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看点】职工食堂的长条桌(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42:28

电子元件厂生产的磁头都销往了国外,由于产品销路好,生产规模扩大了,今年已经招工两次了。

看着新进来的员工,大部分都是年轻的女工。因为工厂生产的产品,工序多,工艺繁杂,又是计件,所以以女工居多,只有机床上有少得可数的一些男工。刚招进来的都是十九、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提着大包小包,扛着行李卷,像是从外地来的。原来的工人自然而然地就成了她们的师傅,交谈中才知道她们有的是从农村来的,有的是从本地招的,大学没考上,来工厂打工了。

工厂最早的时候,工人们中午不回家吃饭,厂子里也没有食堂。从外面雇了两个打扫卫生的女工,中午兼顾把工人们带来的午饭给热了。把车间旁的一间小屋腾开,修了一个大锅灶,把饭盒都放在三个大铝笼里,到中午十二点,统一由这两个女工把热好了的饭盒送到另一个空屋里。屋里只摆了几张桌子和椅子,去早了有坐的地方,去晚了就只能站在窗台前,或者靠在墙上,抓紧时间胡乱地吃完,赶紧回车间又干活去了。

在我的印象里,工厂一直很忙,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家吃饭。每个工人的产量都是定了的,不是八小时之内就能完成的,手快的也得在晚7点左右完工,手慢的也就得晚上十来点才完工,晚上车间里常常灯火通明。随着工厂订单的增加,工人们加班就成了家常便饭了。自从来到这里上班,我好像没吃过一顿现做的饭菜。总是前一天晚上做好的饭菜,第二天中午带到厂子里,米饭、馒头得和菜装在一个饭盒里,热好了就成泡饭了。晚上十来点下班,家人早就吃完晚饭休息了,还得吃热了一遍的饭菜。在厂子里能吃上热饭就不错了,有时还会吃不上,我的同事杜丽和田霞有一天发现她们的饭盒不见了,也许是拿错了吧?她俩就想着拿回饭盒,可是什么也没等着。不知是谁把饭盒拿走了,把里面的饭也吃了。中午饭没吃上,时间也都耽误了,她俩饿着肚子上了一天的班。后来,又有好多次,别人的饭盒也不见了。

渐渐地工人越来越多,大锅灶热不了那么多饭盒了,中午带饭的待遇也没有了。有的人在工厂门外的小饭馆,凑合喝一碗面,有的人泡一袋方便面。那时工资不高,一个月就几百块钱,都舍不得午饭花太多的钱,小姑娘们都爱美,发了工资也想买件漂亮的衣服,一两样化妆品。况且吃饭时间也不能太长,否则生产定量完不成,会扣工资的。简单吃些就算一顿午饭了,泡面也不像现在那种桶装的,太奢华了,只有一元一袋的方便面,锅炉里的开水也不是开水,泡出的面就象女孩子的烫发,卷卷的,外面粘里面硬,一点儿也不好吃。

曰子就在每天的面碗里打发了。工厂的产量仍在不断增加,我们每天的产量当然也就在不断地增加。我们是做电子元件的,电子产品里的一只小小的磁头,要经过四五十道工序,才能包装出厂。增加了定量,我们的吃饭时间不得不一再压缩。在这种情况下,工厂决定办一个食堂。起初,我们不大愿意在食堂吃,饭菜量少又不好吃,有时还得排好长时间的队。由于经常吃不好,又吃得急,我得了胃炎。不能吃菜,一吃就胃疼,常得用手顶着胃部干活。想请假都很难,我们的工作是每个人干一道工序,十几道工序是上下连接的,十几道工序是一个组。如果我请假了,后面的工人就无法连接上了,因为每个人只会做自己的那一道工序,一个人会影响一个组一天的产量进度,组长就要被班长罚。为了全组的人不受牵连,我只好坚持。中午只能吃白开水泡馒头,大概这样吃了一个多月。有一天,食堂的刘姐看到了,问我:“你怎么不到食堂去打饭?”我说:“我得了浅表性胃炎,有时吃菜就胃疼。”她对我说:“以后早上你来了,就把饭盒放到食堂的窗台上,带点儿软乎的饭菜,我十点上班帮你拿进去热了,你中午就来吃热饭吧。”我说:“那不行吧,你给我一个人热饭盒,让别人说闲话呀。”刘姐说:“没事,你有病又不让请假,吃点热饭应该的。”临走时又回头嘱咐我:“明天一定要把饭盒放窗台上啊!”“谢谢刘姐!”我们早晨五六点钟就来上班了,而食堂的大师傅们十点才上班呢。进不去食堂,饭盒只能放窗台上。从那天开始,我又能吃上自家带的饭了,而且还是热的。似乎是享受了世界上最高级别待遇似的,心里特别高兴,是刘姐的善良挽救了我的胃—虽然吃的还是泡饭。

记得是在那年的冬天,中午我急匆匆地赶到食堂去吃饭,一进门就看见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嘴里叼着个烟斗,蹲在食室里间的门口,是谁家来了亲戚?不对呀,他也穿了一个白围裙,和食堂里那几个女同志穿的一样。我也没顾上想,就拿上我的饭盒吃完饭走了。

