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荷塘】回老家拜年(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28:06

【一】风烛残年三姨妈

拜年第一站是三姨妈家,回老家拜年,要途经三姨妈家,我决定要去看看。因为,我已经若干年没去看她了,而且,她的年龄也接近80了,得抓紧了。还因为,我应日报杨总编的建议,想从亲人们口里了解一些父亲的历史,写写父亲。

不过,要去她家,还得绕点路。

三姨妈是姊妹当中最漂亮的,当年的嫁妆也很丰厚。又因为读过一些老书,说话多了些文雅。而且,印象中她的口才也是相当的好,总是笑眯眯的也很亲切。或许因为我是她大姐的孩子,总感觉她待我特别好。

去三姨妈家的路已经有些陌生,只大致记得。于是,跟二表哥联系着。到了那个镇上的时候,二表哥坐了摩托等候着我们。

接近三姨妈家时,那些路那些房渐渐熟悉起来。来到屋前,远远看见三姨妈坐在屋檐下晒太阳。见到我,也没起身,也没回应我的喊她,只是眯着眼睛笑,好像太阳光太强烈了些。她显然是认得我的,拉着我的手很久没有放下。我递上一个红包,表达我的敬意。她接过去,还是笑着,嘴巴动动没有说什么。我带着的本子和笔,也就垫在屁股底下没有拿出来。

我把父亲印刷的第二本书《一生税务情缘》拿给她,大表哥解释着,三姨妈瞄了一眼就推开了,我问她看的清楚吗?她摇摇头。

我感觉有点不是滋味,记得三姨妈曾经是那么的健谈,那么的文雅,现在却什么也没说。是淡忘了记忆,还是淡化了亲情?但是,我分明看见她欲说还休的样子。难道是自己的际遇不佳,无意说起,还是伤感着晚年的凄凉。

我这才想起看看她的房子,还是当年那样,虽然是红砖的墙体,却没有别人那样的贴些瓷砖装饰,屋内的厅房里摆着的“寿器”也没有上漆水,屋子里凌乱不堪。农村人最注重的大门红对联处,也是空落落的。

我想起她的家人,三姨父已经过世多年,生育了四男一女,都已经成家了。大儿子随前夫在外地,眼前的二表哥实际是跟后夫的长子,还有两个表弟都住在本村;一个女儿嫁得比较远。

我问谁在照顾三姨妈,结果谁也不吱声。三姨妈脸上的笑容没有了。再看二表哥,他的脸上堆起了笑,解释说,三个儿子都在外面打工,只是过年才回来一趟,而且初七就要回去上班。我问,平日里是三姨妈自己做饭吃?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于是,我没有再问,因为,再问一定会很尴尬的。

我到三姨妈家时,正好12点。我原计划在这里午餐的,可是,三姨妈坐在那里,早就显出坐立不安了,跟二表哥说着什么,二表哥说,三姨妈去年中风后,口齿不清,说不了完整的话了,显得很无奈。我看到三姨妈起身了,进屋了,然后又出来了,慢腾腾的,颤巍巍的。坐在屋檐下,再也没说什么。

我意识到,我也该起身告辞了。

三姨妈拉着我的手,久久的拉着,脸上还是堆着笑。而我,却已经笑不出啦。心里很是沉重。这就是我当年说起话来眉飞色舞的三姨妈?那个我妈妈家八个姊妹中很出色的老三?我的二表哥的形象,也在我心里瞬间一落千丈。

都说红颜薄命,真的都是命吧……

【二】

这个春节的天气是出奇的好,阳光普照,气温也在十几度,很是舒服。开车在乡间的水泥路上奔跑,心情也是轻松愉快的。想起有一年回乡时,居然油菜花都开了,那开车的感觉一定更好。

