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流年】由婆婆丁说开去(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13:09

此时虽已到五·一的季节,被严冬肆虐了近半年的东北大地,却好像刚刚接到春天传来的信息,人们期盼已久的春意,才如大姑娘般羞答答地姗姗来迟。

虽然春风吹拂了多日,但在漫无边际的旷野大地上,收入眼帘的依然是一片枯黄,须仔细看去时,才会见有斑驳绿色藏匿于杂草之中,若隐若现偷偷地接受着春天的气息。

再看路边各种树木,虽也夜以继日地吸汲着日月光华,但看上去依然还是残枝败叶,杨柳不曾吐絮,桃李也未曾芬芳,唯有被漫长冬季束缚得不耐烦的那些山杏,已一株株迫不及待地吐露出白里透红的花蕊,夹杂在漫山遍野枯黄的丛林里,看起来显得是那么妖艳娇美,朵朵花蕊被绿叶衬托着迎风摇曳,呈点头哈腰状乐得花枝招展,那姿势既炫耀了自己绚丽多彩,又点缀了枯黄山林的单调景色。

每日习惯去郊外散步,也熟悉了旷野里的一草一木,一排排电线杆子,一群群骡马牛羊,一行行高矮不一的树木,一条条弯曲不同的小路……这些景色每天都在眼前一一走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今天来到一山岗脚下,缓步登上山岗举目远眺,见在横卧市郊那条南北走向的铁路上,正有一列火车汽笛鸣叫着飞驰而来,游龙般的车厢在火车头后面拖着,把铁轨碾轧得咣当当、咣当当地响着,风驰电掣般向远方驶去。

铁路下相隔不远是一条砂石路,虽为砂石路,但平坦程度却不亚于柏油公路,砂石路上大小车辆川流不息,滚滚车轮卷得尘土飞扬,在每一辆汽车后面都形成一条烟雾带,犹如喷气式飞机吐出的烟雾一样,摇曳、拉长、扩散。

看了片刻来去匆匆的车流,然后收回目光走下山岗,刚要拐去旁边树林看鸟鸣,低头却见几朵小黄花簇拥于枯黄的草丛里,于是便蹲下仔细观看,见是一种名叫婆婆丁的野菜(学名蒲公英),遂掏出手机拍了下来。

拍完婆婆丁照片,继续蹲在婆婆丁花丛旁边观看,在几朵并不耀眼的花束里,我看到了在半个多世纪前,自己曾与婆婆丁等几种野菜打交道的画面。

上世纪五八年大跃进之后,神州大地遭遇了史上罕见的连年灾荒,这个阶段后来被人们称作国民经济三年困难时期,所以当时饥饿便如魔鬼一样缠上了人们,一时间真可谓是民不聊生啊,吃不饱已经是正常现象,吃糠咽菜也是家常便饭,到后来糠吃没了,野菜也挖光了,人们饿得实在没办法时,就吃玉米瓤子淀粉、树皮、乃至观音土度日(观音土何物?我在百度搜索到一条解释:观音土是以蒙脱石为主要成分的粘土矿物,在旧社会和三年困难时期,穷人在青黄不接时或灾荒年间,常常靠吃观音土活命, 尽管不会饿肚子,但由于没有营养, 最终人还是要死的。另:据有资料记载,那几年全国被饿死的人达三千万之多)。

我当时十岁左右,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和生活状态下,思想里才加深了对婆婆丁的认识。

记得那时常和奶奶去野地、田埂、及树林里去挖婆婆丁,因当时婆婆丁还比较多,故此心里中对婆婆丁记得也扎实。对婆婆丁记得扎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婆婆丁可生着食用,其他野菜则需要用开水煮熟。

当时吃婆婆丁连大酱都没有,把食盐用热水融化开(那时盐都是大颗粒),把在地里挖回的婆婆丁掐去根部、摘去枯叶洗去泥土,然后就蘸着盐水大口咀嚼,虽然满口感到都是婆婆丁苦涩难耐,但怎么也比饿肚子强啊(当时吃婆婆丁,和我们现在饭桌上用婆婆丁调胃口是两个概念,所以虽都是婆婆丁,但感觉却是会有天壤之别的)。

把婆婆丁当成主要食物,很快村子附近的婆婆丁就被大家挖光,人们只好向远处延伸,但周围村子的人也在挖,挖没了时也向这里扩散,所以挖野菜的大军不久就会师了,婆婆丁家族也就遭到了灭顶之灾,人们在短时间内几乎把婆婆丁蚕食绝迹。

那时候人们都吃大食堂,在食堂里打回那点汤汤水水食物根本吃不饱,婆婆丁也挖不到了,人们都在饱受着饥饿的煎熬,但也不能眼睁睁饿着啊,于是人们又发现了另一种野菜可食用,当地管这种野菜叫车轱辘菜,学名叫车前草,又名车轮菜,田灌草等。

这种野菜比婆婆丁多,几乎遍地都是,而且叶片肥大,叶柄悠长。

车轱辘菜属多年生草本植物,在山野、路旁、花圃、河边等地都有,所以挖时也相对容易。

车轱辘菜虽然遍布大地,但资源毕竟有限,如饿狼般的人们手持挖野菜的刀子,无时不刻地在宰割着它们,一筐筐车轱辘菜被挖回,一片片生长车轱辘菜的野地被挖光,在人们的饥肠咕噜肚子吞噬下,漫山遍野的车轱辘菜在不久之后也被大家挖光了,于是人们又处在严重的饥饿状态下。

