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朋友老胡(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44:37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在古城秦都结识了槐里市的朋友老胡。朋友老胡与我年龄不差上下,属于同龄人。短暂的接触我们一见如故。他推心置腹断断续续地讲述了艰辛的人生经历,让我对他敬佩有加。

老胡是族中这一辈仅有的男丁,然命运不济饱受磨难。他三岁丧父,是慈祥能干的母亲和一个性格古怪的继父把他拉扯大的。他的青少年时代是在泪水和艰涩中泡大的。那时候他家中生活捉襟见肘,不得不过早承担起繁重的体力劳动,十五六岁就成为生产队的“半个劳力”,每天起早贪黑,跟着成年社员驴一杠、马一扛的下地干活,拼死拼活地出上一天工,只记上5个工分。那时生产队一个全劳一天记10分工,每个劳动日仅有一两毛钱。

平日里他总是穿着一双破旧的布鞋,干起活来邋里邋遢很不利索。为了多挣几分工,他偷偷地穿上了继父的胶鞋,和全劳一样去挖包谷杆,每天就可以多挣5分工。拼着老命干完一天活已累得精疲力尽,骨头好像散了架一样,躺在坑上再也动弹不得,他娘心疼得直掉眼泪。当继父发现孩子穿了他的胶鞋时竟然大发雷霆,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他感到十分憋屈,忍不住就和继父吵了一场。从此父子关系冷若冰霜,已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此后他继父时常在家中无事生非,摔碟子打碗,家中终日不得安宁。心性温柔的母亲只能忍气吞声暗自落泪。孤儿寡母受尽欺凌,母亲悲愤交加突发心梗,一个月后竟撒手人寰离开了自己的孩子,离开了这个让她无比眷恋、牵肠挂肚的世界。

他娘去世后他苦苦挣扎在度日如年的岁月里,几年后终于完婚,建立了新家庭。

继父始终没有忘记他原来的家庭,在这个家里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经常无事生非。一次借口儿媳妇烙的饼子咬不动,硬是拿着饼子来到老胡干活的农场里,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和妻子狠狠地羞辱了一番。他一个人钻到庄稼地里的机井边悲愤交加,恨不得一头栽下去了却此生。他的举动幸好被农场场长发现,好心的老场长紧紧地守护了一个下午,苦口婆心多方开导劝解,这才避免了一场悲剧。

后来继父还是掠走了一半家产,回到了他原来的那个家里。

继父的离开家里安静了许多,他和妻子相依为命生儿育女,度过了艰难的青春岁月。在此期间他养育了一儿两女,担任过生产队的会计、出纳,从事过村上的兽医防治、民事调解、红白理事会工作,算得上一个能人。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大地,他和千千万万个新时代的农民一样如鱼得水,聪明才智得到了充分发挥,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他搞过运输,贩卖过蔬菜,从事过副业生产,打过小工,干过养殖业,承揽过小型基建工程,养过猪,养过鸡。辛勤的劳作得到了厚报,家中盖起了二层小洋房,儿女们也成家立业有房有车。

商场向来犹如战场,在这没有硝烟的商场博弈中,他也曾经历过九死一生的考验,冲过重重险关,最终逃出了魔掌。

那一年他在邻县承包了一项市政改造工程,有了一笔可观的收入。经人介绍他到陕北某县招揽了一项基建工程。那时候他听人说“陕北钱多人傻”,他满以为陕北人实诚那里钱好赚,谁知就是这一次判断失误的决策,不但使他辛辛苦苦经营多年的血汗钱打了水漂,还差点儿命丧异地他乡。

工程一开始就不顺利,接揽工程后他带领一班人马和器械从陕西关中千里迢迢转场前往工地。陕北沟深路险,他们雇佣的驾驶员既缺乏应变能力,又盲目拉人超载。当他们一行七八个人乘坐拉着水泥、木料的拖拉机攀登一张陡坡时,拖拉机头轻尾重,车头翘起来悬在了半空,车上的工友们被摔了一地,幸亏陕北的沙土地十分松软,人员只是受了点皮肉之苦,并无大碍。

然而随后发生的事情就没那么幸运了。

收拾好车辆后他们的拖拉机继续前行,中途遇到了一个漫长多弯的下行陡坡道,左侧就是一条十余丈的深沟,司机对路况并不熟悉,刹车突然失灵,满载水泥的拖拉机箭一般向坡下飞驰而去,司机一时惊慌失措,狠踩刹车也无济于事。在这紧要的关头,在一个拐弯处司机急中生智果断地右打方向盘,车头猛烈地撞向前方一个土梁后才猛然翻车。这时他和司机都被甩出车外一丈有余,沙土钻满了全身,眼里、嘴里也灌满了沙子。爬起来一看,车的左侧就是悬崖深沟,如果摔下去必是车毁人亡,后果不堪设想。

关中八百里平川上的工友们哪里见过如此险恶的阵势,任他咋样劝说无济于事,最终一个个落荒而逃,返回了原籍,只留下他孤零零一人继续在陕北打拼。

他在这里从头干起,招兵买马,重整旗鼓,加班加点拼命地赶工期。就在工程基本完工之时甲方的资金链突然断裂,工程承包人就如同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了。这样一来辛辛苦苦干了多半年的工程利润不说,就连他垫付的先期资金也讨要无门,而工程指挥部推脱责任死活都不肯付款。他在当地赊账欠来的涂料、水泥、沙石、钢材的用户整天上门逼账,整得他度日如年焦头烂额。

这一天几位债主将他堵在一家旅馆里,扬言如果再不给钱就绑了他,甚至废了他。债主将他劫持到一家饭店,打算将他转移到另外的地方,作为人质强行讨债。老胡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急中生智谎称上完厕所后再带这帮人去工程公司继续要款,让债主们在外等候。他乘上厕所之机偷偷地从侧门溜了出去,躲进了附近的一片向日葵地里。他侥幸躲过这伙人后便沿着庄稼地落荒而逃。为了躲避追击,他在深山大沟的半道上拦挡了一辆面包车,天黑前逃到了镇里,又连夜换乘出租车住进县城一处偏僻的小店里,次日清晨他从县城相反方向坐班车反向到了宁夏银川市,这才放下心来,吃了一顿安稳饭后辗转回到了故乡。

遭此重挫,一般人会一蹶不振,然而他毫不气馁,经过短暂的调整后又与朋友一起重整旗鼓,继续在生意场上搏击,事业干得风生水起。

老胡现在已年将奔七了,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九九重阳节,我突然就想起了他,衷心地希望老胡乐享桑榆、幸福吉祥、健康长寿!

武汉正规的羊癫疯医院是哪家癫痫病怎么治才会好儿童癫痫症状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