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江南】缘起一念 笔落天涯(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31:37

一 2012年11月17日。

或许到了今天,我已经记不起当初是因何缘由留在江南了,也无法想象出第一次在江南发文的情景,更没有一丁点关于第一次和秋梧飘絮交流时的记忆。人生有太多的第一次,而我们更多的时候选择了遗忘,在岁月的熔炉中慢慢迷失。然而我想,也许此时此刻,当我们再回过头来凝望走过的来路,初衷或许已经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收获了太多太多,种下了一片难以割舍的牵挂。

也许,每一个进入到江南社团的人都会问,那个成天在写手群里“得瑟”,看起来“无所不知”的“絮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的身后,又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那个她让一直信任的小侯,又是一个怎样的人?太多太多……仿佛有意无意间,大家都把这个名为“秋梧飘絮”的人当做了江南的顶梁柱,江南烟雨的灵魂核心。

是的,大家有什么不懂的程序,可以问“絮姐”;有什么不理解的矛盾,可以问“絮姐”;写手投稿操作失误,可以找“絮姐”解决;编辑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问题,也可以找“絮姐”帮忙;甚至心里有难以释放的委屈,都也可找“絮姐”倾诉。仿佛在绝大多数的江南人眼里,我们的“絮姐”是万能的,没有她做不到的事情。但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事情:“絮姐”终究是人,而不是神。而且只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

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应该做些什么呢?或许,是依偎在疼爱自己的老公怀抱,享受着爱情的滋润;或许,是靠着自己的才情,在社会上杀出一片广阔天空;再或许呢,也可以上上班,逛逛街,过着平常不过的小资生活……这个黄金年龄段有着太多的可以选择,然而她却偏偏没有,而是天天守在电脑旁,关注着江南的发展,耗费着自己的青春,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一门心思为社团操劳。不知为何,每每思及这些,都不由得一阵心疼。

记得在六月份的时候,我还固执的认为,我永远也不会插手江南的管理,只想老老实实做一名写文发文的普通写手,所以当絮某人一而再,再而三邀请我当社团编辑的时候,我都选择了拒绝。我不知道那时候絮某人的心里,有没有过那么一丝失落,但我想,要是时光能够回转,再有那么一次机会,我至少不忍心拒绝得那么干脆。

我真正接手江南管理,是9月份的时候。也许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心疼这个让人“不放心”的“絮姐”。是的,我对她太不放心了,她太不懂得爱惜自己,宁愿自己在这条路上疲惫不堪,伤痕累累,也不会选择退缩,更不会生出一丝怨念。她对每一个进入社团的人都持着一颗包容之心,尽管有时候会有人不理解,尽管有时候会引来各方面的压力和针对,但她从来没有放弃过。

我记得在9月初,那时江南的发文量,精品量,和论坛都处于一个低谷,而面临着10月初第三季度社团的评比,情况着实不容乐观。絮某人每天思虑着对策却鲜见成效,终于也渐渐露出了疲态。一天晚上,她跟我聊天时问我说:“要是有一天,我不在江南了,会怎么样?”我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一句话,只得回道:“有你在,江南的凝聚力就在,你一走,江南至少会垮了一半。”听到我的这个回答,絮某人登时怔住了,许久才说了句:“真有那么严重吗?那好,我听你的,我不走了。”也许就是因为这句话,我留住了絮某人,同时也让她留住了我。我不知道她在那短暂的沉默里,思考了多少利害,权衡了多少得失,最后才做出了这个看似轻描淡写的决定。或许,她的心里,确实是真的累了,所以我才毅然答应了她,留在江南,开始接手社团管理的工作。

从同题征文到倾尽天下小说征集,从小侯有话说到江南课堂,从人名竞猜到常识测试,我的创意不算太多,但好歹也让江南渐渐有了些起色,保住了第三季度的第一名。所以在10月份的时候,絮某人借着学校比赛为由,终于将她身上的担子彻底交在了我和小末的头上,而自己转手去负责外围写手工作。