这是去外甥女的婆家。

外甥女一家子跟父亲住在一起,她一直在替我照顾父亲,而且,获得了父亲的高度认可。父亲是个爱整洁且脾气不怎么好的人。开始时,父亲总在挑剔外甥女做的菜不好吃。于是,外甥女就看厨艺方面的书,用心琢磨,慢慢改进。如今,随便一桌饭菜下来,色香味搭配都不错。父亲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在父亲这里,没有批评就是表扬。最大的奇迹就是,父亲冬天没住院。父亲的肺心病,每遇到冬天气温下降,便要去医院住院。记得去年,为了过好年,先就在医院了住上十天半个月,然后在年前回家过年。这样,才能保证过年期间不住院。可是,没等到正月十五散年,又迫不得已住院。而今年,却一直在家里歇着。我感觉,这也是外甥女照顾有方的结果。

应该说,我对于外甥女的付出是满意的。我总认为,是她帮了我和姐姐尽了孝,为我解了许多烦忧。虽说她照顾外公也是应该的,但是,不来照顾也是无可厚非的。因而,我还是感谢她的。

过年,外甥女一家三口要坐我的顺风车回家,我满口答应。

乡间的道路的确很好的了,这是我回老家最大的感受。原来,外甥女家我是不去的,就因为到她那偏僻的山村,交通不便,耽误时间。我很是放松地开车,不时地赞美着这里的房屋的漂亮,表达着“要致富,先修路”思路的正确。

突然,一辆摩托车超过我的车,横在了路的中间。我当即停车,潜意识感觉有些不妙。只见,车上一男一女气冲冲朝我的车过来,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对我一顿指责。大意是:我在你后面使劲鸣喇叭,让你让路,你居然全然不理,你开小车了不起呀!边说边用手指着我的鼻子,口水沫子都喷到我脸上了,脸上的表情是气愤得扭曲了,眼睛瞪得溜圆。看来,他的确气得够呛。

我一头雾水,我什么也没说。

那男子似乎不解气,一把拉开车门,要我下车。我用手推搡着他的手,结果把我手上的佛珠线给弄断了,佛珠顿时散落一地。我有点恼怒了,但是,仍然没有动身,也没有还口。围观的人一下子团了上来,纷纷问及情况。那男子气焰更加嚣张,声音简直在吼,让人觉得他的愤怒,也获取了人们的同情。他再次拉开车门要取车钥匙。

这时,外甥郎已经下车架开了那个男子,并且大声喊着:这是我家里的亲戚,我是这里的当地人,我爸爸是某某(突然想起了我爸爸是李刚),你不得乱来!

那男子果然看了外甥郎一眼,估计认出来是熟人,然后借着台阶下:看今天正月初二,饶了你!说着,转身离开车门,走了几步,一转身回来,对着车前保险杠就是一脚。我坐在车里,感觉车身轻轻摇晃一下。我坐在车里,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感觉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想着自己回城后,要学点武功才行,最好是皮鞭功夫,把腰间的皮带抽出来当鞭使,既惩治了恶人,却又不伤及性命;我还想起了年前到我所在城市来拜年汇报的县委县政府一班人,叫他们好好看看什么民风,也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再想想,这是杀鸡用牛刀了。一口恶气就此咽下。

只是,我感受到了自己的神闲气定。整个过程,虽然没有心理准备,面对那个男子的嚣张,我的内心始终很冷静。

而且,这个事情并没有损坏我的情绪。平静地开车,到了外甥女婆家,我若无其事地拜年,说笑。没有把不良情绪带给外甥女的婆家人,开始还有些局促不安的外甥郎,也渐渐恢复了自然。

后来得知,那个男子是当地的“痞子”,看是外地车,想敲诈一笔。不过,我已经记住了摩托车牌照号码,在适当的时候,我会教训他的。

【三】

小表哥年前就来电话,说从海南回来过年了,想一并过来看看我的父亲,即他的舅舅。我说,那当然好,我们有十多年没见了。

大年初三,我都会回老家去给母亲拜年的,今年也没例外。我说,到时候可以坐我的便车过来了。母亲的坟头没了杂草,应该是侄儿他们清理的吧。郑重地给母亲跪拜之后,就去接表哥。

