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bkjrz.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墨香】禅悟人生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40:25
摘要:喜欢佛,并非迷信他的佛法无边,而是喜欢佛的慈悲和睿智。每次与佛对视,他清澈祥和的目光,总能赐与我温良和慈悲。仰望佛端庄祥和的脸,感觉他就是一个历尽千年,仍可以推心置腹的知己。佛低眉颔首,手执莲花,浅笑不语,他似乎洞穿世间的一切喜怒哀乐,爱恨情愁。站在佛的脚下,心境可以做到无比的安定,因为,我能感受到佛的慈祥和呵护。经殿上,佛并非是一尊塑了金身的雕像,而是一个有温度的温厚慈悲的长者,他普度众生,佛光普照。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题记   (一)云水禅心   久宅家中,有时竟忘却身处滚滚红尘。已不习惯闹市的拥挤和繁华,聆听一曲《云水禅心》,想洗去心的烦躁与铅华,寻得一剪清净安宁。空灵祥和的佛音,似从飘渺的海天佛国传来,如潺潺流水洗濯心灵。沉浸在如水的旋律中,蓦然发觉,我已不去寺庙好多时日了。   喜欢去寺庙,并非是我悲观厌世,也非是我超凡脱俗,而是喜欢寺庙古朴、肃穆的氛围。跨过厚重的门槛,沉重吱呀的木门,每一次开启,都似乎可以让人触摸到那迷茫遥远的前世;每一次关闭,又都仿佛可以让人把那纠结藩篱的前世关在身后。   喜欢寺庙里那斑驳的老树,高大的木棉,睿智的菩提,落寞的梧桐,静穆的松柏……苍老的虬枝,冷眼目睹了世间的繁华沧桑,又恍若是在沉默中引渡芸芸众生。那里的每棵花草都熏染了佛心禅意,栖息在菩提树下,闭目养心,也许可以寻一芳释迦牟尼顿悟的足迹。   喜欢寺庙里那一方清净肃穆。闭目在香雾缭绕的经殿中,幽幽檀香,驱逐了一身红尘俗气。听僧侣们吟诵一卷《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将烦躁的心放在云水中洗涤,逐渐透明纯净。褪去红尘绚丽的外衣,返璞归真,恍若莲花再生。   总想,如若能在一座深山古刹中,邂逅一位如玄奘法师般睿智有德的高僧,能谛听他讲经传道,该也不负此生对佛的一世钟情吧?我知道自己太愚钝,悟不了高深的佛语禅意,但至少可以拂去心灵的尘埃吧。   喜欢佛,并非迷信他的佛法无边,而是喜欢佛的慈悲和睿智。每次与佛对视,他清澈祥和的目光,总能赐与我温良和慈悲。仰望佛端庄祥和的脸,感觉他就是一个历尽千年,仍可以推心置腹的知己。佛低眉颔首,手执莲花,浅笑不语,他似乎洞穿世间的一切喜怒哀乐,爱恨情愁。站在佛的脚下,心境可以做到无比的安定,因为,我能感受到佛的慈祥和呵护。经殿上,佛并非是一尊塑了金身的雕像,而是一个有温度的温厚慈悲的长者,他普度众生,佛光普照。   多年前,曾偶遇一慈眉善目的僧尼,她谦恭有礼,说我与佛有缘,我逃遁。其实,我又何尝不知自己与佛有缘?只是,我只喜欢在寺庙寻一片宁静,并不能长久安于那里的清苦寂寥。我只想寄宿那寂寥的僧房禅院几宿,与几位超凡脱俗的僧尼品一盏香茗,谛听她们讲一卷佛经;我只想聆听山寺中的晨钟暮鼓,看倦鸟归宿,望山中云卷云舒。我知道,我只是一普通的凡尘女子,我放不下红尘中的恩怨情愁,割不断心中的三千情痴。今生,我只想做一凡尘女子,与那个目光清澈的男子,以情感为篱笆,用一束菩提之心为经纬,共筑一幸福的小巢,然后同乘一叶兰舟,掬一捧云水禅心。   我已不去寺庙好多时日,但我知,佛在心中,我与佛已结了千年情缘。   佛,请以你的仁慈,许我完成世间七世三生的情缘;然后,再做你脚下的一枝莲荷,一株芳草,一盏青灯,一注清香,抑或一树菩提……   (二)彼岸花开   文友滴墨成伤在春天里种了两棵彼岸花,春来,发芽长叶;秋至,叶落花开。