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年】圣山医巫闾(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51:35

《辞海》曰:“镇,古称一方的主山为镇。”《尚书·舜典》说:“每州之名山殊大者,以为其州之镇。”舜时划天下为十二州,东北方幽州的镇山为医巫闾山。自隋朝开始,此山从十二镇山之一,升级为北方的重要镇山——北镇。宋代失去对北镇地区的控制,在定州设祠遥祭。元、明、清帝王登基,都按照惯例到北镇庙祭祀北镇之神。医巫闾山的人文景观以古刹寺院见长,如北镇市区东北隅,有著名的崇兴寺双塔,为辽代中晚期的建筑。两塔东西对峙,相距43米,形制相同,均为八角十三层实心密檐式青砖砌筑。

一、“医巫闾”,这个拗口的词是古汉语名词中的异类

“岳镇海渎”——这是一个令很多当代人颇感陌生的词汇,但是在古代,它不过是人们生活的常识之一。

简单地说,它是中华山川地貌的浓缩和概括,翻译成通俗的话就是“祖国的名山大川”。岳是指五岳,今天依旧声明显赫;镇,是说五镇,是另外五座重要的山;海、渎,则指的是东、西、南、北四海和江、淮、河、济四河。千百年来,岳、镇、海、渎都有对应的神灵。知道今天,北京的地坛、先农坛,依然摆放着供奉它们的神位。

“海渎”搁下不表,单说这“岳镇”。五岳的话,到现在认识众人皆知。而五岳镇,却没多少人知道,它们分别是:东镇沂山(位于山东省临朐县)、南镇会稽山(位于浙江省绍兴市东南)、西镇吴山(位于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山)、北镇医巫闾山(位于辽宁省北镇市)、中镇霍山(位于陕西省霍州市)。

说起“北镇”,“医巫闾”这个名词不仅有些拗口怪异,更是无法一下子让人跟“名山”联系起来。

“医巫闾”,在汉语词汇和汉文典籍中属于极其少见的异类。纸张尚未发明的先秦时期,高昂的书写与传播成本,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取名原则——简洁、短促。所以,历史上早期汉语名词,多数只有一个字。

“医巫闾”这个词诞生在先秦之前,那是两字名词已属奢侈,三字名词更是极其罕见。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四座“镇山”,有3个山名为单字名词:东镇“沂”、西镇“吴”、中镇“霍”、南镇之名也只是两个字“会稽”。

“医”、“巫”本身都是名词,这两种远古时期重要的职业,带有极其神秘的色彩,他们同时出现,后缀一个“闾”字,组合成新的名词“医巫闾”,这让北镇在诸山中显得极其另类。不光如此,在整个古汉语词汇体系中,“医巫闾”就像是野牦牛闯入了羊群,似乎是个桀骜不驯的家伙。

登山尚未开始,我便已经意识到:“北镇”医巫闾山,一定是个特别的地方。我隐约感到:他既是文明的边缘,又是蛮荒的门户;既是腹地中的边疆,又是边疆中的腹地。

华夏中原政权敕封的“五镇”名山,其他都在长城以南,唯有医巫闾山在山海关外的辽宁省西部。在上古时期,它处于华夏与“夷狄”交界地带。先秦战国,屈原在《远游》一诗中写下过“朝发轫于太仪兮,夕始临乎于微闾”的诗句,其中的“微闾”,被认为是指医巫闾山。屈原身处南方,当时不可能来到北方,但却在诗歌中表达了对这座名山的向往。与其他四镇相比,北镇医巫闾山长期以来为游牧民族所控制,它一方面有华夏文明的基因,同时也有浓厚的“夷狄”味道。有一种观点认为:“医巫闾”之所以比较拗口,可能是源于胡语音译,原意是“大山”的意思。因为地理位置特殊,它既是中原王朝的边疆镇山,又是游牧民族心目中的圣山。

二、海拔不足900米的医巫闾山,在文化上很早盖过了长白山

医巫闾山脉南北狭长,西接辽西丘陵,东为坦荡的辽河平原,在辽宁省阜新市、北镇市、凌海市之间。关于“医巫闾”山名之源,《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这样说:“舜即位,分冀之东北医巫闾之地为幽州。”民国《奉天通志》介绍:“阴山余脉入热河,是为协贯省内七老图山。转而东北行,至柳条边松岭门峙为松岭。进入辽宁后更东行越大凌河特起四千尺,为东北最早见于典籍之名山即医巫闾山脉,至此向东低为丘陵。”

北方大地崇山峻岭有许多,偏处一隅的医巫闾山似乎没什么特殊优势:整条山脉南北长不到100公里,主峰海拔只有866.6米。无论跨越、高度,即便在东三省范围,它也难占鳌头。

