爸年轻时,长得特别英俊,一米七八的大个儿,朴实厚道,勤快能干,远近闻名。等爸爸长大了,给爸爸提亲做媒的人多得是,爸爸订过三次亲,头两次订的人家都是大户人家的姑娘,不仅人长得好,文化也好,人品也好。可是不知为何,都是在没有成亲之时,就因病死了。妈妈家与我爸爸家是一个村的,妈妈家里是做买卖的,两家人都互相熟悉,得知我爸爸又没有对象了,大家又纷纷介绍,我妈妈的舅舅亲自给我爸作的媒。妈妈说,她也是特别喜欢爸爸,经她舅舅一提,妈乐得了不得,相当同意,爸爸也同意。就这样,妈妈一生有了最爱的人,与爸的感情一直非常好,直到去逝,一生不变。后来由于受当时地主成分的影响,总是受一些人的歧视,最后家里人一商量,还是离开这里吧,到远远的地方去,躲开这里的眼光,另辟生活之路。就这样爸爸带着一家人来到了黑龙江的一个不出名的小城。

什么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想想我这大半生的生活,想想我一生的成长历程,我还多亏我爸妈的“重男轻女”思想呢!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还要加上一条,小时被严厉管教的孩子,尤其是女孩子,更能接受生活的挫折,更会体察生活的甘苦滋味。我就是在我家的这块严厉加爱的土壤里,品足了春风吹,夏雨浇,秋霜冻,寒冬冷的营养与调料,一岁一岁地长大了,茁壮了。我真的长大了,因为我要上学了。

“走啊,报名去!你去不去?”我儿时的小伙伴们来我家找我了。今天是上小学报名的日子,我当然要去了。这年是一九七二年,我十岁了。我们这里小孩子上学都很晚。我这个年纪,还不是最晚的,还有很多学生比我还大一两岁呢。好几个与我一般大小的女孩子,唧唧喳喳地跑了。上学了,上学了,这是多么新鲜的事儿啊!我们一路欢歌笑语,奔向我们的学校。妈呀,这也是学校?一进校门,在大门口边上,是一个水房子,水房子外面的地面净是水,还没有干,一个老得称得上爷爷辈的人在门口站着,个头不高,穿得埋埋汰汰的,一脸的花白胡子。身体已弯曲,背似弓形了。他知道我们是来报名的孩子,就用手一指:往前走,那平房的第一间屋就是了。我们飞快地跑了过去。里边有几排平房,墙砖很旧,很多墙面已是坑坑洼洼,房檐有的坏了,门窗的木头也老化得裂出了纹。从窗户往里看,那教室里的桌椅更是破旧不堪,缺腿的椅子在后边堆放着,木头黑板,长长的一块,个个屋子里的全一样,都呲牙咧嘴的,看来是用了多年,也无钱更换的。学校的空场地,是长方形的,也至少有几排房子那样大小,倒是扫得很干净的。

“学校是破了点。但是,反正你们也不是在这久呆,是来学习的,没有关系的。”报完名,我们来到分配的班级,班主任老师看出我们小孩子眼里的心事,向我们平和地说。是的,这真的没有影响我上学的热情,好在班主任老师能吸引我们。她说,我姓韩,你们就喊我韩老师吧。这是我人生路上的第一个老师啊!我在学生堆里,远远地不住地上下打量她——她有三十几岁了,个子较高,身材匀称。一身蓝布衣服干净整洁,脸不是很白也不算太黑,但眼睛好看,尤其浓黑的眉毛很好看,眼神给人的感觉也温和,头发盘得高高的,刘海弄得卷卷曲曲的。我可是没有看过这样梳头的女人呢,我看着她的头发很是好奇。她脾性相当的好,很会说话,声音很响亮,不尖利,语调柔和,不光我爱听,我的那些伙伴们也爱听。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很美的,因为平时的生活中,我们真的没有见过象她这样雅致的女人,那些老师中,我看得出再没有比她更好看的了。后来我才知道,老师的头发天生是卷曲的,不是烫的,在不实兴烫头的年月里,她的自然美,出奇的让不熟悉她的人琢磨不透。可惜,我只跟她学会了拼音与识字,学会了最简单的算术,她便不教我们了。因为到三年级时,我们学生换学校了,老师没有跟着我们走。我们去了一所更大的学校里。我在新学校里度过了后来的小学阶段,而我那启蒙韩老师,她的美,她的一言一行,却刀刻般地印在了我幼小的心里,一直不曾忘怀。

