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荷塘“童话之秋”征文】满园秋色关不住(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24:17

荷尽已无擎雨盖

菊残犹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须记

正是橙黄橘绿时

偶读《赠刘景文》一诗,为苏东坡这首七言绝句所惊叹,虽荷尽菊残夏已逝,却橙黄橘绿秋意浓,短短一首小诗,便把浓浓的秋色描绘得淋漓尽致。

老家居住在东北大地松嫩平原最西部,这里属于亚寒带地区,虽四季分明却不适应南方橘树的生长,故当地人无法体验橙黄橘绿究竟有多美,而本人又生活在一个边陲小城,而且外出的机会极少,改革开放后南方各种水果也大量运来此地,橘子倒是没少吃,橘树却不曾见过,读罢《赠刘景文》,目光依旧定格在诗句上不愿移开,猜测着苏东坡诗句里那种橙黄橘绿的景色究竟会有多美……

好在社会已进入了信息化时代,人生之路踏上末班车时自己有幸接触到了网络,在网上学到很多年轻时不曾学到的知识,大大开拓了自己的视野。

随即打开了百度搜索引擎,输入“橙黄橘绿”图片,一幅幅橘林图画随即展现在了荧屏上,一棵棵硕果累累的橘树跃然于画面中,一玫玫黄橙橙的橘子悬吊于枝头,犹如五彩缤纷的灯笼,闪烁着耀眼的光环,诗中“橙黄橘绿”那种迷人的景色,立刻一览无遗地展现于眼前……

一边浏览网页上五彩缤纷的图片,一边回味着苏东坡的这首七言绝句,不由得暗自感叹这首诗的绝妙之处!

回顾四季,夏日荷花是何等的艳丽,初秋菊花有多么的娇艳,然而,随着季节的转换,荷花艳丽逐渐退去,仅剩了株株折断了的擎雨盖的残荷覆盖于水面,菊花亦是如此,往日的娇艳随风而逝了,尽管菊花性格倔强,虽有傲霜枝的骨气,却难以抵御飒飒秋风而日渐枯萎了,唯有黄橙橙的柑橘悬吊于枝头,呈现出它傲视群芳的顽强姿态,其威风凛凛状,大有得意洋洋之势!

或许受苏东坡这首七言绝句的影响,或许被橙黄橘绿图片诱惑,亦或许时下进入秋季之故,思绪里陡然冒出写一篇应时文字的念头,可是写什么呢?写人?写物?写景……坐于电脑前沉思良久,却无从下笔,因有关秋天的文章自己曾写过多篇,写秋天就会不由地联想到之前曾写过的文字,思路不经意间就会被那些文字所左右了,也曾几次动笔欲描写秋景均未能如愿,用“江郎才尽”形容再恰当也不过了。

可今天却有所不同,写秋景的念头,在思绪里缭绕不断,可是究竟要写什么呢?但自己心里十分清楚,无论“橙黄橘绿”图片多么的迷人,也不管诗句如何的绝妙,就算写秋天,“橙黄橘绿”也不能写了,因自己对此类素材根本就不熟悉,故而难以写出“橙黄橘绿”的迷人之处,于是立即关闭电脑网页,思绪也从诗句里收回,决定描述下自家房前屋后的秋景秋色,随处可见的秋景秋色,既是即时即景的文字,也是本地原汁原味的秋天。

老家住于市郊城乡结合部,领略秋景较城内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周围皆是菜农们土地,除了冰封大地的冬季之外,每天都会看到菜农们忙碌的身影,他们春天播种希望,秋天收获成果,人人起早贪黑,个个废寝忘食,风尘仆仆地来去匆匆,来往于家里和田地之间,不是肩扛锄头,就是手拎镰刀,挎蓝的、挑担的、推车的、背袋的……没有清闲的时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周而复始忙碌着。每逢看到菜农们耕耘于田间的身影,我便会联想起了“脸朝黄土背朝天”、“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等诗句,不曾亲眼目睹忙绿于田间的人,根本难以想象到他们一年四季要付出多少辛劳、流过多少汗水。

左邻李大鹏已年届不惑了,和妻子起五更爬半夜地经营着几个塑料大棚,哪个季节种植何种蔬菜,他们掌握得十分准确到位,还在距离秋季半个月时,李大鹏就把还硕果累累的黄瓜、西红柿等秧苗连根拔掉了,他们似乎不给那片土地丝毫的喘息时间,起早贪黑地整理完之后便种上了秋白菜,由于东北漫长的冬季可达半年之久,所以秋白菜是冬储菜的主要品种之一,每户人家都需腌制几百斤方够一个冬春食用,何况东北人最喜欢吃秋白菜腌制的酸菜了,故此仅秋白菜一项农民就会获得一笔不菲的收入。