如果可以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我和絮某人之间的关系,我想,应该是“推心置腹”罢。有人常说,网络上的情谊,有多少是真的,又有多少值得去相信,去信赖?以前我总也不信,现在我信了。是啊,真正的朋友就像万千红尘中的一点流星,总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就闯入了我们的世界,谁也说不准。絮某人常说认识我真是一件幸运的事,而我认识了你,又何尝不是?那晚我们聊天的时候,絮某人说:“我有时候真觉得你像是我的哥哥。”我不禁哑然。我当然知道,这个比她小着12岁的小侯无论在见识上,还是学识上,都与她相差甚远,但或许有时候,她真的,只是需要一个依靠,一个可以倾听的人,可以给她安全感的人。她毕竟无法做到什么事情,都独自一个人扛。我开玩笑说:“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认了你这个妹妹。”

是呢,也许只有在这时候,她才会流露出些小儿女情态,撒撒娇什么的。所以,她看到我和小末聊天聊得欢她完全插不上嘴的时候,也会吃吃醋,闹闹小脾气;所以,也会有诉衷修改她的文改到“怒了”的时候,那一副死缠烂打的“嘴脸”;所以,也会在她的大师兄陶然新收了弟子的时候,在我面前“惨无人道”的显摆……

如果真要说起在网络上对我文字裨益最大的两个人,一个是诉衷,另一个便是絮某人了。诉衷自是不必说,虽然偶尔也会有俩哥们“狼狈为奸”的时刻,但至少我不敢在他面前没大没小,对他毫不留情面的批评责骂也只有虚心听之。而絮则不同,我们可以说是毫无芥蒂,相互得瑟自已是家常便饭,或许就像她自己说的,只有我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才没有任何的压力,不用担心说错什么。

这样的朋友,现实中又能遇见几个呢?

这样的情谊,一生又能碰见几回呢?

我常常说,朋友都是阶段性的。来的时候我们自当尽力去珍惜,真到缘分尽了的时候,我们也不必去惋留。我没有勇气去想我和絮某人会不会有这么一天,或许10年后,20年后,我们之间会真的淡了,渐渐的不联系了,也很正常。但我想,至少那时候,当我回想起这段青葱的岁月,想到这个才华横溢又有些“傻笨”的絮,一定会会心一笑,勾起内心深处那些永恒的曾经。

我不会写什么华丽的词语句式,更不会口吐锦绣,笔拟繁华。但我想,如此这般情谊,任多少繁章锦句都显得多余,过多的修饰反而让这些过往黯然失色。所以,就让它平淡的真实下去吧,不需要任何的惊天动地,也不必如何轰轰烈烈,因为,这里,有你,有我,便是整个世界的全部。

二 2013年6月24日。

相信大家在江南只要待过一段时间,就没有人不知道秋梧飘絮是谁,是啊,絮某人为江南做出了太多太多,仿佛在大家的潜意识里认为,江南在,秋梧飘絮就在,这个大家眼中的大姐大,群里嬉闹活泼的薏苡,将会永远坚守在江南,永远不会离开。

然而,永远,究竟有多远?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说得清。

同样,这也不是絮某人自己所能预料得到的。或许我们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总有一天,我们最亲近的人,最信任的人,也会因为某些原因,而要离我们而去,而我们,不得已要自己学会长大,学会面对。

就比如现在,我们每一个人都清楚,絮某人对于江南,意味着什么,代表着什么。我们如今活跃在江南的大部分作者,编辑,乃至于社团骨干,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絮某人手把手引进江南的,我们都是重感情的人,都知道有一个词语叫做“知遇之恩”,或许,我们之所以可以在江南这片土地上坚守下去,就是因为这里有着我们心底深处所在意的那么一个或者几个人,而这个人,将会使你不惧任何困难,不害怕任何挫折。

我相信,不止我一个,私心里将絮某人当成了这样一个人。但是,总有一些事情,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有些事情,或许我们无法选择,但是,却不得不去适应。

记得去年九月的时候,絮某人曾经跟我透露过想要离开江南的意思,被我劝住了。我说:你想过你离开的后果么?你一旦离开,江南将会至少有近一半的人会跟着你离开,那时候的江南,是你想看到的么?