新学校上半天学,下午不上课,多半放假,偶尔有活动时,下午才去学校。新老师是个年轻人,二十刚出头,还没结婚呢。老师姓柴,这个柴老师,脸蛋长得不出奇,个子也很高,也很瘦,常年扎着两条又细又长的辫子,在我们面前甩来甩去的。柴老师不光是把学生的学习放在第一位,而且还要把学雷锋做好事也放在同样位置上。可以说,她是一个地道的积极分子。别的班级学生做习题多,我们班学生做好事多。别的班级学生在家休息时,我们班的柴老师却常带我们去煤矿里去做好人好事,回来向学校汇报,为此我们班的奖状比别的班级都多。就这样柴老师觉得积极得还不够,又别出心裁,经常在下午时间里,挑一些学生排练节目,排好了,就带着学生去给矿里的职工们演出,我也是排练节目的学生中一分子,因为嗓门高,我多伴是独唱。唱啥歌由老师作主。跳舞我好象一直是不行,柴老师始终不满意,但是又不让我下去。于是乎柴老师就安排我在队型的最后面,一直是这样的。因为排练节目的事,我还挨过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柴老师的严厉批评呢。有一次,我放学回家吃过午饭,拿起书本看起来,觉着看得不过瘾,又把大哥的语文书拿出来翻看。那时家里是没有任何课外书来读的,我常把两个哥哥的语文书当成课外书来读,经常是爱不释手,陶醉在书中的故事里。我也不知看了多久,忽然间想起来了,今天下午要排练节目的,妈呀,我怎么给忘了呢!放下课本就跑,一口气跑到学校,同学们这时都已经练完了,正一个一个地往外走,我来到教室里,来到柴老师跟前,低着头,不敢看柴老师的眼睛。轻轻地说:“柴老师,我来晚了……我忘了时间了……柴老师,我不是故意的。”我很害怕,嗫嚅着。柴老师自然是很不高兴,“过来,你。”柴老师走到教室外面,叫我也跟出去。她让我在墙跟站着,然后用手抓住我的红领巾,很用力地耸着我,我还是低着头,不敢出声,柴老师却发话了:“你怎么这样不遵守纪律,让你几点来,就几点来。记住,以后不许迟到!”“记住没有?”“记住了。”我终于抬起头来,看着柴老师,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严厉。柴老师的语气也是很重,是在课堂里从没有过的。我知道我错了,我看着柴老师生气的脸,心里很难过。“我以后再也不敢迟到了。”真的,我的确是记住了这次挨批的教训了,从那以后,我真的再没有迟到过,也再没有挨过柴老师的任何批评。不光是排练节目,早晨上学,我几乎是第一个到学校,直到小学毕业。

在我们小学四至五年级时,柴老师不让我们排练节目了,业余时间改学毛泽东选集了。柴老师跟形势紧,我们的学习也紧。柴老师让我们住的近的同学编在一个组,认命组长,由组长带着我们在房子大的同学家里学。柴老师经常带着班干部到各组检查学习情况,看我们是不是在认真地学习。每周还要让我们交学习笔记,交学习体会。我哥给我买了一本象字典那样大小的红塑料皮的毛泽东选集,那里是一到四卷,第五卷是一本厚书,不是塑料皮的了。别的小组学不学,我也不记得柴老师是怎么说的了,只记得我们小组是真认真学习啊!我们组里,有五个女同学,三个男同学。男同学光听,不读,主要是男同学读的水平没有女同学读的好,所以后来就由女同学轮流来读。每天学习一下午,有时是挑着内容读,有时是按顺序来读。可是到了写体会时,几个同学就很为难了。因为我们读的内容根本也弄不懂啊,可以说就是在念字,本质内容是不清楚的。因而也根本写不出来什么体会来的,但是为了完成柴老师交给的任务,不得不硬着头皮来写,写的内容想当然的空洞无物了。我记得我开始写的体会,总是固定那几句话,“今天我们学习了《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很受教育,很受启发,我们一定要好好地学习,认清谁是我们的敌人,明白谁是我们的朋友,将来为国家做出巨大的贡献。”“今天我们学习了毛泽东选集的《论持久战》,我们很受教育,更受启发,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坚持学习,坚决与坏人坏事作斗争,长大了为国家作出巨大的贡献。”等等诸如此类的学习体会。长大了想起这段学习生活来,不觉得哑然失笑。读是读不懂,但是能读得通,毛泽东的文章就有这样的特点。我因为爱上了读书,也更因为没有什么书可读,于是,这毛泽东选集便成了我最好的读物了。这的确是最好读物,我不光是跟同学一起读,在家没有事时自己也常读。那塑料皮的前四卷,没有读破书皮,而那第五卷却让我读得皮都起毛了,书的边角掉了,书也读厚了。理论没有掌握,词汇倒是丰富了,课堂上,老师让造句时,我可是一点也不犯愁了。我的手在这时会比其他同学举得都高,怕老师看不见我,更担心老师不提问我。我的表现欲在此时得到了最好的展示。也因为这最好的读物的学习与启发,我也能替有着地主头衔的爷爷写每月的思想汇报了。以前爷爷的每份汇报都是邻居代写,爷爷以前就说过,要是孙女你学习能写作文了,你就替爷爷写吧。我当然是记得爷爷的话的,上五年级了,学习了毛选的人了,会写作文了,我再也不要让爷爷找人替写了。后来大哥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毛泽东诗词放在家里,他到是不读,我发现之后,又成了我的第二样最好的读物。还是因为没有别的书可看啊!有了这个读物,我不知是怎么读的,读了多少遍,反正是我能背下来很多诗词,动不动在作文时引用上一两句。这读物一直伴随我读到中学。