在白菜地北侧,李大鹏种了一片胡萝卜,据说胡萝卜有非常高的营养价值,含有大量的β-胡萝卜素,人体摄入后通过消化器官会转化成维生素A,可以维持眼睛和皮肤健康,对改善夜盲症及皮肤粗糙都有着良好效果。早些年人们仅注重温饱而不注重营养,改革开放后人们大大提高了健康意识,“填饱肚子即可”的观念已经彻底改变了,都变着法儿让自己吃上健康绿色的蔬菜瓜果,李大鹏便抓住了人们注重健康的心理,每年都在地里种植大量的胡萝卜,时下虽然进入秋季,他家这片胡萝卜长势却依旧郁郁葱葱,毛茸茸的胡萝卜缨子绿茵一片,远远看去如同一个辽阔的高尔夫球场,夫妻俩劳作之余常站于胡萝卜地边瞭望,那种美滋滋的表情,宛如两位绘画大师,正神情专注地欣赏着自己刚刚搁笔的美术杰作。

右邻是一对老年夫妇,不知老汉名字叫什么,凡是认识他的人都称其老李头,虽儿女都在城里,多次请他们进城居住,他们却不愿离开这片故土。老两口和其他菜农有所不同,迎曙光披晚霞忙碌于田间那种苦差事他们不干,而是经营着一个规模不算小的葡萄园,每逢秋季葡萄收获季节,他们因年迈忙不过来便临时雇几个短工。昨天散步回来路过葡萄园时,老李头正和雇工们有说有笑地在葡萄园里忙碌着,见我路过便大声喊道:“王老弟,过来给你摘几串葡萄回去!”

听见喊声也不客气,我转身朝老李头走去的同时,也用贪婪的目光欣赏着葡萄园,见株株葡萄攀爬于主人为它们搭建的架子上,串串葡萄悬挂于架下,尽管茂密的枝叶欲将累累硕果掩盖,怎奈沉甸甸的葡萄似乎不领枝叶的情,圆溜溜的葡萄由枝叶缝隙肆无忌惮地挤出,恰如一颗颗黑溜溜的眼珠滚动于枝叶间,被风吹拂得呈探头探脑状,仿佛偷着出来窥视一下这个奇妙美丽的世界……

老李头见我边走边浏览葡萄架,便停下了手中活计大声调侃道:“赶快过来抽支烟吧,你鼓捣文字还算可以,种植瓜果梨桃恐怕就是门外汉了吧?认得这些葡萄都是什么品种吗?”

见老李头调侃自己,便接着他话茬随口答道:“你还真说对了,多年前虽在农村住过,却仅熟悉高粱、谷子等大田作物种植,瓜果蔬菜生产队有专人负责管理,所以我根本不知各种蔬菜怎么种植,更不懂葡萄如何栽培,怎会认得你园里这些葡萄品种啊?”

老李头一听立刻来了精神,放下手里活计挎着篮子朝我走来,边走边指着左边一排葡萄架说:“这一排是巨玫瑰,前面那一排是黄金指,东边是金星无核,西边是矢富罗莎……”老李头说起葡萄品种如数家珍,边带领我游串于葡萄园之中,边喋喋不休地介绍各种葡萄的生长特点及管理方式,乃至各种葡萄的口感和产量等等,介绍到高潮时,得意之状难以言表,似乎在和我介绍他自己的孩子似的,样子看上去大有赞美与炫耀之意,连夹在手指间的香烟都顾不上吸一口。

老李头陪着我在葡萄园里转了一圈,待走回入园位置时,装葡萄的篮子已满了,葡萄大小不一,色泽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那就是无论葡萄大小都是熟透了的,是老李头选最好质量专门摘给我的,尽管每个品种只摘一两串,篮子里葡萄却足有十余斤之多,老李头见我要走便说:“老哥正忙着也没时间陪你,这些葡萄拿回去给孩子们吃吧,吃没了再来摘!”

当下也不客气了,寒暄几句后我便离开了葡萄园,边走边回味着老李头园子里那一架架的葡萄,仿佛那里就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园,否则怎会结出那么多各种各样的葡萄啊?