当下,大兴安岭、长白山、千山的名气比它不知要大多少倍。不过,在文化意义上,它曾经长期名望列关外诸山之首。早在华夏文明诞生之初,它便进入了人们的视野,被封为重要的圣山。

先秦文献《周礼?职方氏》说:“东北日幽州,其山镇日医巫闾。”医巫闾,最初是幽州一州的镇山。“镇山”之说最早见于《周礼?职方氏》,说舜帝时期,洪水滔天,命禹治水之后,舜帝“望于山川,遍于群神”“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即为了稳定天下局势,于每州境内选一座大山作为“镇压之山”。天下分为十二州,每州都有镇山,医巫闾便是幽州的镇山。

进入周代,医巫闾山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开始从一州的镇升级为“全国性名山”。至晚在东汉,有了“四镇”的说法,即会稽山,属扬州;沂山,属青州;医巫闾山,属幽州;霍山,属冀州。东汉学者郑玄为《周礼?大师乐》注解时曾说:“四镇,山之重大者,为扬州之会稽山,青州之沂山,幽州之医巫闾山,冀州之霍山。”当时,“四镇”是最重要的四座山,祭祀四方神灵的圣地。

“四镇”的最终官方确认,在公元6世纪末得以完成。隋开皇十四年(公元594年),朝廷版图诏令(《隋书?礼仪志》载):“(隋)开皇十四年闰十月,诏东镇沂山、南镇会稽山、北镇医巫闾山、冀州镇霍山,并就山立祠。”

这是镇山首次被赋予完整意义上的方位。隋朝之后,经过数次调整,在这“四镇”的基础上又增加了“西镇吴山”——衍化成东、南、西、北、中五大镇山,地位一度与五岳相当。

从此,“北镇”成了医巫闾山的同义词。直到今天,医巫闾山的东麓,还有着一座叫“北镇”的古城,是隶属于锦州的县级市。

三、从山海关进入东北,医巫闾山是最先被看到的一列山脉

高铁时代,从江南到关外,可以朝发夕至,一时间让我有些虚幻目晕。上午8时从杭州高铁发车,下午17时抵达锦州,数千公里的路程一气呵成。

只用了一个白天的时间,列车由吴越而江淮,由江淮至齐鲁,再过燕赵大地,经秦皇岛出山海关,进入东三省地界。9个小时的时间里,列车穿越了中国最重要的几个文化带。

我是带着好几个疑问来探访北镇的。其一便是:一座在山势上并不算巍峨的山,是如何从地方走向全国,并最终登上神坛的呢?

一路上地形的变化给出了部分解答:列车出山海关后,辽河平原一路开阔平坦,偶有起伏的,是有些散碎的低矮丘陵。时值深秋,玉米高粱满目金黄,一派祥和和安宁的景象。

正当我渐入沉醉之时,视线尽处骤然浮起一脉斜亘的长山,山岩如刀斧劈般峥嵘,简直像平地跃出的猛虎。

这绵亘的一列山脉,就是医巫闾山。在地图上,我们可以看到:医巫闾山,乃入关后的一条较大的山脉。也就是说,东北诸多山中,医巫闾是最近中原的一座。

“医巫闾”有理由凭此拔得头筹,最早被载入中国典籍,更巍峨的长白山纵然百般不服,也只能在文化上屈居其后。遥想尧舜禹时期,华夏文明的中心在秦晋一代,长白山地区杳无人烟,当然很少有外人知晓。

医巫闾山海拔虽然不高,但由于辽河平原的衬托,每一米高度,都有了四两拨千斤的效果,每一块山石都因此而有了气势。恰如《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所说:“冀州之境,由太行山而东,尊严高峻,惟医巫闾山为诸山之冠。

这种情况下,统治者巡视北疆,医巫闾山是一个明显的地标,很容易进入人们的视野。很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医巫闾山从北方众多大山中脱颖而出,荣登“北镇”之尊。

四、五岳属阳,五镇属阴,明处的五岳比阴处的五镇更容易被亲近

隋朝后,四大镇山被列入了国家祀典,并不断被“加官进爵”——由“公”而“王”,由“王”而“神”。东镇沂山,被封为“元德东安王”,南镇会稽山为“昭德顺应王”,西镇吴山为“成德永靖王”,北镇医巫闾山为“贞德广宁王”,中镇霍山为“崇德应灵王”。隋唐至明清1700余年,历代朝廷除了大典告祭之外,在皇帝即位、婚娶,抑或“天时不顺”、“地道欠宁”时,也要亲自或者派遣官员前来祭拜。

粗略统计,由隋到清,有多位皇帝亲临医巫闾山,专为祭山而来的,至少有辽、清两代皇帝12位,共祭拜了42次。自始至终,医巫闾山中的北镇庙见证了辉煌的历史。坐落于医巫闾山东南麓山岗上的北镇庙相当宏伟:它南北长280米、东西宽178米,建筑面积5000多平方米,是五大镇山中唯一保存完整的山神庙。作为医巫闾山神的祭祠,北镇庙始建于隋开皇年间,辽、金、元时期都有扩建,明清时进行过多次维修。