没有想到,在小学是上半天课,到中学还是半天课。只是科目增多了,作业相应的也增多了。我在课堂上,认真听老师讲课,从来不精神溜号,生怕漏掉老师说的任何一句话。我爱思考,不管对错,能够勇于举手发言,各科老师也因而都很喜欢我,知道我很用功,也爱提问我,我学习的热情也就更高了。虽然我的学习成绩在班级不是最好的,但我的学习态度是一流的。尤其是语文老师在一次作文本上写给我的评语里的一句话,我记忆犹新。“你很有潜力,但是尚未挖掘出来。”我原来是很有潜力的孩子啊!老师的这句话对我太重要了!老师的意思是我要是肯努力的话,我一定会学得更好,从此我的学习劲头更足了。可是在家里,并没有因为我的作业多了,我就少干活了,必竟是又长大了些,我干活的时间更长了,也更重了,写作业的时间只能放在晚上了。白天我一放学,吃完午饭,就拿起煤袋子到兴安台露天里拣煤。开始是小兜子拎,再后来,力气得到锻炼,就用大袋子背煤。我与邻居同伴们背煤可不光是一个累字了得,更是危险至极的事。要从那立陡立陡的露天下去,那小道仅能容一个人走的宽度,到露天底下拣过煤后,再从这露天底下爬上这立陡立陡的如同山一样高的坡。我们几个小伴们一个挨一个的上来下去,中间累了,要歇一下脚。如果一步走不好,走不实,从坡上滑下去,那就是要摔得粉身碎骨。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就是这样,我们一天下午要来回的背好几趟。这样危险的拣煤,我们的家长是不知道的,要是知道恐怕是不能让我们干的。可以说,这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啊,我们必竟是小孩子,初生牛犊不怕虎。当年真有一股傻劲,以至于长大了,经常作恶梦,要从高空摔下来,吓醒,吓出一身的冷汗。不光是拣煤,也拣柴禾,煤矿上用完的楔子,木头块,全往家里背,顺便也在煤矿井口拉来的大木头上扒树皮,这树皮是家里点炉子用的。夏天放学了,如果不拣煤的话,我下午的活就是采猪菜,我家那时每年都养一口猪的,过年杀了吃肉。家里多了猪,我便多了一样活。我拎着大筐,在近处采,近处一时没有采的了,就跑到很远的地方,到大片的野地上去采。去远处采猪菜时,我是很高兴的,因为这时,我可以偷偷地揣着小人书去,干累了,就找地方坐下来休息,看看小人书,看看远近那绿油油的菜地,看看那茂盛的绿树野草,看看那野外各色各样的野花。此时的我心里无比轻松,无比惬意。我那时看的小人书很多,内容丰富多彩。都是哥哥买的,他们看完了,全归我所有。可以说,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对小人书的记忆是共有的。在那物资匮乏的年月里,小人书成了孩子们的精神食粮与宝贝。我看的遍数特别多的有《红灯记》《沙家浜》《白毛女》等等,在家看时,妈妈说我干活偷懒,动不动就挨说。可是我出来干活,妈看不见了,看得自由自在,看得要多投入有多投入,很多时候还会引起我无数的遐想。那小人书虽小,可是那一幅幅形式多样生动形象的画面,那一个个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还有那通俗易懂的文字介绍,这些都象磁石一样,吸引着我的眼球,更象是蜂蜜一样,滋润着我的心田,我真是看得过瘾极了。如果不带小人书时,便常常带着某一科的课本,休息时,边看书,边回顾老师讲的内容,直至把书中的内容吃透消化。看看天要晚了,就赶快采猪菜,有一次我在用刀砍菜时,由于用力过大,眼睛也没有看准,一刀下去,我这个左撇子人,把菜砍下来了,我的右手大拇指外侧的皮也砍一个大长口子,血流不止,我一翻看,妈亲啊,白色的骨头都露出来了。疼并不可怕,我害怕的是这血流不止怎么办,不能再干了,赶快往家走吧,走着走着,我想起来一样东西,也不知是听来我家里的大人谁说过的,反正我记住了,对了,它叫马粪包,这东西有止血功能,我也见着过。这个季节正是有这东西的时候,我于是边走,边留心道路的周围,恨不能马上遇到一个。可是累得我眼睛冒出金花来了,我也没有拣着那马粪包。那就不要指望它了,还是回家去医院包扎吧。又往回走了一段路,正当我对那马粪包失去信心时,老天爷真眷顾我,我无意中竟然在草丛里发现一个。我跑过去,拿在手里,撕破皮,把里边的紫色的灰往伤口上敷,血湿过来,再敷,不一会,我的伤口不再出血了,啊,马粪包,它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我亲自领教了。是谁首先发现它有这个功能的呢?真是太伟大的发现了!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西安那里看癫痫病好广西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