陋室前方几百米远便是一个规模不小的水塘,高矮不一的垂柳生长在水塘岸边,靠池水的柳枝有很多已垂入了水面,被风吹拂时摇摆不定,拂起大小不一的涟漪,犹如一个个圆环漂浮于水面,随着柳枝摆动,圆环接连不断地产生,新圆环产生的同时,旧圆环朝四周扩展着,仿佛水下蕴藏着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圆环生产线,鱼儿潜在水中,燕儿掠于水面,青蛙塘边歌唱,秋蝉树上嘶鸣……

进入秋季之后,无论是水里的鱼儿、塘边的青蛙,包括可振翅飞翔的秋蝉和燕儿,仿佛都接到秋天不久将要离去的通知,似乎都已感觉到了来自于严冬的威胁,鱼儿已不在浅水中浮游,燕儿也不飞翔于水面,而是一串乃至几串落于塘边电线上,或低吟浅唱,或嬉戏争鸣,叽叽喳喳鸣叫着,仿佛在抢着发言,似乎集聚在一起召开何时集体南迁的会议。

对季节最为敏感的则是青蛙和秋蝉了,夏日时青蛙遍及水塘,秋蝉布满柳林,中午和傍晚似乎是它们最为活跃的时间段,塘里青蛙嘶鸣,树上秋蝉嚎叫,全都扯起了它们那惊破天的嗓子,嘶嚎声一浪高过一浪,虽声音不同,却都在竭尽全力地表现自己,完全形成了一种对垒之势,正所谓“你方唱罢我登场”,仿佛声音小了就会败给对方似的。

然而进入秋天之后则情景大变,青蛙由塘里转移到岸边,或潜伏于草丛,或游串在浅滩,都呈无奈状态等待着冬眠季节到来。秋蝉也早已喉咙紧锁不再猖狂了,仿佛已感到末日即将来临,全都在柳枝上静静地趴着一声不吭。

水塘北侧有一间小房,是水塘主人陈柏河老汉儿子盖的,除冬季之外陈老汉吃住都在小房里,听着蝉蛙鸣叫,看着燕雀飞翔,或于岸边柳荫下垂钓,或划船到塘里撒网,过着神仙一般清闲的日子。至于鱼塘管理与捕捞之事,都不属于老汉的职责,他儿子另外雇佣他人打理一切,陈老汉在此住,与其说为儿子看护水塘,不如说儿子为他找了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去处。

房后景色与其它三处相比又有所不同,这里是林业部门的一个苗圃,每年都蕴育出各种各样的树苗,除杨树、榆树、柳树等大路树种必须培育之外,近年来随着人们的思想意识改变及城乡美化环境的需要,银杏、木棉、黑荆树、马尾松等观赏树木也在苗圃培育之列。前几天我特意在苗圃里转了转,对那些观赏树种不熟悉暂且不表,就说大家熟悉的杨树和榆树吧,一垅垅的杨树苗齐刷刷地挤在垅台上,高的可达肩头,矮的也近一米,片片树叶大如儿童手掌,被风吹拂得呼呼作响的摩擦声,仿佛在控诉秋风的凌冽,又似乎和我这个未曾见过面的不速之客打着招呼。

榆树苗的培育方式,与杨树苗有所不同,一排排苗畦都宽一米左右,长度有几百米之遥,尺余高的榆树苗密密麻麻地挤在畦里,看上去如同一片庄稼地,不走近苗畦根本想不到这里是榆树苗,更想像不到这些小小的树苗多年后会成长为参天大树。

正所谓:满园秋色关不住,累累硕果挂枝头。正沉浸在家乡美丽的秋景秋色里,陡然窗外传来了一声呼唤:“王老哥在家吗?”

抬头朝窗外看去,见往日一起散步的老友站在大门口,扭头看墙上时钟已到了往日我们出去散步的时间段了,于是急忙收住思绪关闭电脑,穿上外衣出了大门和老友朝郊外走去,一路上边走边聊,原野里目光所及之处,各种庄稼均是一片丰收在望的景象,正如郭颂在那首脍炙人口的《新货郎》歌曲里所唱:

苞米棒子金闪闪

高粱带点红似火,

大豆结夹的里嘟喽蜜

气死风的谷穗压弯了棵

……

郑州治羊癫疯哪家医院靠谱西安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是哪里不同时期的癫痫护理有什么不同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