以前曾听过彼岸花的传说,它花开艳若鲜血,开在忘川河边,专门接引黄泉路上的魂灵走向轮回之门。   彼岸花,花开千年,花落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曾为彼岸花的悲情而心痛落泪,本以为这只是传说,却没想到,人世间真的有彼岸花,且花叶真的永不相见。   听滴墨说,她前些日子去了西湖,西湖边开满了彼岸花。我从未见过彼岸花,以前去西湖,也是在草长莺飞、桃红柳绿的春天里去的。那时彼岸花只见叶没有花,即使我有幸见了,也不会识得。百度了一些彼岸花图片,果真艳丽、荼靡无比,妖媚如魔。怀疑彼岸花是否真的有魔力,因为只需看它一眼,便会被它恣意的热烈和欲绝的凄艳所震撼。一片血红欲滴,染红了半边天,直通向远方;彼岸花,花叶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尽,同心却分离,永不能相见。   月老是专为人间搭牵红线的红娘,不知道他成全了多少痴男怨女的夙愿。他原来并不叫月老,而是叫爱人。孟婆原名叫情人,她是地府奈何桥边,专为黄泉路上魂灵熬汤的人,她熬的汤叫忘情水,也叫孟婆汤。传说,经过奈何桥,必须要先喝孟婆汤,喝完后就会忘却前世的种种纠葛藩篱,内心纯净清透如初生赤子,然后才能过奈何桥,重回那轮回之门。倘若哪个魂灵,不愿意忘却前世之情而不喝,孟婆会在那人后颈留下一颗苦情痣,而他的魂灵只能在忘川河里,苦受煎熬千年又千年;看尽奈何桥上,人来过往,过往人来,方可轮回转世。   月老和孟婆在一起才能叫爱情,一个炽热如火,一个纯净如水。   月老和孟婆是佛的弟子,因同修道而有情。一日月老看到玫瑰花开,伸手摘取,被刺破手指,一滴鲜血染红了花瓣,孟婆心疼而落泪。然而,他们是佛教徒,注定不能在一起。于是一个上天,专为情人牵线,那红线就是月老的鲜血染红的。另一个只能到下地,却专让人忘情,那一碗碗孟婆汤,就是孟婆的眼泪熬成的。   月老和孟婆又何尝不似那彼岸花?同株,花叶却永不能相见;同心,却永远分离。   为此,我曾怨过佛的无情。既然普度众生,又为何让众生饱受生离死别、爱恨情愁之苦?佛法无边,为何不能为众生扫除一切障孽,实现世界大同?苏曼殊一句“恨不相逢未剃时”,让多少人为之惋惜?仓央嘉措一句“不负如来不负卿”,让多少人为之唏嘘?连活佛都走不出一个“情”字困扰,何况尘世的凡夫俗女?   “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读了六世活佛仓央嘉措的《问佛》,幡然醒悟,原来不是佛无情,佛是多情的。佛无比宽容、无比深情地爱着众生。   佛是过来人,佛也曾如我这般天真。佛经历了生离死别,经历了舍不得、放不下、得不到、忘不了,才会涅槃重生。   佛曰:执著如渊,是渐入死亡的沿线。   佛曰:执著如尘,是徒劳的无功而返。   佛曰:执著如泪,是滴入心中的破碎,破碎而飞散。   佛点化众生,渡苦海去彼岸。只是,人毕竟是人,历尽因果轮回之苦,还是做不到,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也还不能放下心中的红尘执念,顺利抵达彼岸;只能如一叶风雨飘摇的小舟,在苦海之上,苦苦挣扎、沉沦。   彼岸花开,花开千年,花落千年,花叶永不相见。再读彼岸花语,愚钝的我,仍不能参透宿命的玄机、生命的真谛!   不可说,不可说。   佛拈花而笑,沉默不语。   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福建有专业癫痫医院吗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是公立的吗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怎样才能减少拉莫三嗪的副作用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