人们被饿得眼睛都蓝了,在寻觅着所有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此时人们对物品已到了顾不得考虑有没有毒,可不可吃的程度,都在探寻着所有认为可填饱肚子的东西,至于那玩意好吃与否,那根本就不在人们考虑之列。

在一切可吃的野菜吃光之后,人们开始吃一种叫牤牛蛋的植物。

牤牛蛋是一种生命力很强的植物,它们生长在各种地段,就连其他植物无法生长的盐碱地里,也有牤牛蛋稀稀落落的踪影,尽管长得不如其他地方茂盛,但它们却依然可顽强地在盐碱地里活下去。

人们把牤牛蛋采回来,单凭它那种怪异味道就不敢贸然生吃,于是把牤牛蛋用开水焯了,也如同吃其他野菜那样端上饭桌。

然而,当人们把绿油油的熟牤牛蛋放进嘴里时,却怎么也无法咽下去了,不,是根本无法在嘴里咀嚼。

因牤牛蛋虽经开水煮过一遍,但它那种苦涩程度之大,及怪味之特殊,实在是令人们无法吞咽下去,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来的,没办法也只好倒掉。

野菜没处可挖,人们想起苜蓿草地,地里的苜蓿草是供生产队喂牲畜的,白昼都有人看守,割苜蓿草需要晚间去偷(苜蓿草,多年生草本植物,叶与柄合生、花小,其嫩叶和茎可食用)。

记得每次偷回苜蓿草时,都是摘去枯叶、拣嫩叶洗净,掺上少许玉米面,铺在帘子上用锅蒸熟后充饥。

某天晚间一邻居婶子来喊娘去偷苜蓿草,可去了许久却不见娘回来,奶奶去邻居家探听,见邻居家婶子也未回,于是奶奶和邻居的人悄悄去了村东头苜蓿地,到地边时隐约听见有人说话,二人驻足一细听才知道,原来娘她们偷苜蓿时被人家逮到了,看地的人要把娘和那位婶子送去大队游街批斗,此时娘正和看地人的苦苦哀求着,乞求人家放过她们,于是奶奶她们也急忙走过去,一番苦口婆心的哀求之后,人家总算网开一面放回了娘和邻居婶子。

由于人们挨饿已经到了极点,所以遭此厄运的不单单只是野菜,村子北边有一片榆树林,榆树叶子在凡是人可伸手够到的地方,早就被撸的净光光只剩枝杈没有树叶了,就连较矮的那些榆树,也有人爬送去撸干净了树叶,到后来干脆把榆树皮也用刀剥下吃掉,把那些高大的榆树无论树干粗细,在凡是可以够到的地方,一棵棵都被剥去树皮露出白花花的树干,在树干处流淌着滴滴水珠,如同流淌它们的眼泪一样。

生活已到了无法生存的程度,在饥饿达到实在令人无法忍受时,在一家人饥饿乞求的眼光逼迫下,父亲只好放弃了自己喜欢的教书工作,在一个风高夜黑的晚间,他离开娇妻幼子、撇下年迈的爷爷奶奶,独自一人出去寻找活路,踏上了开往北大荒的火车,就是人们后来所说的——闯关东。

那时候出去寻求活路的人需要偷着走,所以大家都是在晚间出走,人们把这种行为称之为——跑。人们常常在一夜醒来时,村里便不是张三跑了,就是李四不见了,有时甚至一家人同时跑掉。

父亲在跑出去月余之后,仍旧还不敢把信直接寄回家里,唯恐人家知道后找家里人麻烦,待信寄到几十里外姥姥家时,娘才获知了父亲在东北的具体地点。

待熬到秋后季节时,娘和爷爷奶奶已酝酿好行动方案,提前就把可带走的东西弄去亲戚家,唯恐村里人看出破绽,屋里的摆设则依然照旧,和邻居聊天时也丝毫不敢露口风,我们小孩子对这些根本不知道,在这种保密的情况下,在某天晚间狂风大作时,娘和爷爷奶奶便锁了房门,在院子里转了几圈之后,恋恋不舍地又锁了院门,领着全家人万般无奈、也无可奈何地偷着跑出了村子……

奶奶的,哪知道这一跑不要紧,却他妈的在东北扎了根,爷爷奶奶活着时常说,他们就是死也不死在东北,可是爷爷奶奶、包括父亲母亲,最终却全都埋在了东北大地。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此刻几十年前那些过往翻滚着涌上心头,想起就不禁老泪纵横,不由得大声感叹:往事不堪回首、不堪回首啊!

蹲在婆婆丁前回味往事,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感觉两腿蹲得发酸,遂用手抚摸了婆婆丁小黄花几下之后,便缓缓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婆婆丁,心里却再也没有去散步的闲情逸致了,于是扭头拐向了回家的小路,一路上在繁杂的思绪里,又回忆起在那个年月生活中林林总总的画面。

郑州治癫痫哪里好拉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吗郑州哪家医院治癫痫较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