北镇庙有殿宇七重,建筑风格类似北京紫禁城,不同者只是将黄瓦换成了绿瓦。按照明清建筑规制,明黄色象征皇权,绿琉璃瓦略低一级,也是尊贵的颜色。北镇庙的绿瓦与红墙,向世人昭示着其显赫的背景。仅有清一代,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5位皇帝都曾来此庙祭山,特别是乾隆皇帝,曾四临北镇,还在庙侧修建了庞大的行宫。

几乎历朝统治者都对北镇毕恭毕敬,给予高规格的供奉。但是,老百姓似乎并没有太在意这些神圣的地方。一座神圣镇山,在官方与民间的影响为何有如此大的反差呢?

北镇庙里的主角——医巫闾山神吸引了我的目光。关于这位神的身份,庙内并无文字说明。不过,据《太平御览》载,他是唐尧的长子丹朱,同时也是舜继承地位的最大竞争者。难道,丹朱争位失败后被流放到了医巫闾山吗?那么,尧舜禅让过程是否存在阴谋?这些都是让人充满想象。比这更让我感兴趣的是丹朱的另一个身份:他是围棋的创始人。

“镇”,其实也是重要的围棋术语,意思是在对方棋子向中央关的位置上下子,是阻挡对方向中央靠拢、削减对方势力的重要手段。如果丹朱是被流放到此地,倒也应了“镇”的本意。如《说文解字》的解释:“镇,博压也,从金真声。”

至于“岳”,则是“山脉的群峰中独立、高大的主峰”,《说文解字》这样解释:“岳”,王者之所以巡狩所至;古文丛山,象高形。”很明显,虽然都是山,但“镇”与“岳”存在着本质的矛盾,“镇”的施力方向是向下的,“岳”的施力方向是向上的,二者是一对矛盾体。

镇与岳的相对,契合古人的阴阳思想:“五岳”属是“天”的代表,象征仁德和尊严,“五镇”属阴,是“地”的标志,象征疆域与统治。镇,披坚执锐,在动荡不安的边陲要执行镇压重任,岳,华彩盛服,在聚光灯下为锦绣山川走秀、代言。五岳是拥有众多粉丝的明星,与万民同庆,而“五镇”正是沉默的戌边将士,只能孤独地守护着边疆。

《老子?第三十六章》说:“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属阴的镇山所在,被认为是关乎所谓的“龙脉”,自然“不可以示人”。今天北镇医巫闾山脚下,可以看到一座巨大的石锁,是辽代人所凿,据说是为了锁住此山风水不外泄;满清入关后,将包括医巫闾山在内的“龙兴之地”长期封禁。

明处的五岳,终究要比阴处的“镇山”平易近人。皇家高层为了所谓的“龙脉”,也在有意疏远镇山与大众的联系。所以,人们对镇山极其陌生,似乎也是合乎情理的。

从实用主义角度看,五镇的不知名还有一层原因。如前所述,统治者最初设置镇山,出发点是为了巩固中央集权,压制各个方位的风水命脉。舜禹时代,北镇医巫闾、东镇沂山、南镇会稽、西镇吴山,都在政权疆域的边缘。沂山以东沿海为“东夷”,会稽山以南为“百越”,医巫闾山以东北为“北狄”、“东胡”等部落。所以,几座镇山所在,正是当时的边疆地区。

随着山河稳固,华夏文明圈不断扩大,昔日的边陲逐渐被融入腹心,成为历代王朝的膏腴之地。当昔日边疆变成腹地,所谓的“镇山”,自然也就失去了“镇压”的功能。

五、中原与东北之间的医巫闾山,是农耕与游牧民族共同的精神象征

北镇医巫闾山一带森林密布,水草丰茂,野生动植物繁多。直到现在,这里仍是生物多样性保存较好的山区,并开辟有自然保护区。古时候,这里更是有众多狩猎、游牧民族,山戎、东胡、匈奴、乌桓、鲜卑、契丹、蒙古等部族先后在此活动。而这些民族,无一不被农耕文明为主的中原政权视为大敌。

唐末藩镇割据,中原王朝逐渐失去对辽河流域的控制,医巫闾山一带遂成为东北少数民族进攻中原的桥头堡。首先来的是契丹人。据宋代叶隆礼所著《辽志》第三十七卷记载:“契丹据有其地,渐营京邑,以侵扰中华。”辽天显元年(926年),耶律阿保机率军灭渤海国(唐附属国)之后,将其地封给长子耶律倍,医巫闾山包含在内。

哈尔滨可以看癫痫的医院在哪里陕西那个医院看小孩癫痫病好左乙拉西的副作用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