于是,絮某人终于不再提一字。

很多次,絮某人不是不想离开,而是不敢。任何人都可以使小性子,任何人都可以说离开,唯独她不可以。

所以她才会一直坚守着,不论多苦,不论多累。所以有时候,大家看到后台堆积如山的稿件没有人去编辑时,总有人用公众号去扫文;当群里编辑有疑问得不到解决的时候,总是絮某人第一个跳出来;当我们因为失误而退居第二时,没有人知道絮某人到底顶着多大的压力;当各方面压力的纷至沓来而仍有人在QQ群里散布不和谐言论时,没有人知道絮某人到底有多痛心;当看到社团元老因为某些原因一个一个离开江南时,没有人知道絮某人的心里有多失望和无奈……种种压力,种种困难,当如一座座高山压来时,絮某人没有退缩,也无法退缩。

请大家记住,絮某人是一个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江南受半点委屈的人,所以,她这次选择离开,并不是使小性子,也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

有很多事情,或许大家都只能看到其中一方面,并不能知晓全貌,但有一点是无须置疑的,那就是,能够在网络上与大家相识相知,絮某人真的很快乐,感到很幸福。

我想,如果我真的强留,或许,能够把她留下,然而,我不会。因为我懂得,有些事情,无须过分执着。絮某人为江南奉献了太多,那么,如今,我们也容许她小小的“自私”一回吧!

履泽说,来过,即是存在。

这是一个永恒的命题。2013年的江南,有过许多变故,尤其是最近的几个月,我们都很辛苦,我们在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努力着,幸运的是,絮某人在,大家都在!当站在六月的尾巴上回顾整个第二季度,才猝然惊觉,原来,我们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我们的辛苦付出,并不是徒劳。收获的,不仅仅是那一串暖心的数据,还有满满的感动。

絮某人发帖说离开的时候,也许很多人会小小的惊诧一下,不是说好的“江南,我在”么?

是啊,江南,我在。

所以,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大家冷静下来,理性的看待这件事情。在絮某人的告别帖发出来之后,我看到有许多人纷纷说也要离开,甚至有人发布绝大多数社团骨干都将离开的负面言论,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絮某人并不是就此一走了之,而是暂时离开,有一天会回来的,只是归来的时间尚不确定。

更不要听信无关人员的负面言论,除絮某人外,其他社团骨干都将坚守在江南,江南社团还会一如既往的发展下去,而且,絮某人已经和小鬼做好了交接,到时候,小鬼就会全面回归,等我和小鬼商定好江南进一步的发展方向,我希望,那时候的江南,大家都还在。

江南,我在,指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信仰,一种精神,一个团队,一个我们共同守护的家。

我想,絮某人也想能安安心心的离开,不愿意看到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大家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了发文,编文的积极性,我想,这是絮某人极不愿意看到的。所以我希望大家能摆正心态,江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絮某人离开了,我们要担当的,只会更多。如果絮某人有一天突然回来了,你是希望让她看到一个分崩离析的江南呢,还是一个欣欣向荣,比任何时候都强大的江南?

所以,我亲爱的家人们,大家一起努力吧,为了江南的明天,也为了絮某人,让我们一起携手并肩,把江南建设得更好!

三 2013年11月30日。

时间停在2013年11月30日。

好吧,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但对于秋梧飘絮来说,却是一个相当重大的时刻,因为这一天,昕昕文具店就要正式开业了。

秋梧飘絮这个名字,相信对于江山绝大多数作者来说,很是熟悉。而对于最近才加入江山的新作者来说,恐怕又无比陌生。只是因为近段时间,絮某人一直都在忙于新文具店的筹备,加上正常的教师工作,让她鲜有时间回到江山的怀抱。

这几天,絮某人一边忙着学车,一边又忙于新店的前期工作,而教学工作也不能落下,可谓分身乏术,而从上海进的近2000多块钱的货因为物流原因,到昨天都没有收到,絮某人心里自是着急万分,多方查询,好在今天上午的时候,货已经顺利抵达梧州。

开业,这是一段新征程的开始,我们祝愿絮某人有一个好的前程,祝愿她事业顺利,财源广进。从网络文字爱好者到现实生活中“商人”的转变,可谓相当需要气魄,但是絮某人做到了。

也许,自今而后,我们将很少能看见絮某人在江山出现的身影,很少能再一睹其绮丽的文字,但是,我们将不会忘记絮某人在这里留下的足迹,我们忘不了——

忘不了梧桐树下,与众神并肩奋斗的身影;

忘不了“风之家”风信子的诺言;

忘不了“清露若水”娇弱的身躯怎样力挽狂澜于非常之际;

忘不了盛世江南,与兄弟姐妹携手共担风雨;

西安羊癫疯病医院哪个较好甘肃癫痫专治医院太原癫痫病到哪里治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