这小表哥是我小姑妈的小儿子,比我大6岁。我小的时候,他在我们山后的二中读书,经常来我家的。因为他的爸爸,即我的姑父,在县城里工作,还因为他的妈妈即我的姑妈,在他两岁时就死了。因而,时不时到舅舅家里来,我的妈妈也就很心疼他一些。小表哥后来在姑父退休时顶姑父的职,参加了工作,分配到了海南。我们见面的时候就很少了。

姑父早就在屋前的坪里翘首等候了。我下车后,远远地大声喊着姑父。他也爽朗的答应着,就开木栅栏的门,让我进院子。我笑道,好呀,在这里过田园生活呀。姑父也笑笑,先请屋里坐。姑父是比较宠爱我的,我说话因而就没大没小的了。姑父是很有些才气的,是县政府办的笔杆子。曾经跟我吹嘘的就是某书记如何如何,某领导怎样怎样之类的话题。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都退休多年了。坐下来之后,先要我看他今年拟就的春联。还不等我说话,便自言自语道,毛笔字已经写不好了,对联的意境和深意也跟不上时代了。老喽。

这时候,我才想起问年龄,一边的表哥说,今年逢八十,我一惊,都八十岁了吗?

我记得,小姑父是很派头的。那时候,呢子衣服还很稀缺的时候,他已经很笔挺地穿在身上了,左边的上衣兜还别着一支钢笔呢。这种装束都是干部,我打小就这么认为。我还记得,他还带着一个城里女人,很洋气的。尤其是那脸上的皮肤,与我们乡下人的根本不一样。尽管她很漂亮,可是我却不喜欢。因为,她要我喊她作姑妈。

后来的日子,小表哥参加了工作,又去了海南。而我,在我的母亲过世后,就随父亲离开家乡到了一个离家很远的城市。我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

再见面时,我们已人到中年,而姑父,已经垂垂暮年矣。

姑父有哮喘的老毛病,可是他抽烟却很厉害。我说,你应该把烟戒了,然后再到海南去,那边的气候适合你这种遇到冬天就发哮喘的人生活。说这话时,其实我忽略了小表哥的感受。果然,小表哥说话了,是的,我也劝他去海南的,可是,他走不开的,他要照顾家里的继母,我的奶奶。

我这才发现,家里的那个老女人,原来是姑父的继母,是她带大了姑父的,她还说我长得很象我的妈妈。小表哥说,奶奶今年94岁了,身体还很健康的,耳不聋,眼不花的。只是需要人照顾,否则水都到不了口,家里还没自来水。我说,你不是还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在家乡吗?他们怎么不来照顾你的父亲和奶奶?要知道,姑父也是需要照顾的老人了。现在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照顾一个九十多岁的……

表哥把我拉到一边,说了些原委,总的感觉是姑父存在着许多不是,听过之后,感觉姑父的处境很是不妙。

大致是这样的。姑父的处事让两对儿女不满意。什么大女儿起房子时,姑父支援了8000元;而次年大儿子盖屋时,姑父却没有资助一点。姑父的存折总是交由小女儿保管,可是小女儿的孩子上大学时,姑父却没有任何表示,小女儿任性地取了5000元。当姑父发现时,小女儿说,只当是借用吧,等孩子大学毕业挣钱了就还。姑父一怒之下不再给小女儿存折。小表哥当年要顶职时,姑父的职位实际上是给我的新姑妈带来的女儿准备的。对此,家里一片反对声。尽管小表哥最终争取到了这一顶职,可心里还是记恨着姑父的。

正因为孩子们不满意姑父,因而,谁也不想照顾已经年迈的姑父,不肯为姑父分担着照顾奶奶的义务。唉,姑父,难道是辜负不成?真不知道,这样下去,会造成怎样的辜负的后果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中药黑龙江癫痫病最好的是哪家医院癫痫会造成遗传吗北京癫痫病医院最好的是哪个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