第二天,那个老头还在。叫他老头,是因为他脸上皱纹挺多,也不知他姓什么。他肯定是来食堂工作的,只是都是女同志,突然来了个老头挺显眼的,而他却不在意。正当我们吃完饭,得去锅炉房打水喝的时候,食堂里是不供应开水的,那个老头突然站在窗囗前大声说:“孩子们,都到这儿来喝碗米汤吧。热乎乎的,是免费的。”工人们正要走,这时都迟疑地停了下来,老头看大家都没过来,只是站在原地观望着,他就把那一大铝盆米汤,吃力地搬了出来,放在饭厅里的长条桌上。工人们相互对视着,有一个人走了过去,他马上递过去一个盛汤的大勺,亲切地说:"喝吧,喝吧,自己盛上,米汤也顶水喝,还有营养呢。"接着又有人走了过去,一会儿工夫,一大盆米汤见底了,他始终在旁边笑着、看着…

饭厅的长条桌上从那天开始,有时有米汤,有时有一大铁壶开水,工人们每天不用嘴里边嚼着饭,边往锅炉房走了。食堂里的饭菜不好吃,不是炒土豆丝夹生的,就是豆芽炒粉条过火了粘乎乎的。工人们工资不高,饭菜成本高了,食堂还得亏本,只能做些便宜的饭菜。最近隔三差五地还能吃上咸菜,不少去外面小饭馆吃饭的工人也回食堂吃饭了。原来,食堂有时采购回来的大白菜、圆白菜的菜帮子要扔掉,老头就把它们攒在一起,洗干净,认真地切好,拌好,专等中午我们来吃饭时,把它们搬出来放在饭厅的长条桌上,这就是我们的咸菜,不知老头怎么做的,还挺好吃,大家叫它"食堂里的小菜",吃得有滋有味的。我不经常吃,因为我的晚饭可以在家吃,比她们吃得好。农村来的和外地来的,不能经常回家,只有过春节时才能回去短暂的几天。我不舍得吃食堂里的小菜,也不舍得喝米汤,这样她们可以多喝点儿,多吃点儿,都年纪小小的出门在外不容易。

有一天我忘了送饭盒,九点了才想起来,老头在院子里择菜。我说:“师傅来得真早。”他抬起头来:“不早,不早,我老了,没那么多觉儿,早来一会儿,把这菜叶儿腌上点儿,孩子们爱吃,没有别的调济的,放把盐放点儿味精就成了。这里人多米饭做得多,得在大锅里用水煮几滚儿,捞出来再蒸,剩下的米汤就都倒掉了。我看挺可惜的,就给孩子们熬上米汤喝。有时不做米饭没有米汤了,我闲着也是闲着,就烧一大壶开水,放在桌上你们随便喝。我有时间,也没别的事做。”我听了顿了一下,说:“师傅真好!”他憨厚地笑了笑。

夏天到了,饭厅的长条桌上又摆上了一大铝盆绿豆汤。虽然汤的颜色很浅,显然是绿豆没有多放,大家一看就知道是老头给熬的,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大家看到绿豆汤,都不由得用眼睛去找老头,这时准能看到老头蹲到角落里,正抽着他的烟斗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总是躲得远远的,生怕我们哪一个不好意思去那个长条桌前。他真是善解人意呀!食堂里的那几个女师傅依旧是和从前一样的面孔和态度。我们私下里都在议论着、高兴着、幸福着,这是老头带给我们的一种情绪。

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

有一天下着雨,我们跑着去食堂,食堂里却冷冷清清的,没有了往日里的热气腾腾,而且饭厅里的长条桌上是空空的。我说不上怎么了,心里有种烦燥,工人们互相之间也少了打招呼,吃完了饭都急急地走了。怎么了?怎么了?不知道,都急燥。雨下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早晨还下着小雨,我们都穿着雨披,彼此看不清对方的脸。好不容易捱到中午的饭点儿,我们迫不及待地都往食堂跑,咦,长条桌上仍然是空空的。所有的眼睛穿过打饭的窗口,寻找那个大铝盆,它在锅台旁放着,没有了往曰的热气,那里曾有热乎乎的米汤,浅绿色的绿豆汤…所有的眼睛在寻找角落里的那个烟斗,没有,都没有。我们一下子失落了,可没有一个人去问窗口里的那几个女师傅们。这一天似乎很漫长,工休时竟没人说笑了,到晚上下班了,不知为什么大家都默默地回家了。

又一个早晨来临了,我们像往常一样走进车间,当上班铃声响起,第一件事是开早班会,班长简短地安排了一天的生产任务,散会了。班长却破例地坐在我们旁边,说:“李师傅去世了。下雨的前一天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李师傅骑着自行车出了车祸。”大家一下子怔住了,那么长时间直到他离去,我们竟然不知他姓什么,总是私下里叫他老头。中午又到吃饭时间了,没有一个人急急忙忙地往食堂跑了,大家走进食堂,不约而同地,情不自禁地走到饭厅的长条桌前,虽然没有了大铝盆、大铁壶,但我们却看到了抽着烟斗的李师傅——那个被我们叫作“老头”的,远远地在角落里抽着烟斗笑着、看着……

李师傅的事虽然过去了二十多年了,只要一想起那个工厂,那个车间,那个食堂,那个饭厅的长条桌,那个大铝盆,那个大铁壶……就想起那个抽着烟斗的普通的“老头”,一个普通又不普通的李师傅。让我们终生难忘的一位老人,一段往事。

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治疗癫痫病最好的中药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